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2 想办法还债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田大贵还是有些犹豫,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一直以来的傻闺女能干成事,还能挣钱?

    田娇娇看到他犹豫的样子,很是为这具身体的原主感到悲哀,明明父亲是女儿最值得依赖的大树,结果不仅不能依赖,反而被嫌弃。

    幸好她不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要不然,看见这一幕,那得多伤心。

    “爹,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就算了,但是话咱得提前说好,如果后面我挣了银子,您别找我要,毕竟是您先把我赶出家门。”

    她已经想好,如果田大贵实在不能容她,就凭着她上下五千年的中华知识,不信这天大地大的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

    她拉着小丫头的小手,抬起脚,往外踏了一步。

    “等等,行,话可是你说的,伙食你自己想办法,家里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还要供养你弟弟读书。”

    田大贵在脑海里不停盘算着,多了两个人力,还不浪费自家粮食,家里的地又可以多两个人去干活,要是使劲点,都可以抵一头牛了。

    她点了点头,不靠着田家就不靠吧,有个住的地方就成。

    牛春花见丈夫答应了,这才拉了一把自己的丑闺女:进来吧,娇娇,你告诉娘,你怎么突然就不傻了?

    田大贵本来已经转身往屋里走,听到这话也故意放慢了脚步,他也觉得纳闷儿,怎么这孩子傻了十六年怎么突然就不傻了?

    她没有开口,先牵着小丫头的手往里走,等走到堂屋的时候才淡淡回了一句:爹,娘,你们都没有看见我额头上的伤吗?兴许是人家打了我的头,歪打正着我不傻了。

    田大贵夫妻俩这才注意到她头上的伤,但是两人都没有开口,怕她问他们要银子看病,于是俩夫妻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夜也深了,你带着这小丫头去睡吧。”

    小丫头对着这一切都怯生生的,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任由着田娇娇拉着她的手走来走去。

    牛春花指着一间空着的牛棚让两人住进去,因为欠债,家里连棉被都卖了,但是牛春花还是从地窖里取了些去年的烘干的稻草,给两人铺在地上。

    她看着这稻草做的床眉头忍不住皱起来,可是也没有吭声。

    她先把小丫头安置好,又扯了些稻草给她当被子,随意地问道:丫头,你叫什么?

    “姐姐,我叫燕子。”

    “燕子,以后跟着姐姐可能会吃苦,也有可能会享福,你愿意吗?”

    她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这丫头的真实想法。

    燕子眨巴眨巴眼睛:姐姐,燕子不怕吃苦,只要能和姐姐在一起,燕子会做饭、会种田、会洗衣服,姐姐不要赶燕子走,燕子就高兴了。

    她点了点头,看着燕子,眼里都是关爱:放心吧,姐姐不会让你吃苦的,以后日子都会好起来的,放心吧。

    燕子听到这话开心的笑了,躺在稻草上,燕子却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开,生怕下一刻,她就不见了,哪怕稍微翻动身,燕子也紧紧地拉住她。

    这一切,让从小就是独生子的韩清宜仿佛有了亲妹妹一样的体验。

    同时,她也知道,这丫头是真没有安全感呀。

    她轻轻拍着燕子的后背,安抚着她入睡。

    夜,在这一刻终于变得平静,只能听到蝈蝈和蟋蟀还没有休息,尽情的歌唱。

    另一边,初阳跑到田大贵夫妻门口问道:爹,娘,是她回来了吗?

    田大贵刚刚脱了衣服,刚想趟下,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没想到二姑娘又跑了过来,他没好气的吼道:去去去,回去睡你的觉,把你弟弟照顾好,关心这些干啥!

    初阳刚想争辩,就看到她娘给她使眼色,她才把肚子里堆积的怨气又咽了下去,转过身,她又跑到牛房,定睛一看,那傻子果然回来了。

    她气得直跺脚,可是又不敢把声响弄大了,不然吵醒老爹,又要骂她了。

    初阳眼神厌恶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田娇娇,没有继续做什么,带着怨恨回到了自己房间。

    “二姐,大姐是不是回来了?”

    初墨猜一定是大姐回来了,二姐才这么不高兴。

    初阳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快睡觉,问什么问,反正讨厌的回来了就回来了。

    听到二姐生气了,初墨也不再多说什么,乖乖躺下睡了。

    他们不知道,田娇娇,早就已经不是曾经的田娇娇了。

    带着满脑袋的疼痛,田娇娇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自从来到这异世界,她没有一分一秒是放松的,在梦里,她仿佛看见真正的田娇娇占据了她原本的身体。

    却在公司里闹出各种笑话,她在旁边看得气急了,各种提醒自己的身体,可是原本的身体却不属于她了,她一点支配权都没有。

    在梦里她正气得满头怒火的时候,“咯咯咯、咯咯咯”一声又一声密集的鸡叫声却把自己拉回了现实。

    她睁开眼睛一看,还是在田家,她并没有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

    这时,燕子也醒了,她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她坐了起来,四处寻找着声音是哪里来的,燕子看到后红了脸,小声道:姐姐,是燕子肚子的声音,对不起,姐姐,燕子肚子饿了。

    她看着脸红的燕子,这才反应过来,她直接给了燕子一个拥抱:傻孩子,这有什么对不起的,饿了就是饿了,走,姐姐带你去找吃的。

    她直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脑子不停地在转,这早饭应该怎么办?

    她牵着燕子的手,走出牛棚外。

    天色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庄稼人勤快的也都起来了。

    三三两两的,都已经扛着锄头结伴往田里去劳作。

    炊烟正在袅袅升起,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空空的,五脏六腑都在和她叫嚣,它们都饿了。

    初阳烧着火,牛春花正在灶台边和面,看着是一派祥和。

    但是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这画风却变了一个样。

    “你来干什么,这没有你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