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6 神奇的抓鱼法
    “等下,跟着大姐一起去。”她拉住了田初墨,她觉得不能这样,孩子还小,三观还有可塑性。

    “娘,那可不行,我们三姐弟是一起的,怎么能落下三弟不管,我们先走一步。”她大声喊着,反正是打定了注意。

    “走,快走。”她拉着田初墨就前面跑去,不管牛春花怎么喊,她都不理会。

    到了河边,她把山楂果分了三份让三个孩子洗干净,自己则是精细地伺候这些草药,这草药可还有别的大作用呢。

    一背篓的山楂和草药,花费了他们四个人不少的功夫才将它们清理干净。

    弄完这些,她想回去还可以喝猪骨汤了,心里充满了干劲儿。

    田初阳默默观察她的大姐,眼前的大姐还是大姐,可是又不像大姐了,她心里也说不准是为什么呢,总觉得眼前的大姐不是以前的大姐。

    回到家里,她把草药用筛子装起来晾晒好,又去厨房端猪骨汤,这一下午,水米还不曾沾牙,嗓子都要冒烟了。

    可是她找来找去就是不见猪骨汤的踪影。

    “二妹,猪骨汤呢?”没有法子,她只好问田初阳这是什么情况。

    “大姐,你进山后大伯和大伯年过来闹事,你今天买的东西全部被爹娘拿给大伯和大伯娘了。”田初阳也气得跳脚,本来她以为还有她的一身衣服呢,没想到全被拿走。

    听到这话,她冷着脸,垂下了眼睑,陷入了沉思,今天她把大伯一家揍得够呛,拿了也就拿了吧,就当补偿了,反正她能挣得来银子。

    “知道了。”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田初阳惊讶地看着大姐,这不像大姐的脾气,她以为大姐肯定要去抢过来呢,想到这里,她瘪了瘪嘴巴,这还是以前那个怕事的大姐,她原来以为大姐变聪明有骨气了,没想得到还是这怂样。

    田初阳耸了耸肩膀,鄙视地说道:“没事我回房间了。”

    对于田初阳的态度,田娇娇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怎么都还是一个孩子,她也不会过多得和她计较。

    “燕子,跟姐姐走,我们去抓鱼回来,晚上煮鱼汤。”既然没有猪肉,那熬些鱼汤也能解解馋。

    “嗯。”燕子点了点头。

    “大姐,我也要去,我也要去。”田初墨倒是吵着吵着要去。

    她点了点头,同意两个人都去。

    不过在去之前,她还是做打算做些准备工作。

    她找遍了整个院子才在隔壁的草笼里找到了几个鸭蛋,不过都是别人吃剩的壳,又在树上刮了许多桃胶,去菜地里挖了些蚯蚓,还有中午偷偷藏的几片生猪肉以及今天下午採的闹羊花,再加上野八角和茴香各十克。

    她把这些加在一起捣成烂泥糊糊状,带着这些糊糊来到了河边。

    田初墨盒燕子一人背了一个小背篓,田娇娇让两人在岸边等着,不许下来。

    她把捣好的糊糊全部涂在自己的脚下,她又丢了一颗石子儿试探河水的深度,还好,石头丢下去很快弹出涟漪。

    接着她又在树上折了一根粗壮的树枝,去掉叶子留下树棍,杵着树棍然后把裤脚挽起小心翼翼地下了河。

    她先是站在河边小心试探河水的深度,水刚好到膝盖,也不是很深,于是她放心的带着脚下的糊糊往河中心走去。

    直到感觉脚下已经变得清爽,她才缓缓起身慢慢爬上岸。

    燕子和田初墨则是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奇怪的行为,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燕子歪着脑袋问她,眼里都是疑问。

    田初墨也在一旁表示不解。

    “你们这就不懂了吧!这是我的独门秘方,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她得意的扬起了头,有着上去五千年的历史,哪怕现在只是一个贫穷的农女,她也有办法把日子过好。

    三人蹲在河边托着下巴,等待神奇的一幕出现。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河里终于起了变化,只见一条条手掌大小的鲫鱼、胳膊长短的鲤鱼纷纷浮到了岸边,白白的肚皮朝上像是死了一样。

    “呀,呀,呀,大姐,快看,快看,好多鱼。”田初墨第一次被这神奇的秘法惊得跳起来大喊。

    “哇,哇,哇,姐姐好厉害。”燕子不停地拍着巴掌,在她心里,田娇娇就是神。

    田娇娇头发一甩,霸气地走下河,下河后她尽量捡着最大的鱼捞上岸,看着不断浮起来的鱼她也不贪心,只是把背篼和鱼篓装满了便起身上岸。

    上岸后,她又把准备好的粉末随意撒在河面,剩下的鱼儿很快又恢复了知觉,摇着尾巴又潜入河底。

    这一番举动,又是引得两人连连惊呼不已。

    “让开,让开。”因为背篓里面没有水,田初墨和燕子在回去的路上撒开了脚丫子往家里跑,生怕鱼死在路上。

    因为跑得太快,田初墨撞上了正好背着背篓的张家小媳妇,也没顾得上道歉就跑了。

    张家小媳妇被猛地一撞,腰上顿时起了乌青,她跳起脚就开始噼里啪啦的骂人。

    田娇娇见状连忙上前道歉:“张家娘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弟弟撞着你了,给,反正今天我们抓的鱼也挺多。”

    田娇娇从鱼篓里拿出最大的一条鱼,塞在张家小媳妇手上。

    张家小媳妇接过了鱼,这倒不好意思了,“哎呦,你咋这么客气哩,我也不是想骂人,就是太痛了哩,你,你要真送我,我也不客气谢谢你啊。对了,她们说你不傻了,看来你真的不是傻在了呀?”

    张家小媳妇如同竹简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兴许是鱼的关系,她也不觉得痛了,反而手上拿着一条大鱼心情美的很。

    田娇娇只是微微一笑便急忙和她道别。

    眼见田初墨和燕子越跑越快,她只能在后面没命的追着,这俩孩子也真是的明知道她胖,跑得这么快,她跟在后面喘气都喘不赢。

    旁人眼见这一幕,纷纷在心里疑惑,这田家的娃,咋突然这么本事,竟然抓了这么多鱼,还随便送?

    “爹,娘,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