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60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3
    北狄王子不言,只冷寂又紧张的盯着冥音,似乎生怕她再射来一根筷子,割了自己的耳朵。

    皇帝斟酌片刻,询问当翻译的老学究。

    老学究自然会站在冥音这一边。

    但是,在这种两国交好的场合,也不能佛了北狄王子的面子,只道:

    “陛下,臣只听见了“贱人”二字,其余的,由于北狄王子说的拗口,没太听清。

    但是楚姑娘回的那一句北狄语,确实是在问:“你骂谁呢?”于此,老臣也……”

    话说到这儿,基本上已经暗示了北狄王子的不仁义。

    众臣纷纷怒视北狄王子。

    楚父甚至直接拍桌而起,要求讨个说法。

    面对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北狄王子眉头紧锁。

    片刻后,咬着牙,向冥音鞠躬道歉:

    “楚姑娘,你说了我,我也说了你,你我算是扯平了。

    我从楚姑娘刚刚射的那个筷子里便看出,姑娘箭法不错,不如,来比试一番,如何?”

    比试的对象,一下子从楚建成,变成了冥音。

    百官纷纷捏了把汗。

    虽然他们知道楚冥音是个祭司的料子,也有点武功在身上。

    但是,箭法却不是速成的。

    光是弓就有很大区别,弓的重量不同,箭的力道就不同。

    而且,今日赛场上全是几百斤的强弓,女子根本就拉不开。

    北狄王子这是明摆着欺负人!

    楚父刚要阻止,就听冥音道:

    “好啊,你我百步穿杨,同射一个靶子,谁能正中靶心,就算赢,如何?”

    坐在皇子席位最末端的向英寒闻此,不由得轻笑出声。

    北狄可是游猎民族,最擅长骑马射箭。

    这楚冥音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也敢挑战他们?

    那几百斤的大弯弓可不是筷子,不是她想射就能射的,等着输了丢人吧。

    众臣也不看好,就连老皇帝都准备了好几个精锐弓箭手,留着在冥音战败后扳回面子。

    很快,两把大弓便抬到了冥音和北狄王子面前。

    北狄王子一把抄起弓箭,瞬间发射。

    利箭离弦,直冲靶心。

    而后,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冥音,给了个挑衅十足的眼神。

    全场的气氛也陷入低沉。

    冥音在北狄王子的箭离弦后三秒才开始放箭。

    那把弓在她手中仿佛没有几百斤,也如筷子一般轻盈。

    冥音拉弓上弦。

    嗖——

    利箭破空而去,迅速追上了北狄王子的箭,竟然从箭尾穿过,直接将北狄王子的箭劈成了两半。

    这一变化,迅速让全场百官跟着紧张起来。

    他们眼中的失落一扫而空,纷纷盯紧了冥音的箭。

    北狄王子的箭被劈断,软绵绵的落在地上。

    而下一刻,冥音的箭势如破竹,正中靶心。

    全场瞬间陷入静谧。

    下一刻,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冥音的转身对北狄王子一拱手:“承让。”

    北狄王子看愣了,实在不相信自己会输给这么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当即开口:

    “你作弊!”

    冥音没理他,直接把弓扔到了他手里。

    沉重的弓怦然压下,北狄王子手臂一软,紧往后退了两步,才不至于摔倒。

    惹了周围一阵哄笑。

    北狄王子挑衅不成,反被羞辱。

    最终,只好悻悻回到座位上。

    冥音也坐回位置上继续观战。

    而后,到了一杯酒,隔空敬了敬北狄王子。

    赤果果的羞辱!

    北狄王子一咬牙,愤然放下酒杯,赌气似的继续看比赛。

    过程中,应是没有再碰一滴酒。

    一切比赛结束,已经是下午。

    晚宴之前,冥音同所有人一起,去观赏黑熊的表演。

    向英寒白日里没有让冥音出够丑,此刻一心想着要扳回一局。

    竟趁人不注意,偷偷走到冥音身后,用力一撞,便将她推下了困着黑熊的地下牢笼。

    黑熊已经饿了多日,本来正追着驯兽师的生肉跑。

    在看见冥音的那一刻,瞬间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移动着巨大的身体,猛地扑向瘦小的女孩儿。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场上的观看者根本来不及反应。

    楚父痛心疾首的看着冥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却被楚建成拦住。

    唯有向英寒满脸兴奋,差点当场笑出来。

    太好了,楚冥音死了,她终于死了!

    自己的心头大恨解了!

    哈哈哈!

    然,转瞬间,场下兽笼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黑熊似乎受了什么极痛苦的刺激,嘶吼一声,捂着满是鲜血的心口后退了两步,终于站立不住,轰然倒地。

    而冥音则毫发无损的收起了封神,腾身一跃,便离开铁笼,来到众人身边。

    楚父受了刺激,深呼吸了十几下才反应过来,向前狂奔两步一把抱住冥音:

    “阿音啊,你有没有伤到啊?你说你离铁笼那么近干嘛呀?担心死为父了。”

    “我没事,父亲不用担心。”说着,看了一眼不远处面色煞白的向英寒:

    “这次是我不小心,下次不会了。”

    向英寒被女子冰凉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震,当即哆嗦起来。

    他猛然拍了拍自己不断颤抖的手,好不容易才止住恐惧。

    北狄王子也被冥音的动作震慑住。

    不曾想,中原女子竟也如此厉害。

    于是连忙签订了休战条约,答应每年向大梁进岁贡。

    … …

    向英寒一整个晚宴都在紧张,想起冥音看他的眼神,就忍不住汗毛倒立。

    好不容易熬到和平条约签订完,不曾想,散场时,冥音却与他擦肩而过。

    轻轻靠在他耳边留了一句:

    “这一推的利息,等我来取。”

    向英寒借着人群的遮掩推她,要直接定罪不太容易。

    那么,就等着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这句话,弄的向英寒本就脆弱的神经再次紧张起来。

    直到回到寒王府,他都无法从冥音的阴影里走出来。

    楚冥音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连饿极了的黑熊都不是她的对手?!

    他这次死定了,他该怎么办?

    怎么办?

    向英寒没用晚膳,躺在榻上辗转良久,终于想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三舅舅,镇南侯。

    他要去投奔镇南侯,让他帮自己谋反。

    镇南侯握着全国一半兵权,一旦举兵,朝廷的禁卫军绝不是对手!

    等他做了皇帝,要杀楚冥音,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么想着,向英寒就开始收拾行礼,准备连夜向南出发。

    谁知,刚推开王府后门,就被一群禁卫军团团围住。

    冥音立于禁卫军前,微微一笑:

    “臣刚刚被皇上任命为钦差,去镇南侯的南凉城视察,还跟皇上讨了跟王爷一同前去。

    我等在此,恭候王爷多时了。”

    这一变化,把向英寒打的措手不及。

    他整个人一震,跌坐回寒王府后门的冰凉台阶上。

    手脚再次忍不住抖起来:

    “楚冥音,你骗我!不可能!我要见父皇,我要见父皇!”

    “好啊。”冥音道:

    “那现在就去,让你父皇看看,你大半夜从后门离开王府,拿着盘缠是要去干嘛?!”

    向英寒想起自己“谋反”的心思,又忍不住怂了。

    自出生到现在,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绝望和无能为力。

    楚冥音,当真是他的劫难!

    想着想着,一滴泪就从眼角滑出来,吓的。

    冥音没管这不停落泪的寒王殿下,直接转头命令:

    “来人啊,请寒王殿下上马车,咱们连夜出发。”

    “是!”禁卫军即刻得令,将浑身瘫软的向英寒扶上了马车。

    这一路,行军速度极快。

    冥音还专门挑难走的泥泞小路,硬生生把向英寒颠病了。

    向英寒一下马车就吐,还没吐干净又被塞回去,如此颠簸了半月,便到了一处山脉。

    翻过这座山,对面,便是南凉城。

    镇南王驻军,正在那处。

    冥音让军队慢下来,骑马前行,一步步走上陡峭的山路。

    山路狭窄,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

    这个时候,冥音却忽然来了兴致。

    猛然回头,对身后的向英寒森然一笑:

    “王爷,你看这地方,适不适合我讨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