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4 赶集奇遇
    她让燕子坐在地上等着,自己也坐在地上,专心的用一双小胖手编制出两双绿色环保的草鞋,剩余的棕叶,她做了三只小鸟,几只小蟋蟀,还编了几个可爱的绿色小灯笼。

    她想着,兴许城里的小姑娘或者小姐万一有喜欢的呢。

    她让燕子穿上了新做的草鞋,燕子站起来走了几步,随后满心欢喜地穿着她做好的新鞋子,很是满足地在路上走来走去。

    “姐姐,燕子觉得穿得很舒服。”燕子眉眼里都是笑意。

    她点了点头,自己也换上了新的草鞋,在地上踩了踩,柔软地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很是舒适。

    “走吧。”

    两人脚上穿了新鞋子后,走起来路来也顺畅许多,不用再时不时担心脚会不会被什么东西割伤了。

    她本来已经习惯了出门开车,但是现在换成这副身体,稍微多走一段路,她就得停下来大喘气,燕子很贴心地扶着她,时不时还把路边的牵牛花摘下来,让她吸取里面的花蜜。

    她很是感动,在这异世界拥有这样一个对她贴心的妹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目前在她心里,燕子比田初阳更让她觉得温暖。

    她摸了摸燕子的头发,怜爱地说道:“走吧,累不累,要不要歇会儿。”

    燕子摇了摇头:“姐姐都坚持着,燕子也不怕累。”

    田娇娇深呼吸几口气,让气喘匀了后,一只手提着刚刚编织好的手艺品,另一只手牵着燕子的小手,尽量快步的往前走。

    她想快点到达集市,不然真的按照田大贵说的,本来起的就晚,还没什么交通工具辅助前行,等她们到场,恐怕人都散场了,她也不知道这古代集市和现代的是不是一样的都是赶早市。

    可是越往前走,她喘气就越厉害,实在是太累了,她没有法子,只能像牛一样一边喘粗气,一边奋力前行。

    身边时不时一辆辆牛车从她面前经过,每次车夫像她招手,她都只能微笑拒绝,可是眼里却是渴望的很,真想坐着牛车不用磨脚底板走啊。

    燕子看着她每次牛车经过都眼巴巴的看着,她用稚嫩却坚定的声音安慰田娇娇:“姐姐,等燕子长大了,有银子,燕子每天都让姐姐做牛车,再也不用走路了。”

    田娇娇笑着点了点头:“你这丫头,年纪不大,嘴倒是甜的很。”

    燕子摸了摸头,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道:“姐姐,燕子说的都是真心话。”

    田娇娇连连点头,为了燕子,她也得坚持着。

    紧赶慢赶,从日出走到晌午,两人才走到了集市,但是到了集市一看,她傻眼了,小贩们都已经收摊了,只剩下零星几个小贩还有没有卖完的小菜正在卖力吆喝着。

    她后悔地要命,早知道应该早点起来的,她在田家人面前夸下了海口,身边还跟着一个燕子,都指望她能赚些银子养家糊口,现在这可怎么办?

    要不是燕子在身边,她真的能急的哭出来。

    她抿了抿嘴唇,尽量把自己的情绪隐藏,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想着实在不行,就沿街叫卖吧,人总不能被尿憋死,总是有法子的。

    “驾、驾、驾,让开,让开。”急速的马蹄声突然传入田娇娇的耳朵里。

    她抬头一看,不远处男子骑着一匹快马正在朝着她们的方向快速跑来。

    周围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哎,听说了吗,白家的小公子意外溺水被一个村姑救起来了,现在为了感谢救小公子的人,听说赏银十两呢,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够乡下人一年的开销了。”

    “哥几个说说,咱们怎么就没这种运气,好事就轮不到咱。”

    “嘁,你们几个想这种好事,那去变个娘们啊,指不定就这种好事就来了。”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对说这话的男人白了一眼,谁他妈的想做赔钱货。

    田娇娇听到这话内心一阵狂喜,难道是她救的那人,原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呀,还赏银十两,想到这里,她握紧了拳头。

    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落到她的手里,田家人一脸惊愕的样子,她真的是高兴地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

    燕子看着田娇娇脸色神色的变化,心情也开始跟着轻松起来,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好奇地问道:“姐姐,姐姐,你笑什么?”

    田娇娇用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高兴地说道:“燕子,有大惊喜,等会儿回家你就知道了。”

    虽然意外得到这消息,她恨不得立马飞奔回去,本来她想在后面喊着那骑马的人,但是那骑马的人速度太快了,咻的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她看了看手中的小鸟,想了想,也不能白辛苦一场,还是得卖出去才好,卖几个钱,马上就去赶牛车,至少不让骑马的人久等。

    想到这里,她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干劲十足。

    “走,燕子,咱们挣钱去。”

    燕子点了点头。

    由于田娇娇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她只能尽量沿着高门大户的门前叫卖着,兴许哪个府上的小姐听到叫卖声出来就看上她的手艺了呢。

    “卖编织小灯笼啦,可爱的小灯笼,又可爱又便宜啦!只要五文钱一个。”

    她扯着嗓子不停地的叫卖着,声音都快嘶哑了,却鲜少有人上前询问。

    她不免有点气馁。

    这时,一个白胖白胖的年轻公子哥儿站在一户人家门前试图往里面闯去。

    “李公子,别让小的难办,您知道我们家小姐不喜欢您,何必非要强求,回去吧,回去吧啊!”

    小厮苦口婆心的劝着为爱不顾一切的李公子,这李家公子虽然有钱,但是长得和一头肥猪似的,自家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

    李公子不停地擦着额头的汗,一边硬要往里面闯。

    “让开,你们给我让开,除非你家小姐亲口对我说不喜欢本公子,否则,本公子见不到小姐本公子是不会走的。”

    劝说的小厮很是为难,另外一个小厮见状在他耳边耳语几句。

    劝说的小厮立马舒展了眉头。

    “李公子,小的也是看您真心喜爱咱家小姐,小的也不怕实话告诉您,咱家小姐喜欢喜欢书生,尤其是会写诗的,要不然这样,您写一首诗表明心意,让小的帮您递进去,指不定咱家小姐就改变心意,愿意见您了。”

    李公子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你说要是这温家小姐喜欢金银首饰都好办,偏偏喜欢酸书生作的臭诗,这,这他哪会啊?

    李公子看到自家公子的窘迫,连忙在旁边出主意:“公子,咱去找个会写诗的不就成了,有银子您还怕找不到写几句酸诗的。”

    李公子点了点头,赞赏的看了看自己的随从:“你小子,这次倒是出了一个很好主意,可是这人一时半会儿哪里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