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33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16
    电话那头,司凌宇听着母亲和妹妹不停的哭诉,心疼的不得了。

    他着急忙慌的处理完米国公司的事,买了连夜的机票赶回家。

    但是,就算他再快,赶回来也已经是三天后。

    司凌风被判入狱,终身监禁,没了回转的余地。

    司黎黎的画技也不可能在“迎战”前提高到国际大家的水准。

    面对家里的残局,司凌宇先花重金为司父全球征集肾源。

    之后,又亲自去了一趟江城美学院,让校长以“司冥音撕毁校友获奖作品,破坏校规校纪”的错误将她开除。

    他想:只要开除了司冥音,这场挑战也就不攻自破了。

    而且,司冥音还会因为被学校开除,背上负面新闻。

    如此简单而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 …

    司凌宇是学校的大股东,校长自然十分狗腿的答应了下来。

    因为校长清楚,司冥音就算再厉害,也是外面的大佛,管不了他这座小庙。

    他的顶头上司,还得是司凌宇。

    于是,送走司凌宇后,他就连忙把冥音叫到了办公室。

    冥音敲门走进去,问:

    “校长,您找我?”

    校长撇了她一眼,端着架子,散漫的“嗯”了一声。

    然后,推了推自己面前的a4纸:

    “司冥音,你撕毁校友获奖作品,严重违反校规校纪,现在校方决定将你开除,你赶紧收拾收拾东西走人吧。”

    冥音走到他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a4纸仔细看了看,眼眸带笑:

    “校长,你没看微博上都说这件事仍有待调查吗?你不明真相,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开除我,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我猜猜,是司家老大回来了?他让你开除我的?”

    校长面色一白,没想到冥音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

    但是,鉴于毕正宇进警局的惨痛教训,他并不敢直接跟冥音扛上。

    只好继续摆出证据,放到冥音面前:

    “你看看,人家司黎黎的微博已经把原稿摆出来了,证据确凿。

    而且,这事闹的也挺大的。

    校方还为此开了三天会,最后才做出开除你的决定。”

    校长故意放低语气,言辞“恳切”,仿佛自己才是受委屈的那一个:

    “冥音,你说说,你一个大总裁,大画家,离了学校还有更好的前途,也别太为难我们。

    这里毕竟是你的母校,你总得为学校考虑考虑吧?你得有点集体荣誉感。”

    这话,把冥音逗笑了。

    她放下a4纸,幽深漂亮的眼睛盯上校长。

    本来柔情似水的眼眸,忽然锋利如刀:

    “所以,你所谓的集体荣誉感,就是开除我,让我背上违反校规的骂名。

    让我不能在校园绘画大赛上挑战司黎黎,让我在微博上失约。

    用我的前途我的名誉,来换你和司黎黎的美好未来?

    校长,你好能算啊。”

    校长被这眼神盯得脊背发凉。

    他下意识转头避开冥音的目光,心虚道:

    “司冥音同学,话可不能乱说。

    我可是你校长,我教书育人这么多年,还能害你吗?

    你要是再这样胡言乱语,我可就告你诽谤了。”

    说完,校长立刻伸手擦了擦满头的虚汗。

    只盼着这无时无刻不在释放逼人气压的司冥音能早点离开。

    但是,冥音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她锐利的目光丝毫不减,问:

    “校长,你刚刚说什么?”

    校长吞了口唾沫,鼓足勇气道:

    “我说我有权告你诽谤!”

    “不对,上一句。”

    校长一头雾水:

    “我说,我是你的校长,我还能害你……”

    “对对对,就是这句,你说错了。”

    冥音说着走到校长身边。

    低头,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他从校长椅上拽下来。

    随后,转身自己坐了上去,双腿交叠,女王般下令:

    “现在,你已经不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了,我要解雇你。”

    校长从地上爬起来,看向冥音的眼神变了变,有些嘲讽:

    “司冥音,你是真疯还是假疯,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解雇我?你也配?”

    “前段时间我一直让我名下的思源担保公司去收购司凌宇名下的公司。

    就在三天前,我的公司成功了。

    司凌宇着急回国,且急需用钱,就把他名下所有的产业都归入了我的公司去换钱。

    所以现在,这所学校最大的股东是我。

    我有权解雇一个没有师德,欺压学生的校长。”

    一番话听下来,校长吓得直哆嗦:

    “你开玩笑呢吧?司冥音,你别骗我!”

    冥音打开手机,找出收购合同以及学校股东换人的合同。

    彻底把校长推进了深渊。

    他精瘦的身子向后一仰,浑身起鸡皮疙瘩,扶着桌子才能堪堪站稳。

    但冥音很明显不想让他站稳。

    她拿起桌上的绘画尺,一把拍开校长的手,任由他摔到地上。

    咔哒!

    摔断了他五十九岁脆弱的后腰。

    校长拧眉哀嚎,却不敢再顶撞一句。

    冥音“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校长,我好像听见你骨头断了,很疼吧?是不是自己走不了路了?

    那要不,我找个保安把你扔出去吧,别脏了这办公室。”

    说完,就打通了保安的电话。

    保安很快过来把校长带走。

    冥音则趁着这段时间入侵了校长的电脑。

    把他乱收学费,侵犯女学生的丑闻全部曝光了出来。

    然后对着电脑幽幽发呆,似乎有些懊恼:

    我没有杀他呢,我真是个圣母。

    魑魅瑟瑟发抖,伸爪抱紧自己:

    【主人,您明明知道这校长爱钱还伪善,您现在开除他又曝光他。

    他身无分文,晚节不保,生不如死。

    这不比杀了他还狠?】

    嗯,也是啊。

    冥音总算想开了点:那就先放他活着受罪吧,等本尊哪天心情不好了,再杀他助助兴。

    魑魅缩成一团:【好,好的,你是魔尊,你说什么都对。】

    冥音对魑魅的反应很不满: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

    魑魅:【……】

    主人又发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嘀嘀嘀,嘀嘀嘀。

    忽然,冥音的手机响了起来,及时替魑魅解了围。

    魑魅默默松了口气。

    听完电话,冥音眼中再次恢复了神采,对魑魅道:

    “私家侦探说,他找到了进我房间偷那幅画原稿的贼。

    又查了那个贼的转账记录。

    发现他最近的一笔收入就是司凌风给的。

    我们现在就去省厅找司凌风,再给他添一条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