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9 还债
    要债的轻蔑地白了田大贵一眼:“你他妈的当我是傻?她长得这么丑,卖得出去吗?你他妈纯心的恶心人是不是?”

    说完,要债的使劲踢田大贵一脚,田大贵一吃痛,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她莫名其妙受到田大贵的怒气,真是让人无语。

    “不过嘛,你身后这丫头长得倒是不错,可以卖一个好价钱。”说罢,要债的伸手直接摸了一把燕子的脸。

    “鹅蛋脸,眼睛也好看,脸也好看,田大贵,算你有运气,就她吧,也行。”要债的像是打量货物一样上下打量着燕子,露出满意的神色。

    田大贵听到这话可开心了,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您说了算,您说了算。”

    燕子听到这话差点站都站不稳,吓得脸色发白,身子直打哆嗦。

    田娇娇瞪了瞪眼前的要债人,冷哼一声:“想带人走,你也不看看谁做得了主,再说了不就是欠你银子吗?你说,多少银子,我给你。”

    “哟,搞了半天,田大贵,原来你闺女有银子,怎么不早点说,非要动手才肯把银子拿出来,不过我算算啊,你耽误了我们兄弟半天时间,得在原来的欠款上加上一吊钱,这样好了,凑个整数,五两银子。”

    田大贵听到不乐意了:“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哪里来的银子,再说了你收留这丫头,本来就不是我们家的人,现在给她找个去处,那是她的福气,去了有肉吃,有酒喝,哪里不好?”

    她忍不住在内心诽谤,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田大贵想着牺牲一个外人也太值得。

    “姐姐,姐姐不要卖了我,姐姐,不要卖我。姐姐,我不去,我不去。”

    燕子听到后豆大的眼泪花瞬间冒了出来,她无助地拉着田娇娇的衣袖,眼底都是惧意。

    “别担心,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句话落在初阳的耳朵里,特别不是滋味,自己才是她的亲妹妹,居然救一个外人不管她,田初阳嫉恨的眼神落在燕子身上,这小浪蹄子,连她姐姐都迷惑!

    田娇娇安慰地握着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

    燕子这才稍微不那么害怕,她躲在田娇娇身后,不敢再看面前一脸凶狠的男人,尤其是男人那从眼角到嘴巴的疤痕,一看就是个狠人。

    刀疤脸伸出手,还想再去摸摸燕子嫩滑的脸蛋。

    “你干什么,听不懂人话是吗?我告诉你了,银子我给,拿去。”她怒视着刀疤脸,气冲冲地从兜里拿出银子,打算扔给他。

    刀疤脸看见银子两眼放光,心想着可算是把欠款给收回来,刚想伸手去接,田大贵却突然变得身手敏捷,一把就把银子抢了过去。

    “牛二,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人,我们有,这银子可没说要给你。还有,你这死丫头,哪里偷来的银子,谁允许你乱给了,现在这银子是我的。”

    田大贵眼见那银子居然要还给刀疤脸,他十分不乐意,那叫燕子的丫头明明可以拿去抵债,为什么要浪费钱,现在这钱进了田家门,那可就是他田大贵的。

    “爹,我尊敬你,喊你一声爹,这银子可是我清清白白赚来的,燕子是我的人,但是可不是你田家的人,仍由你拿捏。”田娇娇气得恨不得抡一个大棒子暴揍田大贵一顿。

    “我管你这些,反正这银子不管说什么都是我田大贵的。”

    田大贵立马把银子收进自己的口袋,生怕这银子飞了,他才不理会那么多,现在事情有解决办法了,他对牛二的态度也差了许多。

    “牛二,你到是去抓人呀,就那丫头,躲在后面的,你去啊,这银子啊,我不给。”田大贵拉长了语调,满脸的不在乎,好像事情已经解决了一样。

    牛二看到田大贵那贪婪的样子也是不耻,不过转念一想,这丫头更值钱,于是打算暴力行动:“兄弟们,给我把这丫头拉走。”

    燕子听到后吓得几乎晕厥,那青楼是什么地方,那是吃人的地方。

    她赶忙扶住燕子:“燕子,别怕,别怕,他们带不走你。”

    她拉高了语调,十分气愤:“爹,我再说一次,你最好现在把银子交出来,你也不想想,我能挣来这一个五两,就还能挣下一个五两,如果你非要贪墨现在这五两银子,那我带着燕子走,这事你自己看着办,还有你刀疤脸,我上面有人,如果你敢硬来,你试试。”

    刀疤脸听到这话有些犹豫了,他看了看眼前的胖丫头,虽然胖胖的,但是气势倒是拿捏地足足的。

    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对呀,这丫头肯定是唬人的,她一个乡下丫头,上面那里来的人?

    想到这里,刀疤脸一声冷笑:“我不管你们父女俩搞什么把戏,反正要么给人,要么给银子,要是再让我们哥几个等,就不是原先的数,得六两,田大贵,自己掂量掂量。”

    田大贵有些迟疑地盯着自己的大闺女,这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牛春花听着他们的吵闹,这次悠悠转醒,猛然间看见大闺女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用尽了力气向她求救:“娇娇,娇娇,救救娘,救救娘别让她们把我卖了。”

    牛春花喊得撕心裂肺,她只是简单摆了摆手,又转向田大贵:“考虑清楚,是要现在的银子,还是想以后住大房子有丫鬟伺候你,我数三声!”

    “一、二。”三还没喊出来,田大贵便不舍地把银子从兜里拿出来,看了又看,长长叹一口气,一脸的不情愿,但是还是递给刀疤脸。

    刀疤脸接过银子掂了掂重量,还是不满足,开口道:“我们兄弟几个的辛苦费,怎么得,你不得给点。”

    “没有了,你爱要不要,要不这样,我明日去找李公子,让李公子去找你家主人评理。”她摸着衣袖里的银子,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还有用呢,说什么也不能给人。

    “你说的是哪家的李公子?城南的李公子?荆州李家?”刀疤脸看她这么有底气,第一时间就把荆州第一李家联系在一起,那可是巡抚的座上宾!

    “你知道就好!”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什么荆州李家是谁,反正她知道她认识一个李公子就行了,反正这刀疤脸又不会找到真正的李公子家里去。

    听到这话,刀疤脸脸色一沉:“哥几个,还愣着干什么?银子都到手了还不走,指望这臭丫头管午饭啊?”

    等到刀疤脸走远了,她才把手里的猪肉和烧饼还有布匹放了下来。

    田家人看到她手里的东西,眼睛都要瞪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