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19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2
    面馆里,老板还在对另一个来打工的女学生献殷勤。

    献着献着,就不动声色的握住了她的手。

    冥音拿出手机。

    咔嚓——

    捏了一张相。

    然后快递在彩信页面输入了一串号码,问:

    魑魅,你确定这是他老婆的手机号?

    【是的!我仔细调查过了,绝对没有错!】

    冥音伸手一点,把图片发出去。

    不到一秒,对面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你谁呀?让魏大国接电话!”

    老板名叫魏大国,是个上门女婿。

    他老婆白苏是公司经理,出了名的母老虎。

    冥音笑道:“您先别急,您现在可以先从公司下来。”

    白苏拿起了包,焦急的下楼。

    “然后开车,打开音响,往面馆赶。”

    白苏进了车,碰上车门,打开音响。

    “我跟您继续保持通话,至于到这儿怎么处理,看你心情。”

    说完,冥音就把通话静音,走进了面馆。

    微笑,打招呼:

    “老板。”

    魏大国一见冥音过来,立刻往后退了退,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

    “你来了?那小林,你下班吧。”

    那被他占便宜的女学生一见终于能走,立刻低头抹泪离开了。

    清冷的面馆,很快只剩下冥音和魏大国。

    冥音环视四周,找了个位置坐下:

    “老板,我看面馆今天没什么人,我不用加班吧?你找我来干什么?”

    见没了人,魏大国的眼神渐渐变得猥琐起来。

    他起身碰上门,转头嘻嘻笑了两声,便冲着冥音扑过来:

    “宝贝,你可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上一次砸我,砸的我的心有多痒痒!

    今天我们家母老虎加班,你就跟我留在面馆吧!”

    这个时候,冥音已经拿起了桌上一把水果刀。

    在人扑过来的时候,手起刀落!

    啪嗒!

    魏大国“武当”大叫,“贱人!你竟然敢断我……啊啊啊!”

    冥音只是惬意的坐在桌边 毫不在意的问:

    “现在还痒吗?”

    “哦,我忘了,你是说,心痒。”冥音说着站起来,抬刀一步步逼近魏大国。

    “你说,你的心,需不需要也疼一下呢?”

    眼看着冥音要下刀,魏大国怕了。

    他的腿一软,“扑通”一声瘫在地上,咬牙切齿:

    “贱人,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啊!”

    见冥音还没有停下的意思,魏大国慌了。

    他顾不上巨大的疼痛,抬手拨通了报警电话:

    “嘟……嘟……嘟……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sorry……”

    啪嗒!

    魏大国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他抬头,惊恐万分的看向冥音:“你……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断了你电话的信号而已。”

    冥音蹲在她身边,刀锋划过他满是赘肉的右手:

    “三天前,是这只手抱的我吧?”

    “魔鬼,魔鬼!”魏大国慌忙站起来,想要冲出门外。

    奈何,门根本就打不开。

    他就在无处安放的惊恐中,被冥音割断了右手。

    砰——

    大门被踹开,白苏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一把揪起魏大国的耳朵:

    “姓魏的,你最近长能耐了啊?还敢勾搭女学生!”

    魏大国疼的直抽气。

    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婆会找来。

    更不明白为什么老婆会看不见他那么重的伤。

    他只能苦哈哈的伸出断掉的右手,无助的哭喊:

    “老婆,你没看见我的手断了吗?这个时候跟我吵什么架?!”

    白苏狠狠给了他一巴掌:“断个p,你的手不是好好长着吗?tmd,这么低级的谎也好意思说出口!”

    魏大国的手确实断了。

    但是,冥音用魔力施了一道障眼法。

    白苏看见的,还是一个完好无缺的魏大国。

    而且,冥音适时掐断了信号。

    白苏也没听见她那些威胁的话,只听见了魏大国对女学生的猥琐想法。

    眼看两人有大闹一场的趋势,冥音识趣的退出了面馆。

    走时,听见白苏又愤怒的甩了魏大国几巴掌,大喊道:

    “离婚!你tm等我的律师找你吧!”

    说完,就上了车,扬长而去。

    家庭,事业,身体,一朝尽毁,这就是招惹她的下场。

    回到学校,冥音打印了一份休学申请,很快填好交给了辅导员。

    魑魅不解:【主人,你为什么要休学啊?】

    冥音道:

    原主的愿望是要让司家破产,家破人亡。

    现在,离原主被接回司家还有一年,本尊想去别的国家发展一下事业,弄几个马甲。

    到时候回来,玩死他们。

    办好休学手续后,冥音用原主仅有的钱买了一张飞机票,飞往了米国。

    … …

    一年后。

    司家。

    冥音一身黑裙,一副金丝边眼镜,按照原剧情,跟着管家,走进了司家大门。

    一进去,就看见司黎黎缩在一个男人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三哥,我多希望我是司家真千金,我多希望我能把自己的血输给爸,可是我……我是真的……”

    男人拍着司黎黎的背,轻声安慰:

    “好了好了别哭。三哥知道你最好了,你一直在家,三哥怎么会不疼你呢?

    三哥根本就不会认那个外来的家伙!等那个血包没用了,三哥就找几个哥们做了她。

    别哭了啊。”

    司凌晨越安慰越心疼,这么多年,他都不舍得让妹妹哭一次。

    那个乡下土包子一来,就惹得妹妹哭。

    简直找死!

    司凌晨的话,最后半句,好巧不巧的落入了恰巧路过冥音耳朵里。

    魑魅趴在冥音肩头,咬牙瞪着司凌晨:

    【主人,这个人叫司凌晨,是原主的三哥。】

    【原主在这个家是个外人,三个哥哥都不待见她,尤其是这个三哥。】

    【司凌晨是江城有名的纨绔,酗酒,飙车,赌博,流连会所】

    【就是他在原主没有利用价值之后,想找人强了原主,原主拼死反抗,却被一顿暴打。紧接着,就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校园暴力了】

    平静的听魑魅说完,冥音对着司凌晨露出个甜甜的笑:

    “三哥。”

    司凌晨并没回话,而是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护宝贝一样的抱住司黎黎。

    冥音也没多说,只是回了一个淡淡的笑,乖顺的跟着管家进了屋。

    冥音走后,司凌晨才继续安慰司黎黎:

    “乖,别哭了,明天是咱爸生日,爸会回家过,你先去好好准备礼物,我也去给司冥音也备一份大礼!”

    司黎黎柔柔弱弱的点点头,泪眼汪汪的提醒了一句:

    “三哥自己要注意安全。”

    就转身回了房间。

    她这个三哥做事最狠,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既然都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司家千金,她不可能把这个位置让出去!

    所以,司冥音,必须死!

    她可是很期待,三哥的表现呢。

    … …

    夜半,冥音看了看身后远不及她在国外别墅的床,怎么也睡不着。

    忽然,房门响了响。

    她打开门,正看见司凌晨抱着一个黑色礼物盒站在门口,一脸的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