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62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5
    他大摇大摆的走到冥音面前,垂头弓手:

    “恭迎钦差大人。”

    一句“恭迎”,说的粗声粗气,甚至带了些威胁的意味,显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冥音静静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大约五十岁,留着密密麻麻的胡子。

    黝黑色的脸上,有几道不易察觉的细小疤痕。

    身上并没有属于一个军人的傲然,反而带足了匪气。

    因为常年习武,所以脊背依然挺直,不见岁月留下的痕迹。

    冥音并不介意他的无力,礼数周全的点点头,跟着镇南侯一起进了南凉城。

    一顿饭过后,便被安排到钦差专住的驿站休整。

    镇南侯见冥音说话用膳始终面带笑颜,便只当她是一介女流,不敢与他抗衡。

    故而,越发不把冥音放在眼里,竟暗自吩咐自己的副将陈云,撤走了保护驿站的禁卫军,换上了南凉城的兵 意图软禁她。

    … …

    冥音安顿在驿站二楼,放下行囊,简单喝了口水。

    而后,打开百叶窗,静静观察着楼下的动向。

    魑魅从她肩膀上爬下来,前爪扒在窗杦上,傻不愣登的吐舌头:

    【主人主人,这里好高啊,我好想跳下去!】

    冥音:……

    她一把将自家傻狗拉回来,思考着楼下换兵的事。

    亮丽的桃花眼微微流转,看世界都是款款深情:

    ”魑魅,怎么办?他们好像把我的人全都撤走了。”

    冥音唇角带笑,若不仔细看,倒真以为,她是被锁画楼的病美人。

    魑魅嫌弃的撇撇嘴:

    【又有人来找死了,主人不该兴奋吗?】

    冥音撸了一把它的狗头:

    ”还是你懂本尊,走,去给陈副将看茶。”

    说完,又转身坐回桌边,倒上两杯茶水,单手撑头看着门口。

    美人手臂纤细,身姿婀娜,看上去,人畜无害。

    时间十分一秒的流逝。

    很快,陈云就带着几个小厮推门而入。将几盘甜点放在冥音桌上,“钦差大人,这是侯爷让属下给您送来的甜点。您尝尝。”

    冥音垂眸扫了一眼,拿起筷子夹了一颗泡在冰水里的荔枝,端详片刻,轻笑道:

    “这江南水乡的荔枝,生的真水灵,就是与京城吃到的不同。”

    陈云陪着笑,自然,这笑里也包含了几分对冥音见识浅薄的讥讽:

    “钦差大人若是喜欢,那不如走的时候拿几斤?”

    “不了。”冥音忽然抬头,犀利的目光忽然落在陈云身上。

    像刀,仿佛要割破他的皮骨,刺穿他的内心。

    女子一字一顿:

    “我怕有毒。”

    陈云面色猛然一滞,显然没想到冥音会直接把“荔枝下毒”这件事说出口,手心忍不住盗出了冷汗。

    态度比之前恭敬了太多:

    “钦差大人说的哪里话,好好的荔枝怎么会有毒呢?”

    冥音毫不避讳:“听说,皇上就是吃了镇南侯的荔枝差点归西了,这东西,可不能乱吃,不如…”

    她说着,手中筷子忽然一甩,直接把荔枝甩进了陈云半张的嘴里。

    陈云的面色一下子黑下去。

    他心有余悸的看向冥音,却惊奇的发现,此时的女子,已经不是她刚进屋时看见的病弱美人。

    她唇边带笑,微扬的桃花眼中乘满了核善的笑意。

    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批了一张蛊惑众生的美人皮。

    “怎么样啊陈副将。”冥音笑魇如花,问:“好吃吗?”

    陈云暴跳如雷:“你……”

    “让你试个毒而已,紧张什么。”冥音换了个惬意的姿势坐好,说的理所当然:

    “能为钦差而死,是你的荣幸,你该感谢本官,给了你这个立功的机会。”

    陈云暗自咬牙,双手握的咯咯作响。

    好!很好!

    他先忍着,只要等侯爷一下令,就弄死这个疯女人!

    这么想着,陈云低头拱手:

    “是卑职浅薄了,谢钦差大人提点。”

    “嗯,坐吧。”冥音伸手往下压了压,示意陈云坐下,又道:

    “甜点也吃了,本官希望,陈副将能回答本官一个问题。”

    陈云没什么好脸色:“什么问题?”

    “你为何要在驿站周围撤去本官带来的禁卫军,换上南凉驻军?是打算…”

    说到此处,冥音意味深长的停顿了片刻。

    只到看见陈云额角冒出了冷汗,才幽幽说出下文:

    “软禁我吗?”

    最后四个字,冥音压低了声音,仿佛能将房间里的气压,也跟着压下来。

    陈云不自觉吞了口口水,以袖拭汗,说出早就准备好的托词:

    “自然不敢,这些人都是属下自己养的家将,用来保护钦差大人安全的。”

    “家将?”冥音念着这两个字,缓缓起身,踱步到陈云身边,问:

    “你是说,外面那两百守卫,都是你的家将?”

    闻言,陈云心底猛然一震。

    不可能啊!

    楚冥音明明一直呆在屋子里,为什么会知道他放了两百人?

    但是,话语当前,陈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接:

    “是啊,这都是属下养的家…啊!”

    然,话未说完,就被冥音一脚踹飞。

    身体砸翻了桌子,发出“哗啦”一声巨响。

    桌上甜点洒落,汤汤水水全部倒在了陈云新做的官服上。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一脚极狠。

    陈云艰难的捂着剧痛的肚子,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冥音的声音接踵而至:

    “大胆陈云,我朝规定副将家养的家将不得超过五十,你多养的那一百五十是什么?私兵吗?

    竟敢在大梁境内私自养兵,你是活腻了还是要造反?!”

    陈云浑身痉挛,与此同时,一股凉意自心底油然而生 迅速传遍四肢百骸。

    他本以为,楚冥音就是个装神弄鬼讨皇上开心的女子,谁曾想,如此熟悉当朝律例。

    竟然连副将能养多少家将都知道!

    而且,三言两语,就给他扣了个谋反的帽子。

    陈云怕了,连忙跪地磕头:

    “钦差大人,臣不敢,您就算给臣一百个胆子臣也不敢谋反啊!”

    “哦。那如果这些人不是你的,是谁养的?镇南侯吗?”

    冥音理解能力十分强悍: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镇南侯不顾我朝律法,私自养兵,意图谋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