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52章:下堂医妃她要君临天下5
    这一脚,不仅踹废了太医令,震慑了向英寒,连整个朝堂都变得悄无声息。

    刚刚准备去帮忙的武将半尴不尬的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依然镇定自若的冥音。

    这怎么可能,众所周知,楚将军的嫡女根本就不会武功,怎么可能做到这份上?

    老皇帝也愣了片刻。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灵音终于鼓起勇气开口:

    “皇上,楚冥音当朝行凶,你可要好好治她的罪!”

    话虽如此说,但是声音出口,尾音却变了调。

    她不敢相信,短短一天,楚冥音的变化已经到了令她胆寒的地步。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楚冥音好过!

    她还有杀手锏!

    楚灵音咬咬牙,继续道:

    “皇上,您可能不知道,这已经不是楚冥音第一次行凶了!

    楚冥音昨日上午,把寒王殿下摔下了来福客栈,摔坏了王爷的腰!

    臣今日特意带了两个亲眼看见她行凶的人上朝作证!”

    很快,昨日那两个在客栈伺候向英寒的女子就被带上来。

    老皇帝身体本就不好,更受不住看自家人撕的你死我活。

    他揉了揉酸痛的额角,浑身难受,问殿下的两个女子:

    “你们两个,看见寒王妃把寒王摔下来福客栈的高楼了?”

    楚灵音咬牙瞪着冥音,只等着这两人说出真相,就把她拖出殿外斩首。

    但是,两人被魑魅抹去了记忆,又梦到冥音是紫微星命,怎么敢承认。

    纠结半晌,其中一个终于忍不住。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皇上,寒王妃没有推寒王!

    昨日楚祭祀给了我们每人一百两白银,让我们今日污蔑寒王妃。

    皇上,我们实在没有那个胆子,这两百两银子也还给楚祭祀。

    求皇上绕我们一命啊!”

    一个崩溃了,另一个也大着胆子拿出了自己腰包里的一百两银票,放在地上:

    “皇上,这钱我们无福消受,还请皇上明鉴!保我姐妹二人性命!”

    一瞬间,楚灵音的面色惨白如纸。

    怎么会这样?

    她昨天给这两人钱,明明是让她们添油加醋的去诬陷楚冥音的。

    现在,为什么完全逆转了?

    冥音扫了一眼手足无措的楚灵音,冷哼一声:

    “与其在这儿说旁人有罪,还不如先看看自己的罪。”

    她说着,又从广袖里拿出几张纸,要林海递给老皇帝。

    于万籁俱寂中,再次开口:

    “皇上,这上面详细的记载了几位大人收受寒王贿赂的数额和答应帮寒王做的事。

    其中,也包括太医令和刚刚义愤填膺的楚祭祀。”

    陈述完罪证,冥音转眸看向楚灵音:

    “妹妹,我很好奇,为何刚刚太医令掐我的时候你不知道救,现在我打了一个公然袭击我的人,你却要着急治我的罪。

    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反常吗?

    你和寒王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死,难道就是因为我掌握了你们的秘密?”

    短短两句话,立刻把利弊陈述清楚。

    此情此景,任谁看来,都是向英寒和楚灵音,畏罪心虚,杀人灭口。

    不久,就有人小声议论:

    “寒王妃太可怜了,落到这两人手中。”

    “没想到寒王是这样的人,太子之位怕是保不住了。”

    “何止啊,就连楚灵音的祭司之位能不能保得住都得另说呢。”

    老皇帝盯着冥音承上去的罪证看了许久。

    最终,“砰”的一声,将几张纸和手掌一起砸在龙案上!

    苍老的声音里满是不可原谅的怒意:

    “向英寒,你怎么解释?!”

    向英寒浑身一激灵。

    如坠冰窟。

    老皇帝怒吼:“把所有太医给我叫过来为寒王检查身体!

    立刻!马上!”

    老皇帝说完,猛咳两声,气的差点吐血。

    他一生勤政爱民,嫡子却早年夭折。

    无奈,他只好从其他庶子中另选太子。

    庸庸碌碌,选了大半生,就选出了一个结党营私,不能人道的向英寒?

    他的心脏有些受不了。

    林海慌忙上前为他拍背。

    不一会儿,太医院的所有太医就被召集到了殿内。

    他们将向英寒团团围住,挨个检查了一遍。

    又凑在一起,商量了一刻钟。

    最终,把资历最老的刘太医推了出来,宣布结果。

    刘太医已经年过古稀,拄着拐杖,一步一摇的走到大殿中央:

    “皇上,经过太医们的检查,寒王殿下他,的确不适合再继续做太子了。”

    结果显而易见。

    老皇帝急火攻心,怦然喷出一大口血。

    满朝文武吓的面色惨白。

    太医们手忙脚乱的往前围。

    但是,老皇帝只是微一抬手,示意众人先冷静。

    他撑着口气坐起来,废了向英寒这个太子。

    准许了冥音与向英寒和离。

    又处理了跟向英寒结党营私的官员。

    楚灵音也被罚俸五年。

    处理完这些,老皇帝终于支撑不住,闭眼昏了过去。

    朝堂一瞬间陷入了混乱。

    林海连忙的宣布下朝,又让太医把老皇帝抬走。

    一刻钟后,文武百官纷纷散去。

    而冥音,却独独叫住了楚灵音。

    楚灵音一个激灵,心有余悸的回头,正看见冥音微笑着向她走来。

    一边走,一边从头上拔下一支簪子:

    “我记得,妹妹很喜欢这只簪子。

    前几日,还因为这个跟我大吵一架,在王爷面前狠狠给了我两个耳光。

    其实啊,根本犯不上。”

    冥音打着姐妹情深的幌子,面带微笑的将簪子插到楚灵音头上,特意插进了头皮里。

    那簪子插的恰到好处,既不会有血流出来,也不会致命,只会让楚灵音在无尽的疼痛中煎熬。

    插完后,冥音满意的欣赏了一会儿面前为了忍疼,落的满头冷汗的楚灵音。

    看见对方额头上青筋暴起,满眼怒意的模样,

    冥音只觉得格外痛快。

    对,就是这个表情。

    就是这个内心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表面上却连个屁都不敢放的表情。

    实在太精彩了。

    冥音伸手拍了拍楚灵音的肩膀,十分大度的开口:

    “以后妹妹喜欢什么东西,直接跟姐姐说就是,毕竟咱们是亲姐妹。

    姐姐不要的簪子和不要的男人,都可以给你。”

    简单的话语,简单的动作。

    伤害性极高。

    侮辱性亦极强。

    说完,冥音还拍了拍她的肩膀。

    而后,端庄优雅的走出了议政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