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5 进山2
    她依旧用树枝把前方阻挡路的杂草和灌木丛拨开,燕子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生怕冒出抓小孩的熊瞎子。

    她正往前走着时,也不知道是打到了什么东西,“啪”的一声额头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到一样,她谨慎地用手摘了一片树叶擦了擦额头。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燕子见她突然停了下来,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我没事。”她感觉一片叶子擦不干净,又摘了一片叶子才把额头上沾的不知名的东西抹掉。

    继而她又蹲下来,仔细在脚下找来找去,想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打重了,她想也许是不是鸟儿衔的果子或者头顶有成熟的果实。

    这不找不知道,一找真是一个惊喜,原来是一个拇指大小圆溜溜的山楂。

    抬头朝着她的头顶上望去,就看到灌木丛的后面居然有好几颗比人高的山楂树,上面结满了红艳艳的山楂果子。

    蹭蹭跑到山楂树下,兴奋地指着树上的果子大喊:“燕子,燕子,快来,有好吃的啦。”

    燕子也连忙跑了过来,看向山楂树,她以为姐姐不认识连忙给她解惑:“姐姐,这不就是野果子吗,这不好吃,酸酸的。我小时候实在没吃的才会摘几个来吃,姐姐,你相信燕子,真的不好吃。”

    燕子一脸的真诚,她都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这么兴奋,像是捡了银子一样。

    她刮了刮燕子的小鼻子:“小傻瓜,山楂还没有熟你们就摘了当然不好吃,不过呀,姐姐有办法让它变得好吃,不仅好吃还有其他用途呢!”

    “来动动手,咱们再摘一些果子回去。”

    于是两人放下背篓,硬是把草药压了又压,这才给野果腾出了地儿,不过她怕背篓太重了,总是抢着把野果放在自己背篓里,但是燕子也怕压着姐姐,于是偷偷把野果装在衣兜里,只要姐姐喜欢,她能装多少是多少。

    很快,背篓里面实在已经放不下了,她才恋恋不舍地带着燕子继续往山下赶。

    背着一背篓的战利品,她的嘴角一直往上翘,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就是高兴。

    “姐姐,你摘这些野草和野果有什么用吗?”燕子还是有些疑惑不解,毕竟这些东西喂猪猪也不吃啊,怎么姐姐就爱不释手呢?

    “燕子,回家你就知道了,咱们先回去,家里还有猪骨汤呢,等喝完汤,你再帮姐姐一个忙,把这些野果子洗干净,好吗?”她心里大概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就看行不行得通。

    “嗯嗯。”燕子点头如捣蒜一样,随便田娇娇说什么,她都不会反对。

    下山永远是比上山快的,不多时,就已经走回家里。

    田大贵带着牛春花和田初阳在菜园子里浇地,唯有初墨拿着木棍在地上划来划去。

    “初墨,你在干什么?”她以为这孩子在地上乱画着玩呢。

    “大姐,墨儿在写字呢,这是隔壁秀才教墨儿的。”初墨想到学字笑得很开心。

    她走过去把背篓放在屋檐下,接着又走到初墨旁边,仔细端详着地面的字迹,因为是用水沾湿写的,部分已经看不到了,但是在仅存的几个字上面,她不难看出,这孩子还是很用心。

    “墨儿今天怎么没有去学堂啊?”她看着日头还没有落山呢,怎么就回来了?

    “墨儿没有上学堂了,娘说家里没有银子,不能交束脩,先生也不让墨儿在门外听,把墨儿赶回来了。”初墨说到这里低下了头,神情落寞,他是很喜欢和先生学学问,可是现在没有办法继续上学堂了。

    “那大姐想办法让你去学堂好不好?”她想着,入了这田家门,她还是希望田家人好,毕竟在古代,娘家地位太重要了。

    “真的,大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是骗墨儿开心的吧?”初墨听到这里眼睛冒出光来,可是随后又暗淡下去了,虽然大姐现在很厉害,可是银子他知道都拿去还债了,家里根本没有余钱。

    田娇娇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不要放弃,她有办法挣银子。

    “燕子,你也跟着哥哥一起去学堂,怎么样?”她转过头又询问燕子的意思,不能厚此薄彼,再说女孩儿更加需要会识字。

    “姐姐,燕子可以去上学堂?”燕子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嘴巴张得老大,从来没有听说丫头片子能上学堂。

    她点了点头,也和两个孩子保证,一定让他们有机会一起去学堂。

    “走吧,帮我去洗野果子。墨儿,你也跟着一起,一个男孩子这么大了,不要什么都不会做。”

    在她这里,可不兴重男轻女那一套,不管男孩女孩,都得干活。

    “哎,来了,大姐。”初墨高兴地答应了,娘从小到大从来不让他干活,老是让他读书,闷都闷死了。

    她把山楂从两个背篓里面挑出来,有些小个的山楂卡在了背篓的缝隙处,她又不得一个一个的把山楂扣出来。

    燕子这时也把衣袖里衣兜里面的山楂全部拿出来,等堆到一起,居然像个小山堆一样多,她简直都要惊呆了。

    她专门把药材放在另外一个背篓里面打算清洗干净,晒干了也好卖个好价钱。

    接着又从家里拿了一个最大的菜篮子,这才带着两人去小河边打算清洗清洗。

    正巧路过菜园子,田初阳正在给地里的菜苗浇粪,浑身都是粪臭味儿,正是觉得烦躁,抬头看见不远处好像有三个人影。

    等到人影走近,她才发现是自己的大姐小弟和大姐带来的丫头。

    她连忙挥手:“大姐,大姐,你们要去哪里?我也要去。”

    田大贵和牛春花也看见了三人,放下了手里的农具。

    “娇娇,你带着他们去哪里?”牛春花抹了一把汗,又在背上捶了捶,今天已经劳作了一下午,腰都快直不起了。

    “我摘了些果子,太多了,让他们两个人帮我去洗一洗。”她倒是没想那么多,牛春花怎么问,她就怎么回答。

    “你怎么把墨儿带去了,让他回去,阳丫头在这里,让她去。”牛春花从小到大都是舍不得田初墨干活的,她势必要把田初墨培养成有学问的人,最好能考个功名回来。

    田初阳听到这话高兴地立马放下了手中的粪瓢,一蹦一跳地朝她们跑过去。

    田初墨听到这话低下了头,他就知道,娘是不喜欢他干活的,他转过身打算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