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49章:下堂医妃她要君临天下2
    冥音雇了辆马车,一路回到了寒王府。

    向英寒虽然封了太子,但并没有搬入东宫,寒王的爵位也没有削去。

    朝廷官员对他的称呼也还是“王爷”。

    那就证明,老皇帝也在犹豫。

    他觉得,向英寒不配太子之位,还要继续考察。

    此时,倘若向英寒出现一点劣迹,便再无缘太子之位。

    冥音下轿,付完钱,迈步走进王府。

    守在正厅等消息的楚灵音一听见脚步声,立刻兴奋的跑出来:

    “寒哥哥,你回来…”

    然,一句话未完,就迎面撞上了冥音。

    她当即收住脚步,差点趴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寒哥哥明明已经找人把楚冥音给做了!

    为什么她还能好好的走回来。

    从衣衫到发髻,没有一丝凌乱。

    面上也无俱色,甚至是容光焕发!

    “妹妹小心。”

    见楚灵音要摔倒,冥音伸手虚扶了一下她,借机施法,让她直接趴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楚灵音的婢女小桃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来扶。

    楚灵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精致的妆容瞬间布满了泥污:

    “楚冥音!你竟敢推我!”

    “谁说的?你哪只眼睛看见了?”冥音挑眉:

    “侧妃娘娘,王妃可是上了皇族玉碟的,是真正的皇亲国戚。

    污蔑我,你可要讲证据。

    否则,罪同欺君。”

    闻言,楚灵音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个楚冥音,是在间接的提醒她。

    一妻一妾,一嫡一庶。

    她们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她楚灵音,永远都比不上她这个正妃!

    “哦对了,妹妹想找王爷的话怕是得去来福客栈,他可能还在地上躺着呢。

    不过,你还是要快点去。

    不然他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哦。”

    说完,冥音就满不在乎的回了原主的园子。

    楚灵音闻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刻让人备车去了客栈。

    回到园子,冥音简单喝了口茶。

    润完嗓子才问正事:

    魑魅,原主的愿望是什么?

    【她的愿望是远离寒王,回到家人身边,保护好将军府。】

    保护将军府?

    【是啊,在原剧情里,原主死后,楚老将军带着兵来找向英寒讨说法。

    但是,不但没成功,反而让向英寒以擅闯王府的名义诛了九族。

    原主的父兄皆死于这次事件。

    原主死后,魂魄看见了这件事,才不愿入轮回,来向我许下这样的心愿。】

    好,本尊知道了。

    冥音将手里缺了一角的茶盏放下,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

    这是个陈旧无比的卧房。

    百叶窗破损,窗纸无人修补。

    床榻褪色,随时可能坍塌。

    就连她用的茶盏,也缺了一角。

    原主一个上了皇族玉碟的正妃,竟然沦落到住这种房子。

    可见,日子过得有多惨。

    “来人。”冥音叫了一声。

    片刻后,两个老嬷嬷磨磨蹭蹭,不情不愿的走了进来。

    “王妃,有何吩咐?”

    “收拾一下,我要换回以前的园子,秋落园。”

    听到这话,两个嬷嬷被逗笑了。

    王嬷嬷率先开口:

    “王妃,不能换,秋落园是王府最好的园子,现在是侧妃住着。

    您啊,就在这儿将就将就吧。”

    李嬷嬷冷斥道:

    “就是,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王妃呢?

    侧妃昨日已经被皇上册封为咱们大梁朝的大祭司了!

    你?什么都不是!”

    “哦?大祭司?”冥音问:“为什么?”

    李嬷嬷啧啧叹气:

    “你瞧瞧你这孤陋寡闻的样子?

    咱们侧妃会测算,人家测算的王朝的水灾旱灾一测一个准儿!

    现在满朝都把侧妃当神女供着,你算什么?”

    神女?

    冥音用意识跟魑魅交流:魑魅,我记得传来的信息里,说女主是重生的?

    魑魅点头,鼓起腮帮子:

    【对对对,所以,她所谓的测算,就是回忆上辈子的事!

    哼哼哼!臭不要脸!】

    冥音轻笑,一句嘲讽自唇齿间脱口而出:

    “就这还测算,神棍而已。”

    对楚灵音深信不疑的王嬷嬷立刻就怒了:

    “神棍?!楚冥音,你测算一个试试!

    自己没本事还在这儿说别人,想换地儿啊,下辈子吧!”

    “我会测算,我测算到王嬷嬷你,活不过今日!”冥音说着,忽然抬眸盯紧了王嬷嬷。

    王嬷嬷本来没把冥音当回事儿,猝不及防撞上女子冰凉的眼睛,整颗心忍不住一颤。

    楚冥音,什么时候有这么凌厉的眼神了?

    面对此时的冥音,王嬷嬷不由得在心底升起一丝恐惧。

    但是,这点恐惧很快就被她用理智压下去。

    她好歹是侧妃的奶娘,跟着她到王府吃香喝辣,受人尊敬。

    还搞不定一个无才无德的楚冥音?!

    她叉起自己的水桶腰怒吼:

    “楚冥音!你真是说大话不打草稿,我会死?

    我就先让你尝尝,死是什么滋味!”

    说罢,王嬷嬷就从后腰拿出一根长鞭。

    抬手便对着冥音抽了过去。

    动作之熟练,令人发指。

    冥音看准长鞭,轻轻打了个响指。

    那长鞭瞬间改了方向,以更狠的力道,抽在王嬷嬷身上。

    啪!

    一道尖利的声响,皮开肉绽。

    王嬷嬷腹部赫然出现一道口子。

    那伤口极深,第一眼,可见森森白骨。

    王嬷嬷差点被疼昏过去。

    她不甘心,再次抽出一鞭子。

    奈何,那一鞭又一次打回去。

    精准无误的与原来的伤口重叠。

    两道力量的叠加下,王嬷嬷腹部的伤口越裂越大。

    不消片刻,肠子和胃酸便一起流了下来。

    王嬷嬷满眼惊恐,她想张口求饶。

    但是,巨大的疼痛宛若巨兽,疯狂侵蚀着她的意志,她根本没有力气喊出声。

    只能瞪眼看着李嬷嬷,以求救援。

    李嬷嬷是寒王府新招的村妇,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她尖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冲向门外。

    奈何,刚到门口,门就怦然关上。

    冥音斜靠在桌上,懒懒的看她:

    “李嬷嬷,往哪儿去啊?你还没给我换园子呢。”

    女子的声音懒散清冷,却含着非同凡响的威胁。

    李嬷嬷浑身一激灵,怦然跪回地上:

    “王妃,奴婢这就叫人去给您收拾园子,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

    “嗯,挺好。”冥音道:

    “你去把家里的下人都召集起来,把王嬷嬷的尸体给她们看,告诉她们,若是以后我的命令再敢说一个不字,就跟她一个下场。”

    “是!是!”李嬷嬷吓得控制不住的往下掉眼泪:

    “奴婢这就去把下人们召集过来,这就去!”

    说完,冥音轻轻一挥手。

    房门打开,李嬷嬷立刻连滚带爬的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