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53章:下堂医妃她要君临天下6
    【叮,削减男女主官职,世界天道值-20,当前天道值80%】

    【叮,削减男女主形象,世界天道值-20,当前天道值60%】

    一出殿门,冥音就收到了好消息。

    魑魅趴在她肩头,开心的咧嘴吐着舌头:

    【主人主人,你好厉害呀,一下就快把一半天道值干没了。

    可是我们离了寒王府,住哪儿啊?】

    冥音蹙眉,第n次为自家凶兽的智商担忧。

    她“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魑魅的榆木脑袋:

    当然回将军府了,原主母亲早逝,父兄又都在边关打仗,将军府没人,咱们回去还能帮原主看个家。

    魑魅的耳朵立刻竖起来,双眼布灵布灵的闪光:

    【拆家?什么拆家?】

    冥音:……

    是看家不是拆家,不过……

    冥音动作一顿,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唇角微微勾起:

    如果你真想拆家的话,本尊倒是有个好去处。

    说完,就坐上马车,一路到了寒王府。

    寒王府的老管家一见冥音回来,立刻警觉的绷紧了身子。

    甚至叫了十几个家将同他一起守在门口,比防强盗还精神。

    冥音带着化成实体的魑魅狗狗下了轿,对管家和善一笑:

    “我来取衣服,取完就走。”

    见冥音态度还算好,老管家便将信将疑的把她放进了府。

    冥音进了秋落园,取完自己该取的东西。

    然后,拍了拍魑魅的头:

    “去吧,随便拆。”

    算是平原主被赶到破烂园子,受尽白眼的怨气。

    魑魅变成了藏獒大小,破坏力惊人。

    不消片刻,便把一个好好的园子拆的支离破碎。

    冥音抬头看了看,确定在屋里能望见蓝天,才满意的牵着狗出门。

    老管家捂着自己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连忙把事情告诉了楚灵音。

    冥音出门时,果然遇见了楚灵音的阻拦。

    因为簪子的伤,她头上还缠着纱布。

    看见破败不堪的房子时,当即暴怒:

    “楚冥音!你做了什么?”

    这园子,是她留给自己的!

    她还准备送走楚冥音之后再搬进来。

    谁知,竟变成了这幅模样!

    她发誓,只要楚冥音敢不识抬举再敢伤她一次。

    她就上封折子,说楚冥音强闯王府,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坐回牢!

    楚冥音,你不是嚣张吗?

    这次,我就让你输在你的嚣张上!

    楚灵音信心满满的看着冥音,只等她一出手就倒地大喊救命。

    谁知,冥音却是极其守礼的对她鞠了一躬,柔声道:

    “侧妃,对不住了,是我没有看好我的狗。”

    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递过去:

    “这个,算作我的赔礼。”

    这突然的反转,把楚灵音看蒙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里的银票,以为自己撞了邪。

    楚冥音是被鬼俯身了吗?

    怎么忽然转变这么大?

    她呆立在原地,盯着手里的银票,久久反应不过来。

    直到冥音离去,她才看出端倪。

    这张银票是她藏在秋落园的私房钱,现在反被楚冥音退给了她!

    也就是说,楚冥音还是白白拆了她的园子。

    不仅如此,还拿她当傻子耍!

    楚灵音紧紧捂着自己的心口,气的心绞痛。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不能让楚冥音这么嚣张!

    对了,太后,她还有太后!

    太后特别信任她的占卜,爱屋及乌,也在明里暗里向着她。

    她这就去找太后,让她好好给楚冥音一个下马威!

    … …

    冥音回到将军府,已经是下午。

    管家徐伯一见大小姐回来,顿时感动的痛哭流涕。

    连忙招呼所有下人将冥音迎回了将军府。

    要知道,他可是在将军府做了几十年的大管家,从小看着冥音长大,最见不得她受苦。

    冥音跟他寒暄了一阵,问了问战场上原主父兄的情况,便到了晚上。

    厨房做了一大桌子菜,冥音自己吃不完,便把府里像徐伯一样忠心的下人也叫到桌上来用膳。

    但是,偏偏有不长眼的来煞风景。

    “姐姐不愧是一个下了堂的王妃,一点教养都没有,都把下人叫上桌了,真是把将军府的脸都丢尽了!”

    冥音抬眸,顺着声音看去,正看见一个橙衣女子带着一个绿意小丫鬟缓缓走来。

    橙衣女子体态丰韵,手中装腔作势的摇着一把团扇,扭着腰姿态万千的靠近冥音。

    徐伯见状,立刻让开了位置,诚惶诚恐的下跪叩拜:

    “参见清贵人。”

    其余下人则跟着徐伯的动作,一起跪地叩拜。

    魑魅此时已经隐了身形,趴在冥音肩头提醒:

    【主人,这个人叫楚清音,是原主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早年入宫做了贵人。

    但是,她从小就嫌弃原主无聊,喜欢跟楚灵音玩。

    现在,也和楚灵音一样看不起原主!】

    楚清音来到冥音身边,端着一副高傲的姿态,像一只昂首挺胸的胖公鸡。

    公鸡憋了一眼冥音,手中团扇停下,开始打鸣:

    “姐姐,你果真如传言般痴傻愚昧了?

    可就算再愚昧,见了本宫也该行礼吧?”

    冥音放下筷子:

    “妹妹忘了将军府的家规吗?无论你在外有何官职,在家都得按家里的辈分走。

    母亲走得早,父兄还在边疆。

    俗话说长姐如母,你到了家里,该跟我行礼才是。”

    “跟你行礼?”公鸡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姐姐,家里都没人了,你以为本宫还会怕你?

    本宫今日来呢,是要替太后传一道口谕。

    太后有令,让你即刻入宫一趟。”

    冥音站起来:“那走吧。”

    “等等!”楚清音不依不饶:

    “本宫如今是宫里的贵人,你不过是个下了堂的弃妇,你见着本宫就该行礼,现在立刻给本宫跪下,不然,就别想去见太后!”

    “姐姐,耽误了太后的召见,那可是要蹲大牢的,你最好想清楚!”

    见楚清音占了上风,她身后的丫鬟更是急着表现。

    她平日里就仗着楚清音到处欺负人,当即上前两步,熟练的扣住了冥音的右臂就要把她往下压。

    徐伯见此,急的满头大汗,苍老的声音含着些祈求:

    “大小姐,您赶紧给三小姐行个礼吧,您刚回来,老奴不想您出事啊!”

    他着急的看着冥音。

    大小姐自小就是个轴性子,又不会武功。

    眼下,不是任人欺凌吗?

    冥音没下跪,只是静静立在原地。

    下一刻。

    咔哒——

    “啊啊啊——”

    一声清晰的骨骼碎裂声伴随着尖叫响起。

    楚清音嘴角的笑意越发得意:

    “楚冥音,手断了吧?这就是违抗本宫的……”

    “下场”二字尚未脱口,她就看见自己的丫鬟被冥音拧断了手,毫不留情的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