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7 做鱼
    田大贵和牛春花也收拾完了,正在愁眉苦脸的想着晚饭该怎么办?

    田初墨如同踩了风火轮一样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快看,快看,这是大姐抓的鱼,好多,好大呀!”田初墨兴奋的喊着,一边用手比划着鱼的大小。

    牛春花连忙接过他的背篓,顺带的也把燕子背着的背篓放了下来。

    果然,背篓里四五条活蹦乱跳的的大鲫鱼。

    夫妻俩连忙把鱼放进厨房跟前的水缸里。

    鱼儿终于回到水里,欢快地在水缸里游来游去。

    田娇娇跟在后面一路喘气一路小跑可算是赶回来了,她倚在门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等喘匀了气这才慢慢走进屋。

    等到她把所有的鱼都放进水缸后这才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坐下来休息。

    “娇娇,这,这,这些鱼都是你抓的?”田大贵和牛春花一脸惊讶,压根不敢相信就这几日功夫,这闺女咋变得这么能干了,想要啥就要啥,跟揣了一个聚宝盆一样。

    “嗯,是啊,都是我抓的,进山后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放心吧,我不找他们麻烦。只是想把这鱼收拾起来,爹杀两条吧,我来熬些鱼汤,晚上喝点鱼汤吃点鱼肉。”说完,她去厨房里找了些水喝,实在是太渴了。

    田大贵一脸茫然地看着牛春花,又看了看田娇娇的背影,嘴里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牛春花倒是热泪盈眶,这丫头终于开窍了。

    “他爹,还愣着干什么,你闺女现在可和以前不一样了,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呗?”

    谁能想到,前几日还过得苦哈哈一样的田家,不仅把债还清了,吃上猪肉不说,连鱼汤都随便喝了!

    “哦,哦,好。”田大贵这才反应过来,从水缸里捞了两条最大的鲤鱼,他看着手中滑溜溜的鲤鱼陷入了沉思,这丫头的变化,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等到田大贵把鱼收拾好,太阳也落下半个山坡,只有微弱的光芒还照射着灶台的土墙上,炊烟也袅袅升了起来,家家户户也都开始生火做起饭。

    她让燕子教着田初墨生火,自己则是把今天中午熬出来的小碗猪油端出来放在灶台边上备用。

    牛春花一进来便看见在灶台前蹲着的田初墨,瞬间拉下了脸子:“娇娇,烧火这事有燕子也就够了,你为啥非要墨儿干这些粗话。”

    田娇娇见她护犊子的心又出来了,她叹了口气,尝试着和她这便宜娘亲讲道理:“娘,男娃并不是不能做活的理由,你想过没有,总有你一天你和爹是老要去的,你能照顾他一辈子?非得让他变成一个五谷不勤的废人?”

    “这些都是女人家的活,怎么能让一个男娃来做,他以后是要当官的,要拿笔的,你让他烧火?”牛春花气得差点拍桌子。

    “娘,我理解你爱护弟弟,但是这是溺爱,如果你真想他以后走得远,慈母多败儿这可是圣人说的。”她不是不知道男丁在古代农家的重要性,可是越是这样,一颗小树才越不能长歪。

    “如果今天晚上你还想我做饭,就别再叨叨,出去吧,辛苦一天了,饭我们来做就成,也是我这大闺女对你的孝心了。”

    她这话一出,牛春花是又生气又是带点感动,不知怎的,眼角竟然湿润了。

    “你变聪明了,娘也管不你了,我去地里摘点葱。”

    说完,牛春花便出去摘大葱去了,正好家里的菜园子边上种得有。

    田大贵则是对着鱼缸里面的鱼发愁,这玩意儿没有油它做出来也不好吃呀,拿去送人人家也不见得要,这大闺女还想拿出去卖钱,怕是走不到半路鱼就死了。

    “他娘,你去哪?”田大贵看见牛春花往菜园里走连声问道。

    “我去摘些葱回来。”

    田大贵听到后忍不住走到牛春花面前抱怨:“你说说,这丫头,干嘛非要去抓鱼,这鱼咱弄得又不好吃,卖又不好卖,咱离市集又远,还浪费一个水缸,这丫头,真是不懂事。”

    牛春花一边听着丈夫的抱怨,一边应着他的话,但是手上的功夫也没停着。

    “他爹,万一你这闺女有别的能耐,咱们让她试试吧,再说了,这几日,她的变化你又不是不知道。”

    田大贵皱起了眉头,满脸的不乐意,又和牛春花一起回到院子里。

    “墨儿呢?怎么没看到墨儿。”田大贵左张右望的,就是没看到自家宝贝儿子的身影。

    牛春花听到这话一惊,低下了头,小声说道:“墨儿,墨儿,墨儿他正在厨房忙活呢。”

    田大贵听到这话瞳孔像是发生大地震一样,他的宝贝儿子居然下厨房?

    牛春花见他要发怒,赶紧把刚才大闺女说的话又给他转述,让他不要暴走,也许大闺女有大闺女的想法。

    听完牛春花的话后,田大贵神色复杂,这些道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听牛春花说哪个圣人书上也是这么说的,他才不那么生气。

    田初墨第一次生火,对这火焰充满了好奇,时不时从灶台下面抽出一根还冒着火的木棍拿出来玩,燕子见状连忙制止,怕他把厨房给烧了。

    没有姜蒜,她便把在山里找到的野八角和茴香清洗干净。

    眼看天色已经不早,光线也暗淡许多,她挽起袖子加快了步伐。

    田大贵已经杀好鱼,她熟练的拿起菜刀快速的剔出鱼骨,再把鱼片切得薄薄的,一碗猪油下锅,燕子都惊呆了,这么多猪油两条鱼就霍霍了?

    田娇娇丝毫不在意手中的猪油,有多少就用多少,等白白的猪油从固体变成液态后,她快速放入已经洗好的野八角和茴香,翻炒均匀后把鱼头和鱼骨放入锅里煎至两面金黄。

    “刺啦”一声,鱼骨在锅里均匀受热。

    随着火候渐渐到位,锅里的鱼香儿也窜了出来,白白的鱼汤像牛奶一样丝滑润口,她忍不住用锅铲舀了小小一口,尝了尝了味,她露出满意的神色。

    由于田家人很难得吃鱼,她怕田家人被刺卡喉咙,于是尽量在鱼汤里加了许多野菜填饱肚子,鱼骨放在一边,只留了鱼头和没有刺的鱼片。

    “他娘,你闻闻,厨房里面好香啊。”

    牛春花知道,这是她大闺女在做鱼汤呢,难免第一次在田大贵面前些许自豪:“可不,大闺女不傻后,做什么东西都好吃。”

    田大贵虽然对宝贝儿子烧火一事还心有介怀,可是也忍不住鱼香味对五脏六腑的勾引。

    “开饭啦。”

    她一声大喊,牛春花连忙跑进来,从灶台上捡一个最大的碗给儿子迅速舀了一碗鱼汤和鱼肉。

    田娇娇见状只能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

    她按照人头,每人都有一碗。

    饭桌上,她不停的提醒田家人吃鱼一定要小心鱼刺,在古代,这可是要卡死人的。

    田家人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美味的鱼汤,哪里听得进去,还好她提前剔骨削刺,不然看着田家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都要吓坏了。

    “嗝、嗝、嗝。”田大贵喝了一大碗鱼汤,抹了抹嘴角的油渍,满足地打了几个饱嗝,今天这一天,比他过年的日子都丰盛。

    “还别说,你这丫头怎么弄得怎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