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20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3
    司凌晨:“我能进去吗?”

    冥音打开了房门,看上去很乖。

    司凌晨走进来,把黑色礼盒放到桌上,趾高气扬:

    “明天咱爸生日,家里会办个生日宴,他会从医院回来,我怕你来不及准备礼物,替你买了。”

    “谢谢三哥。”冥音笑了笑,走到礼物盒前,问:

    “我能打开看看吗?”

    司凌晨一脸奸笑:“当然。”

    冥音打开礼物,里面是一个西式挂钟。

    送钟

    送终。

    冥音忍不住勾唇——

    这司凌晨,可真够孝顺的。

    “三哥。”

    冥音伸手插兜,从意识空间拿出录音笔,打开,纯良无害的开口:

    “我听乡下的老人说,送礼物不能送钟表,因为送钟和送终是谐音,寓意不好。

    你让我送个钟表给爸过生日,是不是不合适啊?”

    司凌晨没想到这土包子还挺激灵,脾气当即炸了:

    “老子tm让你送你就送!你怎么那么多事?

    在我们城里钟表是表白的意思!

    要不是我好心给你买个表,你买的起这么贵重的礼物吗?

    你在这个家本来就是个外人,别tm给脸不要脸!乖乖送出去,懂了吗?”

    “懂了。”回答完,冥音按下录音笔,乖巧的送走了司凌晨。

    关上门,忍不住笑出声。

    魑魅爬到挂钟上,懵懂的晃着小狗头:

    【主人,原剧情里原主就是因为听话送了这个挂钟才被司家人讨厌的,您真的要送出去啊?】

    “送!人家都花钱把礼物买好了,为什么不送?”

    冥音说着,把录音笔放进了挂钟里,心里隐隐翻动着期待。

    看见这份礼物,司家那个渣爹,估计会气吐血吧?

    毕竟原剧情里,为了自己活命,他可是毫不犹豫的挖了原主一颗肾,还要抽光原主的血呢。

    还有司凌晨。

    想到这里,冥音眼神沉了沉,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小梁,是我。”

    “司凌晨因为赌.钱,在国外一共借了咱们公司多少钱?”

    “七千二百五十六万。”

    “行,我明天发个地址给你,你派分公司的人把账单送到我手里,我要追债。”

    “是的,我不想宽限他了。”

    冥音挂了电话,捞起魑魅,抱着它走到床上躺下。

    司家对原主不好,这床睡的不舒服,她得抱个毛绒绒。

    她决定明天讨完债,去自己家的酒店住。

    … …

    司家是江城的首富。

    为了给司父过生日,司母特意把生日宴订在了全市最大的酒店——

    适我愿兮。

    同时,邀请了大半个商业圈的名流前来参加。

    冥音则被安排和司家的其他人一起,在酒店门口,接待司父。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在酒店门口停下。

    司父被两个护士掺着,从车里走下来。

    他穿了一身深棕色的西装,头发花白,被疾病折磨的面容瘦削,满脸憔悴。

    看见冥音时,却是满心欢喜。

    走过去亲近的抱住她:

    “阿音,你可回来了,爸真的很想你。”

    冥音面无表情的推开他:

    “您是真的想我,还是想我的血?

    如果不是怕被舆论压死,您是不是会直接让医生把我的器官割下来全部换到自己身上啊?”

    原剧情里,原主就是被司父伪善的外表骗了。

    心甘情愿献出了自己一半的血和一颗肾。

    心思被这么赤果果的揭露出来,司父气的面色发白,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

    司黎黎连忙走过来,拉住司父,轻拍着他的背:

    “司冥音,你太不像话了!

    你才是爸的亲生女儿,这么多年没在爸面前尽孝,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心疼爸?

    我要是你,我就恨不得这病生在我身上,能让爸好受一点。”

    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精致的脸蛋,红红的眼圈,轻抿着的淡粉着唇瓣。

    怎么看怎么委屈。

    司凌晨一见自己妹妹又哭了,立刻冷眼瞪上冥音:

    “司冥音!你怎么这么讨人厌?一来就弄哭我妹妹两回!

    爸就是跟你打个招呼,你用得着这么恶语相向吗?

    真tmd乡下来的土包子,没有一点教养!”

    冥音轻笑:“所以,三哥的教养,就是出口成脏?”

    “你tm什么意思,说谁呢?!”司凌晨暴怒,抡起拳头就要砸向冥音。

    司父和司母看在眼里,却并没有阻止。

    毕竟是半路找回来的女儿,跟从小养在身边的不一样。

    到底不跟自己一条心。

    揍一顿就揍一顿吧,不然司冥音不长记性,将来也不会乖乖配合医生捐献血液。

    冥音静静的站在原地,眼也不眨的看着那落在自己眼前的拳头。

    抬手,盈盈一握。

    咔咔咔——

    司凌晨右手手骨全碎,粉末性骨折。

    “啊啊啊啊!”司凌晨大叫起来,疼得浑身冒冷汗:

    “贱人!你好大的胆子!

    我的手,我的手要疼死了!啊啊啊啊!”

    这个结果,令众人始料未及。

    司父和司母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司黎黎也被这声尖叫,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回事?

    她三哥学过散打,是三个哥哥里武力值最强的,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着了司冥音的道!

    她连忙走到司凌晨身边,握住他的手:

    “三哥,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啊?”

    司凌晨正在气头上。

    他是江城小霸王,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立刻伸出另一只手,想再给冥音一拳。

    但,还没伸出去,就听冥音冷声提醒:

    “不想另一只手也废了,就停手。毕竟,三哥还要看着我给咱爸送礼物呢,对吧?”

    想到自己昨夜给司冥音准备的礼物。

    司凌晨终于恢复了理智。

    他咬牙忍住,对司父身边的两个护士道:

    “给我包扎一下!”

    然后忍着疼劝道:“爸,妈,妹妹,你们先进去吧,一会儿我就去!”

    说完,就跟着一个护士进了保姆车。

    司黎黎担忧的看了看司凌晨,扶着司父走进了酒店。

    等人走完后,冥音才对司凌晨摆摆手,用口型无声说:

    “我等你啊,三哥。”

    说完,她慢悠悠的转身,拿出手机,把地点给秘书小梁发了过去。

    配字:一个小时后来催债,记得让分公司多派点人。

    对面很快回复过来:好的,司总,这就为您安排。

    冥音收了手机,步入大厅。

    看着冥音离开的背影,司凌晨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两个窟窿。

    但是,转念想想司冥音送出那个挂钟时的社死样子,他就心情好了许多。

    这次生日宴,他妈可把全市的名流都请过来了。

    一会儿,司冥音把脸丢到全市人面前的样子,他一定要好好欣赏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