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61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4
    暗夜空谷,狼嚎阵阵。

    冥音的声音融进了风里,仿佛来自地狱的呼唤,要将他拖进深渊。

    向英寒浑身一激灵,握着缰绳的手忍不住抖起来。

    马儿似乎感受到了背上之人的不安,不舒服的跺了跺蹄子。

    没几下,便踩碎了脚下的一小块山石。

    哗啦——

    山石断裂,顺着崎岖的山路滚下无边的深渊。

    “王爷。”冥音叫了一声,笑着对向英寒探出手。

    向英寒吓得滋哇乱叫,调转马头时,一不小心翻下了山崖。

    千钧一发之际,冥音立刻跳下马,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向英寒吓得尿了裤子,鼻涕眼泪交织在苍白的脸上,像极了一个穷途末路的赌徒。

    “阿音,我求你,求你千万别放手!在皇宫的时候是我不小心,我是真的手滑了一下才把你推下关黑熊的笼子的!我也不想你掉下去!”

    “好阿音,我错了!你拉我上去吧!只要你救我,回到京城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再也不混蛋了,你说什么我听什么,我把你当我十八辈祖宗供着!呜呜呜!”

    “好啊。”冥音另一只手伸向腰间,拿出一张罪状,举到向英寒面前:

    “按个手印,我就拉你上来。”

    生死当前,向英寒来不及细想直接咬破手指,用血在罪状上按了一道手印:

    “我按了,快拉我上去吧,阿音。”

    “好。”冥音用了点力气,渐渐把向英寒的身体提上来。

    就在向英寒脚尖要碰到山路边缘时,猛然一推。

    向英寒直接摔下了山崖。

    冥音若无其事的拍拍手,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笑意:

    “我也,手滑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惨的尖叫划破夜空。

    跟在山路后的禁卫军们立刻紧张起来。

    冥音趁机高喊:

    “王爷掉下去了!快去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禁卫军得令,立刻点起火把,原路返回,去山底寻找。

    冥音也跟着下了山。

    魑魅从意识空间跳出来,探出小狗头往山崖下看了看:

    【咦~好阔怕!】

    它转身跳回冥音身上:【主人,你说这男主还能活着吗?】

    你看看你系统的天道值不就知道了?

    魑魅打开看了一眼,两只晶蓝的眼睛瞬间瞪圆:

    【当前天道值0.88%,我去!这狗男主的命也太硬了吧!】

    冥音翻身上马,顺着山路往下,微微张口,打了个哈欠:

    不急,留着这个废物,才能挑起镇南侯对我们的戒备,这趟南行才会更有趣。

    魑魅难得听出了冥音的话外之音:【主人是说,这趟南行,我会有很多食物?】

    也可以这么理解。冥音懒懒应了一声,策马下山。

    … …

    山下客栈,

    直到第二天清晨,禁卫军才把浑身是血的向英寒带回来。

    向英寒浑身多处骨折,下巴也脱了臼,除了干瞪眼,什么都做不了。

    冥音披着外袍来到他身边看了一眼。

    “咦~甚丑甚丑,不堪入目。”嫌弃的撇完一眼,冥音随口道:

    “叫军医给他看看,我去用早膳了。”

    “是!”

    用完早膳,冥音看向英寒恢复的差不多了,便找人往马车里铺了一床被子,将他抬进去,继续上路。

    其间,她没有再骑马,而是进了向英寒的马车。

    马车里,向英寒嘴歪眼斜,动弹不得,看向冥音的眼神既愤怒又惊恐。

    他想说话,但是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的声音。

    他想逃离,奈何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动。

    冥音向里面走了两步,坐在马车最靠后的位置上,双腿交叠,抬手开了一道隔音结界。

    然后,低头探向向英寒的脖子。

    向英寒吓得浑身发抖,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咔哒——

    冥音恢复了他错位的下巴。

    向英寒当即尖叫一声,大喊出声:

    ”啊啊啊啊啊!”

    “救命!楚冥音要杀我!楚冥音要杀我……呜呜呜……”

    冥音嫌他聒噪,又拽脱了他的下巴。

    向英寒疼的眼泪鼻涕齐下,又哭不出声,急促的呼吸着。

    好不容易缓过一阵,冥音又重新把他下巴合上。

    “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楚冥音要杀我!楚冥音要杀我……呜呜呜……”

    同样的尖叫,同样又一次被揪掉下巴。

    冥音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语气里颇有些无奈:

    “王爷,一般训狗,反复三次之后,狗狗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再合您下巴一次,这次我希望您能跟我好好交流。

    你要是同意呢,就眨眨眼。”

    向英寒眨了眨浸满泪水的眼睛,眼泪又往外涌了一波。

    冥音垂手,熟练的合上他的下颌骨。

    向英寒咬牙忍着,硬是没敢叫出声,终于缓过一阵钻心的疼,问:

    “你想跟我说什么?!”

    冥音道:

    “我想知道,南凉城的具体布防,何处兵力多,何处兵力少,哪里是骑兵,哪里是弓箭手。

    还有,你三舅舅镇南侯的用兵习惯以及南疆辎重处的具体位置。”

    “这个本王……我怎么知道?”向英寒怂了,并不敢自称本王。

    “你知道的。”冥音继续说:“就算具体不清楚,总清楚个大概。”

    “我……我真的不……”

    “看看这个再说。”冥音打断他,拿出昨夜在山崖上逼他按下的罪状,开口:

    “这是一封罪状,上面详细记载了你勾结镇南侯意图谋反,并且给皇上下毒的过程。

    而且,昨晚,山崖边上,你已经按过手印了,你说我要是把这个交给镇南侯。

    他会不会亲自提剑杀了你?嗯?”

    看着面前眼含笑意的女子,向英寒只觉得浑身发冷:

    “楚冥音!你不是人!你是魔鬼!魔鬼!”

    冥音靠在车壁上,双腿交叠,悠闲道:

    “魔也好,鬼也罢,除了供出我想知道的一切,你已经别无选择了。”

    向英寒没有办法,只好哭着把一切说了出来。

    记录完口供,已经是傍晚。

    车队整整齐齐的进了南凉城。

    镇南侯早就在城门口迎接,一见马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小姑娘,面上的凝重一扫而空,登时化为喜悦,还间杂着一半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