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12章:疯批女王爷凭实力谋朝篡位12
    丞相府正厅。

    花肖正焦急的等着花耀的好消息。

    可好消息还没等来,就见老管家眼含热泪,跌跌撞撞的扑进来:

    “丞相,不好了,耀公子回来了,他,他好像快不行了!”

    说着,就有两个家将把嘴唇发紫,满身剑伤的花耀抬到了他面前。

    花肖一瞬间如遭雷击。

    怎么回事,她的耀儿不是去给戚冥音下毒了吗?

    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可是她放在手心,捧了十几年的掌上明珠啊!

    花肖连忙将花耀抱起来,心疼的老泪纵横: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找大夫,还不快去找大夫!”

    老管家也没有办法:

    “奴婢也想找大夫,可是咱们相府已经被禁卫军堵上了,说没有戚冥音的命令,不让我们出去!”

    花肖气的心脏抽疼,直想吐血。

    愤怒摧毁了她的理智。

    她回屋拔了一把剑,想直接找冥音拼命,却见冥音自不远处闲步走来:

    “花丞相,本王在等你的答复。”

    花肖被逼到了极点:“戚冥音,我杀了你!”

    冥音轻松躲过花肖拼尽全力的一击,唇角带笑:

    “花丞相,何必呢?是你们的儿子想杀本王,况且,本王也没亲自动手杀他。

    你这一剑若是砍下来,丞相府现在就完了。”

    丞相夫君也哭成了泪人,但好歹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

    他拉住花肖,怒视冥音,吼的撕心裂肺:

    “戚冥音,你又没死,你为何要杀我儿子!”

    “这话有意思。”冥音轻笑:

    “是你先动手捅了本王一刀,本王靠自己的能力活下来,难道你就无罪?

    倘若今日喝毒酒的是本王,你们一家还不得去找戚千歌欢欢喜喜的领功?!

    丞相夫君,那些毒酒和家将是你准备的吧?”

    冥音盯上泪眼朦胧的丞相夫君,一字一顿:

    “你想置本王于死地,凭什么,本王就不能回击?”

    丞相夫君被她吼没了勇气,哭的更凶了。

    怎么办?她好像把柔弱的男子弄哭了?

    冥音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该一国皇室的风度,不该跟小男子一般计较。

    于是,她又换了个态度,优雅的笑了笑:

    “丞相夫君,你别哭啊,本王可以退一步讲,按照你的逻辑说。

    现在,咱们按照你的逻辑,来打个赌,好不好?”

    她说完,抬手打了个响指。

    紧接着,几千只毒虫毒蛇便从地底下爬了出来。

    它们仿佛受过训练,在冥音身后站好。

    像一支微型军队。

    斗志昂扬,严阵以待。

    这场景,把一旁的花肖也吓得不轻。

    她竟然不知道,戚冥音还会养蛊。

    此时,冥音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好看。

    这是她下午无聊,喝酒时琢磨出来的控制一些小东西的术法,竟然这么灵。

    冥音盯上丞相夫君,像是在介绍自己的珍宝:

    “丞相夫君,你看,这些小东西长居地底,日子过得多苦啊。

    本王想它们找点食物。

    你让它们一只咬一口,倘若你有本事自己活下来,本王就放过你。

    倘若你死于这过程中,本王就放过丞相府。

    这个逻辑你看,没有问题吧?”

    说话时,冥音笑魇如花,眼睛里闪着漂亮的光,仿佛特别期待这场赌局。

    丞相夫君彻底傻了眼。

    死亡的威胁下,他不顾一切的冲向一旁。

    然,还没跑两步,就被几百只虫子围住,齐齐咬在了身上。

    “啊啊啊!”剧烈的疼痛撕碎了他。

    眼看更多的虫子扑向自己,丞相夫君彻底崩溃。

    他嘶吼着求饶:

    “王主,求你别杀我,求你!”

    “不杀也可以,那你得说出点更有价值的东西。你知道丞相的机密卷宗,一般都藏在何处吗?”

    此言一出,两道嘶吼同时响起。

    “我知道!”这句是丞相夫君吼出来的。

    “你敢说我就杀了你!”这句,是花肖吼出来的。

    听到这句怒吼,丞相夫君下意识一颤,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花肖,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这个从来爱他,说他比什么都重要的妻主,现在要杀他。

    眼神决绝,毫不留情。

    既然她都不顾自己的性命,他为何要用自己的命去救丞相府?!

    丞相夫君一咬牙,奋力爬向冥音:

    “王主,我知道她的秘密藏在哪儿,我告诉你,你放过我。”

    “许氏,你找死!”花肖终于被逼急了。

    她红着眼,直接拔起房间里的剑,对着丞相夫君就要砍下去。

    谁知,刚抬手,就被一把陌刀贯穿了肩膀。

    刀身漆黑,气贯长虹。

    直接穿过肩胛骨将花肖钉在了扩大的白石地面上。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冥音则缓缓走到花肖面前,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一旁遍体鳞伤的丞相夫君:

    “花丞相,做人不能这么自私,你不想活命,就不要耽误旁人求生。”

    然后又对丞相夫君绅士的笑笑:“许郎君,你说对吧?”

    丞相夫君此时已经崩溃,除了活命,什么都来不及想:

    “是,我想活,我想活啊!我知道她的卷宗都藏在书房的暗格里,我带你们去找!”

    看到这里,花肖一颗心终于落到了谷底。

    完了。

    那些罪证落到戚冥音手里,她是一定活不成了。

    跟着丞相夫君一起找到证据后,冥音就让禁卫军把花肖带走,扔进了天牢。

    回府后,将花肖的罪证分成两半。

    一半是花肖自己的罪证。

    一半是花肖帮戚千歌打压先皇众臣,排除异己,陷害原主的罪证。

    她将戚千歌的罪证藏进了意识空间,只留下花肖的罪证。

    戚千歌手里现在还有兵权,就算现在拿出证据也是无济于事。

    她要等戚千歌乖乖把兵权交出来,求着她做皇帝的时候,再用这些东西,把戚千歌,打入谷底。

    冥音将花肖这些年污蔑重臣,惑乱超纲的罪证放上朝堂。

    经过上次的恐吓,戚千歌不敢再跟冥音明着作对,很快便认了花肖的罪证。

    按照律法将花肖公开斩首,将花家成年男子全部没入奴籍。

    冥音监斩,今日午时执行。

    圣旨一下,整个花府炸了锅。

    丞相夫君万万没想到自己怎么都躲不过一死。

    慌乱之中,他想起了花肖一直存在家里的免死金牌。

    他连忙找出免死金牌,骑上马狂奔到了刑场,希望这样能救自己的妻主一命。

    纵然花肖无情,但花肖落罪就是整个相府落罪。

    他不能让自己和自己的耀儿跟着花肖去死!

    … …

    午时,烈日当头。

    冥音坐在凉亭下,悠闲的看着不远处的刑场。

    刑场下,全城百姓齐聚,纷纷对这个欺压他们良久的丞相充满了恨意。

    花肖为相的这些年,胡乱征税,哄抬物价,伙同土匪一起抢劫平民的珍宝,还把良家男子抢进府里做小侍郎。

    百姓们怨声载道,纷纷夸赞绥安王英明。

    祈求午时赶紧到来,斩首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