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36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19
    司母心惊胆战的深呼吸着,怯懦又痛恨的盯着冥音:

    “是你干的,是你绊倒了你爸爸!”

    冥音轻笑一声,轻轻靠到司母耳边,明明是魔鬼的嗓音,却天籁一般的动听。

    “妈,我挡住了这里的摄像头,你说我现在把你推下去,是不是也不用负任何责任,还显得,你是衷于爱人,跳楼殉情的贞洁烈女啊?”

    “啊啊啊啊!”司母尖叫着后退,连忙跑离了窗边。

    她瑟缩的躲在墙角,盯着笑容完美的冥音,浑身血液倒流,不住的发抖。

    “魔鬼!魔鬼!司冥音!你简直是魔鬼!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好啊,那一起跟警察说一说,你当年狸猫换太子,故意抛弃我的事儿吧。”

    “故意抛弃新生婴儿,涉嫌杀人。”

    “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妈!”

    司母浑身一震,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冥音一步步走到她身边,低头,轻轻从她手上把手机拿了过来。

    说出了一个除了司母,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妈,当时生我的时候你难产大出血。

    所以,你看见我就害怕。

    看见我就想起自己在手术台上九死一生的模样。

    你恨我,你恨我差点害死了你,就偷偷把我扔在了医院厕所垃圾袋里,紧紧系上了垃圾袋的口,想要闷死我。

    然后,你害怕其他人发现,就把别人家小女孩抱了回去,来掩盖你丑恶的罪行!

    那个被你抱回去的小女孩,就是司黎黎。”

    冥音说着,一把揪住司母的手臂,字字如刀:

    “你恨我,你要杀我。

    但是你知不知道,出不出生不是孩子能选择的!

    是你单方面要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

    又是你!

    单方面要剥夺我的生命。

    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一个出生不到一天的孩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要你这么对我?

    现在我长大了,你见我还是在害怕,你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所以,你找我回来时,根本就没把我当亲生女儿对待,你只是为了救我爸!

    为了救我爸不惜让医生抽干我的血!挖出我的肾!

    你对我,从来都没有一点爱。

    一点都没有!”

    这件事,还是冥音前段时间从原主养父母的遗书里得知的。

    原主的养父母那时候丢了孩子,正好听见厕所有小孩的哭声,就把冥音救了出来,当成自己的孩子扶养。

    但是,临死前,他们也不希望冥音被蒙在鼓里。

    索性留了一封遗书,写下了这件事。

    冥音靠着这封遗书顺藤摸瓜,才终于发现了司母这个永远都羞于启齿的秘密。

    司母无能为力,只能跪地疯狂的给冥音磕头:

    “阿音,妈错了,妈求你了,看在妈生你的份上,你放过妈妈,放过妈妈吧!”

    “放过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冥音低低的笑出声。

    紧接着,那笑声越来越大,透着一股畅快的邪肆,让人听了忍不住打寒战。

    “妈!”她缓缓直起腰,捏住司母的脖子单手把她抬起来。

    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

    “司凌晨要打我你不阻止,司凌风诬陷我你不反驳,司凌宇要杀我你还支持。

    你从来都没放过我,我凭什么放过你!”

    冥音温柔的声音忽然严厉,紧接着,一把将司母甩在地上。

    司母摔断了腰,尖锐的疼痛刺穿了她,但她依然只能忍痛求饶。

    “阿音,妈错了!你饶妈一命好不好?妈还有个女儿啊!

    妈从小就和黎黎相依为命,黎黎已经没了三个哥哥,也没了爸了,你难道还要让她失去母亲吗?”

    “好。”这个时候,冥音却忽然平静下来。

    司母激动的涕泗横流,一句句的道谢。

    冥音则走了几步,来到桌边把财产转让协议拿了过来:

    “签个字,把司家欠我的钱还回来,并且告诉所有人,你老公是自杀。

    我就给你叫医生,还负责把司黎黎给你叫过来。”

    冥音的笑容十分和善,眼底却酝酿着一场阴谋。

    司母被折磨的几近崩溃。

    一见冥音递来协议,立刻颤抖的着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下来。

    冥音果然依言叫了医生。

    而且还负责的把司黎黎叫了过来。

    司黎黎手里本来还拿着饭,看见司母时,手中饭盒怦然落地。

    汤汁和饭全洒了出来。

    她连忙奔到病床边,问:

    “妈,您这是怎么了?我爸呢?”

    司母老泪纵横:

    “你爸他忽然发疯,跳楼了。

    司冥音还逼着妈签了财产转让协议,现在我们司家什么都没了。

    黎黎,以后只有你跟妈相依为命了。”

    司黎黎神色一变,一把松开司母的手,语气也严厉起来:

    “妈,你说什么?你把司家的钱全部转给了那个贱人?!”

    司母的手不知所措的停在半空,眼泪流的更凶了:

    “黎黎,那毕竟是你大哥欠她的钱,咱们不能不还,而且…”

    “那我算什么?”司黎黎根本没听司母说话:

    “那你给我留了什么?你不是说你讨厌司冥音喜欢我吗?搞得我身无分文还得给病重的你收拾烂摊子?我凭什么?!”

    司母无助的去拉司黎黎的手:

    “黎黎,好歹妈也养了你十九年,让你过了十九年锦衣玉食的生活啊。”

    “锦衣玉食?别傻了!”司黎黎一把甩开她的手:

    “你还不是在意你那个亲生女儿?既然你把钱全都转走了,那你就让司冥音给你养老吧!”

    说完,就转身大步离开。

    司母流着泪,心疼的仿佛要裂开。

    这就是她辛辛苦苦十几年,教育出来的女儿啊!

    现在,只是因为她没了钱就不认她了。

    到老了,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到底亲生的要比养的好。

    可是现在,她一个女儿也没了!

    呜呜呜…

    冥音在病房外,盯着司母看了片刻。

    然后转身离开。

    魑魅歪头问:【主人,她那么可恶,你为什么不连她也一起杀了?】

    冥音顿了顿,回:

    她毕竟生了原主,留一条命吧。

    她没了老公,没了孩子,也没了钱,活在世上,比死了更痛苦。

    就这样,向原主赎罪吧。

    说着,就走出医院,打开了车,直奔学校。

    魑魅又问:【主人,我们不回酒店吗?】

    不回了。

    冥音道:明天就是校园绘画大赛,我等着挑战司黎黎,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