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63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6
    陈云:!!!

    这是怎么个解释?

    他就算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说镇南侯谋反啊!

    “大人,属下绝无此意,还请大人明鉴!”

    “哦?那你放这么多士兵在外面干什么?”

    女子面上笑意尽褪,严肃道:

    “摆来玩的?”

    陈云慌极了,冷汗一阵阵的往外盗。

    很快,一身衣衫就被浸湿。

    他如芒在背,硬着头皮回话:

    “大人,我…我不是…镇南侯他…他也没有……”

    “没有什么?”

    冥音走到桌边坐下,调了个舒服的姿势,漫不经心的语气里盛满了威胁:

    “陈大人,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三条路。

    一,承认你谋反。

    二,指正镇南侯谋反。

    三……”

    说到这里,冥音特意停顿了一下,以便于让陈云明白前两条都是死路。

    果然,还不等她开口,陈云***着喊出来:

    “三!我选三!大人我选三!”

    “那好。”冥音从广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扔给他:

    “你看看,这上面画的南凉兵力部署和辎重处的位置,是正确的吗?”

    陈云:!!!

    他忍着心惊看了看图纸,大着胆子反问:

    “大人画这个做什么?”

    冥音当然不会告诉他:

    “你只需要回答正确,或者不正确。”

    “正…正确……”

    “那就好。”冥音收回图纸,随意挥了挥手:

    “滚吧。”

    压迫感忽然消失,陈云一时没反应过来,忍不住怔了怔。

    反应过来后,便逃命似的狂奔出门。

    魑魅想拦,却被冥音掐住了肚子,伸出四条小短腿在空中胡乱扑腾:

    【哎呀!主人!你放开我!我要杀人!】

    【不然那个陈云一定会把您问辎重处的事儿告诉镇南侯的!】

    可本尊就是要让镇南侯知道啊。

    冥音说的理所当然:

    不让他知道怎么逼他谋反呢?

    【啊?谋反?】

    魑魅转头,疑惑的眨着小狗眼:

    【那皇帝不是让您来搜集证据吗?没让您逼人谋反啊!】

    一个意思。

    冥音一边把魑魅炸起来的毛撸下去,一边回:

    镇南王跟向英寒是一伙的,本尊把向英寒虐的那么惨,他难道会放过本尊?

    所以,这次南凉之行,只能他们死,本尊活!

    说完,冥音看了看外面缓缓沉下去的天色,瞳孔渐渐亮起赤色的光泽:

    魑魅,等天黑我带你去放炮仗,一定很精彩。

    魑魅不明所以,但是它喜欢热闹,立刻拍手应下:

    【好啊好啊!】

    说着,就开心的吐起了舌头。

    … …

    最后一丝天光落下时,冥音立刻带着魑魅消失在房间里。

    仅仅是一瞬,便出现在了南凉辎重处。

    说是辎重处,其实就是一个四进四出的大宅子。

    只不过这座宅邸是用玄铁打造,密不透风,由三千南疆驻军日夜轮值把守。

    平日里,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然而此时,辎重处最高的房顶上,女子笑意温柔,手上魔力高速运转,很快,就在整座宅邸上空布下一个巨大的阵法。

    紧接着,轰——

    高大巍峨的玄铁辎重处瞬间毁为碎末。

    暗夜高空,铁屑纷飞。

    周围的守兵被震伤了心肺,纷纷倒地呕血。

    镇南侯听到陈云的报告,本来正在往辎重处赶。

    谁知,刚到半路就听见一震轰响,差点没从马背上摔下来。

    他存着最后一丝希望,快马飞奔到辎重处,却只发现倒了一地的士兵和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碎末。

    他的粮草,他的武器,他的盔甲,他的军费,他的战车……

    这可是他存了十几年的心血啊!

    现在,全部都随着碎末散入了风里,再也寻不见了!

    镇南侯心疼的差点吐血。

    心疼之余,又不由得生出一阵心惊。

    能于一瞬间毁掉辎重处,这究竟是怎么样可怕的力量。

    难道这楚冥音真如传言所说,是天神下凡?

    不!

    她不是天神,他是恶魔!

    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呦,真巧,侯爷也在此散步啊?”

    镇南侯正沉浸在自己天马行空的恐怖想象中,闻言,当即一个激灵。

    心有余悸的抬头,正看见冥音没事人似的从辎重处废墟里走出来,漂亮的桃花目神采奕奕,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不过这边风尘好像有点大,侯爷还是去别处的好。”

    镇南侯呼吸一滞,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

    真的是楚冥音!

    是她毁了辎重处!

    镇南侯双拳紧握,好不容易从巨大的恐惧中挣脱出来,磕磕巴巴的回话:

    “钦…钦差大人,也来散步啊?”

    他很想质问冥音,甚至想找根绳子把她栓起来严刑拷问。

    但是,他不敢!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权力都是无用的。

    “是啊,本官就喜欢站在风里吃铁沫子,难道侯爷也喜欢?”

    看着镇南侯白的不能再白的脸色,冥音不自觉轻笑出声。

    笑声清寂,仿佛地狱的诅咒,不断在镇南侯耳边回响。

    镇南侯听的心尖直打颤。

    他用尽全力挤出一个苦不拉叽的笑脸:

    “大人随意,本侯忽然念起家中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说完,颤抖着手扬起马鞭,坐在马上颤颤巍巍的离开。

    摇摇欲坠的身体,好像一展迎风飘飞的破旗,不知何时就会折断毁灭。

    【哇偶,原来真正的大佬是这样的!】

    魑魅歪着小狗头,缩在冥音怀里自顾自总结着:

    【真正的大佬并不会花心思隐瞒自己做过的事,因为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是她做的,也一声不敢吭!】

    冥音撸了撸怀里的狗子:这次,你倒是领会的快。

    辎重处一毁,冥音在南凉城的名号彻底打开。

    回去的时候,果然发现客栈外面的南凉兵全部撤走,一个不留。

    于是,“散步”回来的魔尊大人终于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抱着狗子,躺下休息。

    冥音这边一片安详,镇南侯那边却是惨淡无比。

    回到侯府后,镇南侯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从马上倒栽下去,瞪着眼睛,却是没有一点意识。

    见此,守在侯府等“镇南侯抓冥音现行”的陈云着实吓了一跳,连忙和其他家将一起把他扶回房间,请军医扎了两个时辰的针才醒。

    镇南侯醒后,长舒一口气,一身冷汗都出尽了,才一把握住陈云的手:

    “陈云,我跟你说,楚冥音果真如英寒所言,他是个怪物,绝对不能留下!你给我想个办法,赶紧除掉她,除掉她!”

    整整一夜,镇南侯一直扯着陈云讲他看见的冥音。

    并且,讨论除掉她的方法。

    两人一来一往,绞尽脑汁,终于于黎明时商量出了一个法子。

    镇南侯如获至宝的把计划记了下来,布满血丝的眼底,笑意愈发疯狂。

    天亮时,就是楚冥音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