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2 田家大房来了
    “走,过去看看。”田福贵放下手中的窝窝头,随便用手抹了抹嘴角的残渣。

    田福贵是田家老大,那腰膀子比水牛都粗,从小到大就没把这老二看在眼里,自从老二家生了一个傻子后,老大一家便有意躲着田大贵。

    可是现在,他们家里居然在炒肉?

    难道是老二去干什么不法勾当了?

    “想什么,赶紧走。”田福贵的媳妇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

    “好,好,马上就过去。”

    “媳妇,就我和你过去??”两人刚刚走到门口,想着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

    “等下,把娘一起喊过去。”老大媳妇面露精光,要是他们自己过去,人家吃肉他们也管不住,但是把老娘拉着过去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儿子吃肉,不喊老娘,天打雷劈!

    于是老大媳妇又回屋把正在等吃等喝的福贵他娘喊了出来。

    田大贵他娘从小也不喜欢这二儿子,不会挣银子,也不会讨她欢心,是个闷墩子,唯一可取是还对她有点孝心,可是现在他居然在家里吃肉,也不通知他老娘,可恶!

    田娇娇刚刚把米饭也焖好,肉也炒好,锅里还炖着大骨头,手上全部都是油,她在厨房的墙根边意外发现几株薄荷,捡起洗了洗挤出汁水,倒是把手上的油污冲洗了个干净。

    轻轻一闻,满手的薄荷香,沁人心脾。

    “娘,开饭了!”她站在厨房门口大喊。

    “来了,来了。”田春花虽然嘴里应着,但是单单给了田初阳一个眼神儿,一会儿吃肉不许多吃,得让着弟弟。

    田初阳倔强地不看她娘的眼神,拉着同样挨了一顿骂的田初墨往堂屋走去。

    等到饭菜摆上桌,她是有些不满意的,自己居然忘记买盐巴了,她摇了摇头,只能将就吃。

    “燕子,坐。”她随便扒拉一个位置便让燕子先坐上去,把饭给她盛得满满的,用饭板压了又压,生怕她吃不饱,这田家里就燕子一个外人,只有她关照着。

    田大贵在屋外菜田里也听到开饭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锄头,又在水缸舀了一瓢清水,把手脸的汗都擦干净了这才进屋。

    田家人刚刚坐下来,老大家的携带老娘就杀到了堂屋。

    “哟,老二,你可真孝顺啊,这不是逢年过节的,怎么的有钱吃肉了?你说你吃肉也就罢了,嫂嫂我一直都听你哥哥说你是两个兄弟里面最孝顺的,怎的?就是这般孝顺的?”老大媳妇眼见桌子上的炒好的猪肉堆得已经冒了尖了,恨不得立马坐下来吃上两口。

    “老二,你说说,你好生说说,你怎么回事?吃肉居然不叫老娘吃上几口?你什么居心?你这个忤逆子!!!”老娘气坏了,自己在老大家难得吃上一回肉,这老二家的吃肉居然不叫她?太可恶!其心可诛。

    老娘一边说着话,一边气得嘴唇都在颤抖,时不时的用眼睛审视着桌上的饭菜,哟呵,好多肉!

    “老二,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说,你吃肉不叫咱们兄弟也就算了,怎么还不叫娘,你,你,你这也太不孝顺了。哥哥都没法说你。”老大面对着老二说话,眼睛却一直往桌上瞟。

    田大贵这才站起来,面露悔色,这事的确是他没有想周到,他连忙让牛春花带着孩子们去厨房吃饭,又把老娘扶在正把位。

    田娇娇把胳膊肘立在桌上然后手支着下巴,一直在观察进屋的三个人,来势汹汹的三人,她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她的便宜奶奶和大伯大娘。

    这一顿说词下来能唬得了田家人,但是唬不了她,不就是想吃肉吗?

    至于这么大架势,一个个插手叉腰,指指点点的,搞得像东京大审判一样!

    田春花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带着燕子和阳丫头一起去厨房吃饭,这田家的规矩,老婆女儿有其他人在的时候是不能上桌子的。

    “我买的肉,我买的米,我做的饭?为什么我不能坐在这里吃饭,谁定的规矩?”她环视一周,冷冷地说道。

    “田娇娇,你不是傻子吗??你,你怎么突然好了?”老大媳妇用手指着田娇娇的额头,一脸震惊!

    老大家的怎么也没想到这田家二房出名的痴呆儿居然恢复正常了。

    “怎么,我傻不傻还要给你报告吗?告诉你,今天这顿饭,谁要是不让我吃,那他也别想吃。”她拉长了音调,拔高了语速,反正她谁也不怕。

    “娇娇,和谁说话呢?这是你大伯娘,快和你大伯娘道歉!”田大贵一听到这话沉下了脸,他不允许田娇娇对他嫂嫂不尊敬。

    “娇娇,别这样,她好歹是你长辈!”

    牛春花很怕自己这个嫂嫂,她比嫂嫂晚进门一年,彩礼理所应当比嫂嫂多些,可是嫂嫂知道了愣是不干,非得让婆婆补齐,不然就去跳河,想当年,她是吃了不少嫂嫂的苦头。

    牛春花不停地拉扯她的衣袖,希望大闺女能服个软,和她一起去厨房吃饭,田初阳见状已经懂事的端着碗打算往厨房里去了。

    “慢,不许进去,就在这里吃。凭什么雀占鸠巢,让我们下桌子。”她一把拉住田初阳,不让她进去。

    田初阳睁开她的手,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

    “看看你妹妹,傻子就是傻子,一点不懂事,还是你妹妹懂事。”老大媳妇以为胜利在握了,径直找了个凳子,打算坐田娇娇的位置,那位置,离肉近,她进屋就瞅好的。

    “大伯娘,我尊你一声喊你大伯娘,按理来说你是我们的长辈,我们是尊老,你这爱幼到哪里去了?还说我不懂事,这年长的都没有做好榜样,还指望我们后辈孝顺。”她一把把老大媳妇从座位上揪了起来,还是揪的她胳肢窝最嫩的那块肉。

    “哎呦,哎呦,疼死我了,你这傻子,你要干什么,反了,反了,傻子欺负人了。”老大媳妇一边痛呼,一边伸出手想要薅她的头发,但是都被她灵闪地躲开了。

    “田娇娇,你够了,要是再这样,别怪大伯对你不客气,老二,你不会怪我帮你管教女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