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0 烧饼风波
    “娇娇你那里来的银子,你还买了猪肉?”牛春花看见她手中的猪肉激动得说话都在颤抖。

    “我自己挣的银子,娘,拿去吧!做些菜,这里还有几个烧饼,你吃一个。”她把怀中的烧饼拿出来,很自然地递了一个给牛春花。

    田大贵看着自己以前看不起的傻闺女,现在真的出息了,刚才他居然还想把她给卖了,现在面对她倒是有点不知所措。

    田初阳看到还冒着热气的烧饼忍不住咽了口水,“娘,娘,阳儿想吃烧饼,阳儿饿了。”

    “不行,这得给你弟弟吃,你一个女娃吃什么烧饼。”牛春花一颗心都在儿子身上,有一点好吃的都恨不得给自己的儿子吃。

    至于她现在对田娇娇的态度,是因为她是一个慕强的女人,她明显得感觉得到,眼前的闺女,不一样了,说不定以后她还能靠着这大闺女吃香的喝辣的。

    田娇娇听到后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重男轻女,女儿家连吃个烧饼的资格都没有。

    “我这里还有,你也吃一个。”她虽然不喜这妹妹,但是毕竟是这具身体真正的妹妹,想到这,她还是递了一个烧饼过去。

    田初阳看着她递过来的烧饼却不敢接,她充满渴望地眼神看了看烧饼,又转头看了看牛春花,眼神在牛春花和烧饼身上来回打转。

    “你买了几个烧饼?”牛春花没想到她一下子能拿出几个烧饼出来,要知道,这烧饼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自从跟了田大贵生儿育女,她再也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她所有的期盼都在她的儿子身上,指望有一天能母凭子贵。

    “要不,这也给你弟弟吧,他正长身体呢,得多吃点。”说完,牛春花都不敢正眼看田娇娇的眼神,她还是有点心虚,可是为了儿子,这不算什么。

    “娘,弟弟有弟弟吃的,也不缺这一口,初阳想吃,本来就预备了初阳那份,大不了把爹的给弟弟吃。”

    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她还是耿耿于怀,这田大贵,居然想把她卖到青楼,还好这田娇娇长得丑,谁能知道,这长得丑也有点用处了,她不禁有点自嘲。

    “不行,不行,这使不得,你爹的还是你爹的,阳丫头是个女娃,吃不吃都行。”牛春花连忙摆了摆手,怎么说丈夫也是她的天,怎么能饿着她丈夫?

    她摇了摇头,看来这一时半会儿她的思想是扭转不过来,但是她还是不打算把烧饼分一个给田大贵。

    她从油纸包里又拿出一个烧饼硬塞在田初阳手里,又拉着燕子去厨房免得看见田大贵她心里不舒坦。

    “他爹,你吃一个吧?”牛春花虽然对丈夫刚才的做法心里不爽,但是毕竟是她的夫,况且她也没有被卖,她还是把烧饼递到田大贵手里。

    田大贵从鼻子里闷哼一声,接过了牛春花递过来的烧饼。

    他咬了一口,酥酥脆脆,味道真是绝了。

    “你就别吃了,你爹和你弟弟才更需要吃。”牛春花一点儿不顾自己二闺女可怜巴巴的眼神,接着出门去找自己的儿子去了,这烧饼冷了不好吃,她可得让儿子吃上热乎的烧饼。

    田初阳气得眼泪直流,任凭她怎么跳脚,怎么闹,娘就是不拿烧饼给她。

    田大贵管不了这么多,反正就一个丫头片子,赔钱货,象征性安慰安慰也就出门了。

    “哟,田家嫂子,居然有钱买烧饼了?怎么,是卖了傻闺女得来的银子吧?”王家娘子远远地就看见牛春花手上的烧饼,忍不住出言讽刺。

    “那肯定的,要不然她家哪里来的银子,王家媳妇,别和她说话,能生出傻子的,上辈子也是缺了大德了。”李家嫂子也跟着随声附和。

    刺耳的声音如同尖尖的指甲划破墙壁的声音,听着耳朵就生疼,换做以前,人家说她,牛春花也就忍了。

    但是现在,她大闺女不傻了!

    “王家娘子,我可告诉你们,我家闺女现在不傻了,这烧饼就是我家大闺女从城里买回来的,你想吃,你让你闺女也给你买啊!”牛春花忍不住大声反驳,反正她大闺女现在确实是不傻。

    “谁想吃烧饼了,现在说的是你家傻闺女呢,没人要,才嫁给邻村八十岁老头,这事,谁不知道呀?怕是现在,已经圆房了吧!”王家娘子说到这里,忍不住捂着嘴嗤嗤嗤的笑。

    “就是就是,哪像我家闺女,才不过十三,提亲的就已经踏破门槛了!不过呀,田家大嫂,你的傻闺女有男人要已经不错了哪管他是七十岁还是八十岁啊,哈哈哈。”

    李家嫂子更是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都快出来了。

    牛春花气得发抖,这些事她没法反驳,只能咬紧了牙关,怒视着面前两人。

    “哟,我当是谁家的狗在那边乱吠啊?怎么,今天早上出门忘记刷牙了?嘴巴这么臭?”

    一道冰冷的女声响起,原来是出来找人的田娇娇。

    “你,你,你是田娇娇?”王家娘子和李家嫂子看清楚来人惊讶得长大了嘴巴,都不敢相信能说出这话的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傻子、痴呆儿。

    “如假包换,两位嫂子,记得,白日背后莫说人,不然,我可是很小气的。”她抬起手膀子,展示了自己强壮像牛腿一样的胳膊。

    两个婶子看到她壮硕的身躯,一个顶她们俩,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就这丫头的体格,她们还真是打不过。

    “娇娇,咱们不是和你娘开玩笑嘛,再说你,我们从小看到你长大的,你要是不傻了,咱们也高兴,是不?”王家娘子一边假笑一边用手肘子碰了碰李家嫂子。

    “就是,就是,对了,王家娘子,我家里还有新的鞋样子,你不是说要看吗?”李家嫂子这才想起来自家男人说的话,这傻子啊,不,这田家闺女不一样了,连小树都可以一拳头打倒,她的小身板可禁不起。

    “那,那我们先告辞了。”两人讪笑着,脚底像是抹油一样快速溜走了。

    “娇娇,你怎么出来了?”牛春花很是惊喜,没想到这闺女战斗力这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