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59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2
    冥音一把夺过她的箭,放在手中盈盈一握,钢制箭身瞬间碎为数段:

    “闹够了没有?!”

    “我罚你是因为你对我不敬,我杀你的丫鬟是她企图强压我下跪,还想打我!”

    “楚清音,这里不是皇宫也不是将军府,这是在大街上!”

    “是皇帝迎接归国功臣,百姓夹道欢呼的盛宴,不是你能胡闹的地方!”

    一番慷慨陈词,瞬间赢得了百姓的欢呼,他们纷纷高喊,要求处决楚清音:

    “这要是放在旁人身上,就是刺驾,不值得原谅!”

    “正是,也就是楚大小姐有些武功在身上,不然早就被这毒妇得逞了!”

    “这种人,就是不打不长记性,以为天下自己最大,还把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这是我军凯旋的光荣时刻,不是后妃胡闹的现场!”

    百姓们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中,楚清音越来越委屈。

    她真想拿箭射死这群刁民,堵住他们的嘴。

    奈何,箭已经被冥音捏碎了,她只能无能为力的垂着地。

    皇帝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楚父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甚至楚建成也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楚清音不仅做事出格,还激发了民怨。

    几人就是再想保她,也无济于事。

    而这,就是冥音要的效果。

    看见冥音唇角的弧度时,魑魅才恍然大悟。

    原来,它主人刚刚那么慷慨激昂,不是有多正义,是为了利用舆论,压死“团宠”楚清音……

    好深的心机。

    魑魅连忙去抚摸自己炸起来的毛。

    不怪它白痴。

    它主人的心思,的确不能细猜,你越猜越会发现她比深渊还深渊。

    楚清音依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满眼愤怒的看着“围攻她的刁民”:

    “本宫是将军府的三小姐,宫里的清贵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欺负到本宫头上!

    信不信本宫让皇上和我爹砍了你们?!”

    她越这么说,百姓越生气:“你看看,她是何等的嚣张?”

    更有小孩儿被她张牙舞爪的模样吓哭:

    “娘亲,我不想死,我们快走吧,呜呜呜~”

    孩子的哭声很有感染力,不消片刻,便惹得周围孩童连连啼哭,百姓们怨声载道。

    皇帝终于看不下去了:“冥音,你看此事要如何处置?”

    什……什么?

    皇上竟然询问楚冥音要如何处置她?

    皇上是中邪了吗?

    难道不该向着她吗?

    “皇上!”楚清音有些慌:“是臣妾被那个贱人欺负了,您为何要帮她说话?”

    见皇上没有看她的意思,楚清音真的慌了。

    她眼角不自觉渗出泪花,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楚父和楚建成:

    “父亲,哥哥,你们……”

    楚父打断她:“圣命难违,你实在不该胡闹,这么一个凯旋的场面让你弄的哀鸿遍野。

    要求,就去求你姐姐吧!”

    求…楚冥音?!

    楚清音终于受不住了。

    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命运有一日会落到自己最看不起的嫡姐手里。

    但是,现在除了楚冥音,她已求无可求。

    皇上的眼神好可怕,不似以往温柔,好像真的要处决她。

    楚清音连忙避开老皇帝的目光,转头去看冥音:

    “姐姐,我求求你放过我,妹妹错了,你一向慈悲,求你放过我!”

    百姓们继续义愤:

    “大小姐,不能放过她!虽是刺杀未遂,也该让她尝尝苦头!”

    “该拖下去打板子!”

    “诶,众位怎么说呢?”冥音开口:

    “这可是我妹妹,怎么能打板子?”

    楚清音面色一喜。

    但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冥音的下一句话直接打入地狱。

    冥音道:“直接送到大理寺公审,按我朝律法顿二十年大牢吧。”

    说完,就略过楚清音,翻身上马。

    皇帝立刻挥手,按照冥音的要求,让侍卫把楚清音带了下去。

    楚清音崩溃了:

    “楚冥音!你这个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楚清音被拉走。

    欢呼声再起。

    欢迎继续。

    只是楚父和楚建成心中有些别扭。

    他们一向秉公执法,倒不至于因为楚清音入狱难受。

    而是,冥音似乎不一样了。

    她不再似以前宽容守礼,反而一身邪气横生,叫人看了就胆寒。

    楚父认为这一定是向英寒的错,一定是他虐待了自己女儿才把好好的女儿弄成这样!

    等回家,要再找冥音谈谈。

    … …

    在皇宫喝完洗尘酒,楚家一家人便一同回去。

    楚父犹豫再三,还是把冥音叫到书房,极其为难的问了一句:

    “女儿,你跟爹说,你是不是被那个向英寒欺负了?”

    说着,就开始稀里哗啦的流泪。

    冥音:……

    谁能欺负得了她?

    但是看老父亲这么伤心,也不好说其他的,就走到楚父面前安慰起来。

    只说自己无意间得了本武功秘籍,学了些防身之术。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安慰到最后,楚父竟然让她去跟楚建成比武。

    这清奇的脑回路……

    怪不得,出征挂帅的总是楚建成呢。

    比武结果,当然是冥音胜出。

    楚建成被冥音的一剑震得手腕发麻,手中长剑直接碎裂。

    当即和楚父一起向冥音讨要“武功秘籍”。

    冥音:……

    好吧,她错了,这一家子都脑回路清奇。

    徐伯站在一旁,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模样,不由得咧开了嘴。

    这才像是个家嘛。

    … …

    因为冥音的实力,楚父和楚建成一致同意她跟着去参加北狄的求和宴。

    冥音正好无聊,权当消遣,便跟了过去。

    北狄的求和宴从清晨开始,两国轮流派出精锐士兵竞赛。

    从摔跤到射箭,再到猎场驯黑熊。

    样样精彩,能玩到晚上。

    北狄王子与楚建成素来是对手。

    此次败于他手下,自然觉得面子上不好看,主动提出要与楚建成比箭术,扳回一局。

    但是,楚建成的右臂受伤了。

    被北狄暗器所伤,暗器上还淬了毒。

    这是冥音昨日看见徐伯手里的血纱布知道的。

    楚建成捏紧了手下的茶盏,仿佛把那当成了北狄王子的头,异常愤恨。

    “伤你的,是他?”冥音凑到楚建成耳边,低声询问。

    楚建成点头。

    “那他还要跟你比射箭,真是不知脸为何物。”冥音的声音有些大,顺着风声,落入了北狄王子的耳朵。

    他一拍桌子猛然站起来,直指冥音:

    “你个小贱人说什么?!”

    他说的是北狄语,还是北狄俗语,若非经常跟北狄打交道的武将,根本就听不懂。

    而且,就算是跟北狄打交道多的,也听不懂他加了口音的俗语。

    北狄王子就是抓准了这一点,才敢面带微笑,明目张胆的骂冥音。

    但是,没得意一会儿,就被冥音射过来的一只筷子划断了一缕秀发。

    那筷子宛如飞镖,直接带着他的头发,刺进了身后的墙壁里。

    “砰”的一声,听的人一阵心惊。

    冥音站起来,紧紧盯着他,用北狄语回:

    “你骂谁呢?”

    北狄王子一惊,冷汗瞬间布满了手心。

    她竟然……听得懂?

    这一变化,瞬间让文武百官紧张起来。

    老皇帝看着冥音,问:“怎么了?”

    冥音起身,拱手回禀:

    “皇上,他骂臣女,用北狄俗语加口音面带微笑的骂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