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22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5
    司家人走后,剩下的名流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

    倒是有几个人发觉冥音是destiny的总裁,生出了结交的意思。

    但是,在这种司家决裂的特殊场合也没敢深聊,只留了联系方式就离开了。

    冥音也遣散了保镖公司的人,回到房间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 …

    三天后,冥音果然收到了司家汇入账户的一亿三千万。

    【叮,削减女主家财力,世界天道值-5,当前天道值95%】

    天道值削减的同时,司家财务周转陷入了巨大困难,股票大跌。

    冥音趁机买入股票,暗中控股。

    这家人一个比一个势力薄幸,只要没了钱,用不了多久就会自然而然的分崩离析。

    冥音等着看笑话。

    买完股票,从证券公司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

    温凉的晚风吹拂过初秋的江城。

    沁人心脾,格外舒爽。

    冥音心情不错,想带魑魅去吃点甜品。

    但是,好巧不巧的路过了一家酒吧。

    一见酒吧,魑魅立刻走不动道。

    它扯着冥音的裤脚,委委屈屈的撒娇:

    【蹦迪!蹦迪!蹦迪!】

    【啊啊啊~主人~不让拆家还不让蹦迪吗~

    我这无处发泄的精力啊~】

    【自从来到这个文明社会,伦家已经好久没有吃到罪恶的灵魂啦~您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伦家——】

    冥音:……

    被它磨的没办法,冥音又施法让魑魅显了形。

    显形的一瞬间,魑魅连忙变幻成人形。

    深黑色西装,蓝黑色的短发。

    冷白皮,双凤眼,高鼻梁,晶蓝色的眼睛比最高级的美瞳还要好看。

    全身透着一股满满的朝气,莫名让人心动。

    冥音从钱包里翻出一张黑卡,沉声道:

    “老规矩,你现在叫迟袂,不准喊我主人,要喊阿音,蹦到十二点回去。”

    “好的好的!”魑魅迫不及待的拉着冥音进了酒吧。

    一进门,魑魅立刻冲进了舞池,伴随着音乐,迅速带领全场气氛走向另一个高潮。

    冥音则随便开了个卡座,就走到吧台前去点酒。

    她看了一点酒品单,眼神晶亮:

    “请问,这个血腥玛丽是用人血做的吗?好人血还是恶人血,苦的还是甜的?”

    她都好久没触碰过人血了。

    对于主杀的魔尊来说,血,无论何时都具有极高的吸引力。

    不管是苦的,还是甜的。

    调酒师:……

    他蹙眉看着身旁一脸单纯的小姑娘,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股凉意。

    喝人血?

    这是正常人能问出来的问题?

    他尴尬的笑笑:“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没有人血,血腥玛丽只是一款鸡尾酒。”

    “哦,这样啊。”冥音失落的垂下头,道:

    “随便调几杯甜的送到那边的卡座吧,多上几个果盘。”

    “好的。”调酒师点头。

    冥音则坐回了卡座,看着舞池中央领带半搭在身上,白衬衣微敞,被许多小姑娘簇拥着的魑魅,慢慢品酒。

    不远处,刚刚出院的司凌晨敏锐的认出了冥音的背影。

    “艹!”

    他满心怒气,骂了一声,直接摔了酒杯。

    身边的兄弟搭上他的肩膀,问:

    “凌晨,怎么了?那钱不是已经还上了吗?别气了!

    要是缺的少,哥再给你垫点。”

    “不是!君哥,你看那边那个女的,就是她!

    她捏废了我一只手,还让我爸知道我欠了一亿三千万。

    我真tm恨不得弄死她!

    你知不知道我醒来,医生告诉我,我的手不能用的时候,我有多绝望!”

    徐君顺着司凌晨指的方向看了看,正看见一个皮肤白皙,腰细腿长的大美人。

    盯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他拍了拍司凌晨的肩膀,道:

    “那个真不错诶,哥哥今天就把她弄过来,当着你的面让兄弟们轮番上阵,干死她?好不好啊?”

    司凌晨无情嘲讽:

    “得了吧,她武功很高的,我都打不过,你又没练过!”

    “司少,你这话就不对了,这是哥哥我开的酒吧,还搞不定一个女人?

    你就瞧瞧好吧。”

    说完,徐君站起来,走到吧台,指了指冥音,问:

    “哪杯是她要的酒?”

    调酒师拿了三杯放到徐君面前。

    徐君端起一杯酒,熟练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药混合进去。

    然后,端着酒走到冥音身边,低头送酒:

    “小姐,这是你点的,尝尝合口味吗?”

    冥音端起酒杯,轻抿一口。

    挺甜。

    于是一饮而尽。

    举着空空的杯底,问:

    “还有吗?”

    徐君:……

    不应该啊,这种药一般女人喝一口就倒。

    这位怎么没事?!

    他不甘心的回道:

    “有,还有,你等我给你拿去!”

    冥音看了看徐君,又看了看盯着徐君看的司凌晨,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想用这种下三滥的药迷晕她吗?

    那她就陪着好好玩玩。

    好久没开杀戒了,今天,或许能自己做一杯“血腥玛丽”。

    徐君去而复返。

    又端了十几杯加了料的酒。

    直到把酒品完,冥音才配合的依在了沙发上。

    徐君见计划终于得逞,连忙招呼几个兄弟把冥音带到了房间。

    魑魅眼见主人被带走,刚要跟过去,就被冥音用魔力死死拉住。

    那力道似乎在说:

    别坏本尊好事!

    魑魅委委屈屈的盯着少女消失的方向,没了再蹦下去的心劲儿。

    主人为什么走了?

    难道她有别的狗了!

    不行,他得跟过去!嗷呜呜~

    徐君让人把冥音放到沙发上,嘻嘻笑着:

    “美女,热吗?用不用哥哥们帮帮你啊?”

    冥音捂眼轻笑:

    “怎么帮?”

    “当然是帮你脱衣服啊~”

    “不行!哥,我想看她跳脱衣舞。”司凌晨坐在徐君旁边,十分恶趣味的提醒。

    徐君一听,反而来了兴致:

    “好!好!美女,现在起来给哥哥们跳舞,不然,哥哥们可是不会帮你的呦,你热着也很难受吧?

    那就快起来啊!”

    “想看我跳舞,好啊。”冥音勾了勾唇,眼神瞬间清明起来。

    她随性从沙发上站起来,盯住茶几上的烟灰缸。

    拿起。

    “哗啦”一声,砸的粉碎。

    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夹起一片碎片,放在眼前缓缓比划。

    众人以为她开始跳了,纷纷瞪大了眼睛拍手起哄。

    谁知,冥音只是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动。

    三秒后,猛然甩手。

    碎片飞出,直接割破了一个男人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