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6 收拾村溜子
    她抬头一看,衣衫破破烂烂,头发东一缕西一缕的挂在眉毛前,不停抖着脚,两只眼睛里的怒气都要冲上天了。

    “你没听懂我的话吗?如果你承认你是狗,你就挡着试试。”

    她伸出右脚在地上使劲跺了几下,地面迅速凹出一个小塌陷,围观群众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在众人瞩目下,她对着旁边的小树又是猛地一拳,小树“轰”地一声直接到在众人面前,飞起来的灰尘让众人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村溜子看见这一幕有点后悔,他没想到这傻丫头力气这么大,但是又在众人面前放了话,他也不好意思认怂:我不信你还敢把我咋地?

    “张麻子,上啊,上啊,怕她个鸟,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大不了就胖一点,难道你连一个胖丫都搞不定?”

    “就是就是,她可是骂你是狗,必须得收拾她。”

    另外两个村溜子一副看热闹不嫌弃事大,在旁边不停地怂恿张麻子直接和田娇娇硬刚。

    虽然她现在长得丑又胖,可是她有一大把的力气呀,她蔑视地往前踏了一步,好事的围观群众便心领神会的往后退了一步。

    村溜子一点都没发现身边的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只剩他一人独自面对身形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田娇娇,田娇娇往越发向他逼近,他突然感到力量的压制,额头开始冒汗了。

    “我再问你一次,让还是不让?”

    她还是不想和这些村溜子起冲突,现在她连自己的处境都还没搞清楚,贸然树敌,对她来说不是一个好事情。

    村溜子眼珠乱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干嘛了,吭哧吭哧半天:“你要是说你没说我是狗,我,我就,我就放过你了。”

    她噗嗤一笑,这家伙是给她台阶下呢。

    “我可没说你是狗,自己承认的那可不关我的事。”

    她双手抱拳,像是看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看着眼前瘦弱的村溜子。

    村溜子深吸一口气,往后看向围观群众:大家都听到了,她又没有骂我,我张麻子和一个丫头计较什么,今天大爷我就放过她。

    围观群众听到这话乐了,这村溜子张麻子也有人认怂的一天,人群中传出了隐藏的笑声。

    “笑什么笑,再笑,再笑我就要发火了。”

    村溜子眼睛一瞪,围观群众笑得更大声了,这小子,平时在村里欺男霸女,现在倒是被一个胖丫头吓着都不敢硬刚了。

    她知道事情大概解决了,也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她一个手掌拨开了人群,在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下离开了,只留下越来越远的背影。

    张子瑞这边刚刚哄好了心上人,便远远又看见田娇娇的身影,他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在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立马感觉呼吸不顺畅,身子开始颤抖,噩梦又要来了。

    想到这里,他低下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又想起来她嘴里流出来又臭又腥的粘液,他的喉咙开始干呕。

    “呕,呕,呕。”

    他甚至怀疑下一秒他就要吐出来了。

    她漫不经心的走着,在想自己的心事,压根不知道迎面而来的男子因为她的存在害怕极了。

    距离越来越近,张子瑞甚至站在原地,想拔腿而跑,但是腿却像被定住一样,怎么都不听话,小小的挪动他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田娇娇庞大的身躯渐渐朝他逼近。

    在距离终于达到了负值时,她终于抬头扫了眼一直站着不动的男子:呵,这书生,长得挺俊俏,男生女相。

    她只是在心里感慨了一句,便继续往前走着。

    张子瑞在田娇娇经过他的身旁时,呼吸都要停了,已经闭上了眼睛,就等这胖丫头扑上来了,没想到,她居然直接离开了,没有丝毫的停顿。

    张子瑞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愣了,这是第一次,田娇娇没有冲上来抱着他,平日里他都是觉得很恶心的,这突然的冷漠,倒是让他有点不适应了。

    她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她转过头,感觉有点奇怪,这书生怎么一直盯着她看?

    她长得也不好看呀?

    她干脆直接转过身,提起了脚步,想过去问问一直看着她是怎么回事?

    但是还没等她走上前,张子瑞吓得心跳加速:我就说这丑东西怎么转了性子。

    张子瑞吓得不得了,这下反应过来,脚下像是抹了油一样,撒腿就跑,因为跑得太快,连鞋子都跑丢了都不敢捡。

    但是这一幕落在她的眼里,却是更让她奇怪了,但是下一刻她又觉得很失落。

    她摸着现在的手臂,又摸了摸现在的脸,背后又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以前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一个腰肢纤细的姑娘,现在变成这德行,而且这不知名的时代,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想到这里,她脸一沉,脑海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要不,来个系统重启?

    想到这里,她突然来精神了,她才不想用眼前这副身躯生活下去,嘤嘤嘤,她要回到自己的时代。

    她想着,最简单的重启方式就是跳河了,说不定一下子就穿回现代,她四处寻找着,想知道哪里有河流。

    她一边走一边寻找,耳朵也不放松,试图听到水声。

    这一路上,她发现家家户户门前都种了桃花,路边也开满了不知名的好看的各色野花,要不是她现在处境不明,她真想停留下来好好欣赏这淳朴的农家风光。

    走得累了,她蹲下来,随意采摘了一朵粉色的小花,拿到鼻尖,轻轻一嗅,真香。

    这时,她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了,终于耳边有叮咚叮咚地溪流声响了起来。

    她顺着声音走到了一条大约两米宽的河边,看着水中的倒影,她认真仔细地打量现在这张脸:塌鼻子,眼睛小,特别小那种,皮肤黑黄,颧骨高得像要克死人一样,偏偏嘴巴又大,再加上大脸盘子和三层的双下巴。

    她看着这张脸,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这不是她,她是韩清宜,这是田娇娇,只要她跳下去,她就可以变回韩清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