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58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1
    冥音立在原地思考半天,灵魂没思考出来,却收到了系统的提醒:

    【叮,世界天道值-50,当前天道值10%,任务即将完成,请宿主再接再厉。】

    【哇偶~】魑魅盯着系统面板,露出个疲惫又满足的笑:

    【这一夜可真是惊喜又刺激。】

    被这么一打扰,冥音的本就稀薄的想法彻底被打断。

    现在想不起来,干脆不想了。

    回家,睡觉。

    … …

    经此一役,太后彻底看清了楚灵音的嘴脸,立刻下旨以“蓄意谋害太后”和“冲撞皇上”两条罪名将其下狱,秋后斩首。

    冥音会法术的传闻,也由此传开,在整个王朝传的神乎其神。

    更有人做了她的塑像,偷偷在坊间售卖,有不少人买回家里,日夜供奉。

    向英寒听闻楚灵音入狱,气的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最后生生把自己熬病了——

    楚灵音可是唯一支持他去争皇位的人啊,现在就这么没了。

    这些消息,冥音会接二连三的听到,不过,这都引不起她的兴致。

    唯一能让她精神点的消息,便是边疆大捷,原主的父兄要回来了。

    同时,北狄王子要入京签订和平条约,上交贡品。

    鉴于第一个位面戚千歌的脑残事迹,冥音特意去见了一趟皇帝,让他仔细排查进京的所有北狄贡品。

    皇帝自然有这个心眼,他在意的不是北狄,而是那让他中毒的荔枝。

    荔枝上淬了毒,这件事,是冥音前几日在他恢复的差不多时同他说的。

    皇帝这几日根据证据推断,确定了淬毒之人——

    南疆镇南侯。

    冥音问:“荔枝的确来自南方,也确实是镇南侯派人送来的,但是,这么做太愚蠢了。

    皇上为什么是觉得,淬毒的是镇南侯?他不知道避嫌吗?”

    “因为镇南侯是……是英寒的三舅舅。”

    说到此处,皇帝苍老的声音明显弱下去,就连鬓角的白发也格外刺眼。

    冥音不太懂人类的感情,早在天神监狱时,她就为了提升修为,献祭了自己的七情六欲。

    在她的意识里,只有善恶有报。

    所以,她不理解老皇帝伤心在何处,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皇上是觉得,寒王他着急想做皇帝,所以,让他三舅舅往送给您的荔枝里淬毒。

    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是太子,只要您一死,皇位就是他的。”

    皇帝没想到冥音会如此直白,震惊之余,又有些佩服冥音的胆量,苦笑道:

    “是啊,整个朝廷,也就只有你敢把伤朕的话,说的这么直白了。”

    冥音顿了顿,广袖下的右手骤然收紧,有些无错:

    “皇上,是臣女言错。”

    “无妨,别自责。”皇帝安抚道:“朕本来也想找你。

    朕想着,等这次北狄使团离开,你可以代朕去南疆走一趟,找一找镇南侯给朕下毒,且勾结向英寒的证据,到时候回来,再顺理成章的给你封个祭司,你意下如何?”

    “好。”冥音点头,端掉镇南王也就真正端掉了向英寒。

    她的任务,要走完了。

    “好了,你父兄凯旋而归,要不你就别回去了,同朕一起出城十里相迎,如何?”

    “求之不得。”冥音应下,便和老皇帝一起出了城。

    … …

    原主的父兄看见冥音的变化甚是欣慰。

    兄长楚建成还好,尤其是原主的老父亲,激动的热泪盈眶,差没当着皇帝的面哭出来。

    他早年就觉得向英寒风流薄幸,不希望女儿嫁过去。

    不曾想,出征一趟,回来竟然收到这么大的惊喜。

    众人在城门口寒暄一阵,便进了城中。

    奈何,刚一进城,迎面就刺来一支利箭。

    那箭十分有针对性,直指冥音心口。

    但是,楚父毕竟刚从沙场归来,对危险有极度的警觉性。

    立刻拔剑大吼:“全军戒备,护驾!”

    楚建成看出那剑是对着妹妹来的,当即反应过来,立刻腾身而起接下了迎面而来的箭。

    奈何,那箭依然在放,一支接着一支,似乎不杀冥音,誓不罢休。

    冥音看准了放箭的线路,直接腾身而起,踮脚踩在箭上,一路跟着射来的箭,来到了一处房顶。

    房顶的黑衣人发现不妥,连忙转身要逃。

    奈何,还没走两步,就被冥音抓住脖子,转手摔倒了楚父面前。

    咔哒——

    清晰的骨骼碎裂声响起。

    蒙面黑衣人不禁痛呼出声。

    仔细听来,是一个女声。

    再仔细听,这女声还有点耳熟。

    楚父的神色逐渐复杂起来。

    皇帝命人上前,一把揭开女子的面纱。

    那一张带点肥肉,肥嘟嘟的脸,不正是楚清音吗?

    此时,冥音正好从房顶上下来。

    缓缓落到楚清音身边。

    看清她的脸时,面色没有如众人一般震惊,而是异常的平静。

    因为在抓住楚清音脖子时,她就已经猜到了结果。

    大白天穿夜行衣,无非就两种可能。

    一,脑子有病。

    二,遮掩身份。

    很明显,楚清音一人将这两点占全了。

    皇帝的眉头锁的很深,低头询问:

    “清贵人,你为何要刺驾?”

    从那么高的房顶摔下来,楚清音浑身上多处骨头断裂,疼的满头虚汗。

    被皇帝那么严肃的神色一盯,当即哭了出来:

    “皇上,臣妾不是要刺驾,臣妾没想行刺您,臣妾想杀的是楚冥音那个贱人!

    她前段时间杀了臣妾的丫鬟,还把臣妾同尸体挂在一起,挂了一整夜呢。

    皇上,若不是她做的太过分,臣妾何至于此啊?”

    她越说哭的越凶,跟皇帝哭完,又去跟楚父和楚建成哭:

    “父亲,女儿好想你,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楚冥音把女儿欺负成了什么样!”

    “哥哥,我站不起来了,你快过来扶我一把。”

    楚清音自小无法无天惯了,因为擅长骑射,被家里人捧在手上不说,还入了皇帝的眼,破例入宫。

    虽然只是个贵人,但是皇帝每次围猎都会带她,宫里也就不拿她只当个贵人。

    所以现在的楚清音,根本不知道“规矩”二字怎么写!

    见众人不言,她便越发猖狂。

    直接就着趟地的姿势,再次拿箭对准了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