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66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19
    触及到女子冰凉的手指,向英寒忍不住浑身一抖。

    像是被钢刀架在了颈侧。

    又像是被毒蛇盘上了命门。

    除了死,别无选择。

    “楚,冥,音!”

    无尽绝望里,向英寒终于爆发出一点勇气:

    “你一介女流,也敢杀王爷!

    我告诉你,我若是死于你手,我父皇一定不会放过你!”

    “的确。”

    冥音抬手轻轻拎起他,靠在耳边低声威胁:

    “但若是我现在把你扔到狼群里,谁又知道是我干的呢?”

    向英寒闻言,当即一阵头皮发麻。

    他不由得想起楚冥音甩他下悬崖的事,浑身抖的越发厉害。

    临死前还想再想骂几句,奈何又被冥音用魔力封住了咽喉。

    张口无声。

    只能任由女子提小鸡仔一样的提着他起来。

    一个闪身便来到了猎场深处。

    冥音挑了个狼群聚集地,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短刀,割伤了向英寒的手腕。

    让鲜血缓缓涌出,引狼群竞相争食。

    但是,人都啃的只剩下骨头了,为什么还没听见任务完成的系统提示?

    魑魅也觉得奇怪,立刻三下五除二的将几个叛军灵魂塞入口中。

    一边满口艰难的咀嚼,一边打开系统,监测天道值。

    片刻后,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0.88的天道值也能易主?!】

    【太逆天了!】

    冥音眸色沉了沉,问:

    转移到谁身上了?

    【我查查呀!】

    魑魅皱着眉头,伸出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熟练的敲击着系统。

    最后,将天道值锁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楚王,向英年。

    向英年是向英寒一母同胞的弟弟,与向英寒仅仅差了一岁。

    天生野心勃勃。

    在朝中多次结党营私,陷害忠良,排除异己。

    所以,是最适合的天道寄生的新宿主。

    查完数据,魑魅不解的挠了挠头:

    【主人,你说这个位面的天道到底撞了什么邪?怎么这么顽强?】

    有人在背后操控天道。

    冥音答的不假思索。

    又想起与天道对抗时,发现的那一抹熟悉无比的生命之力。

    她熟悉的力量,只能是来自魔族。

    那也就是说,魔族内部出了叛徒,站在了天道那一边,鱼肉三千位面。

    想到这里,冥音立刻开启魔力跟自己的亲信联系。

    让她彻查魔族所有失踪人口,清理叛徒。

    处理完这些后,才心不在焉的回到钦差专住的驿站。

    她托着疲惫的精神,坐到桌边倒了一杯茶。

    但是,还没来得及入口,就见禁卫军统领着急忙慌的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赤色信封,急的满头大汗:

    “钦差大人,有皇上加急的密旨。”

    冥音立刻打开信封,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楚王反,速归。

    看完后,冥音下意识捏紧了信纸,当即吩咐:

    “立刻收尾南凉城所有事宜,启程回京。”

    “是!”禁卫军统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钦差大人这么难看的脸色,就知道京城一定没有好事发生。

    他转身,刚走到门口,就又听冥音吩咐道:

    “把那群被俘虏的私兵也带上,告诉他们,跟着本官立功者,可免除一死,收编入正规军。”

    “是!”

    禁卫军统领领命离开。

    关门时,正好看见冥音将信件放在蜡烛上烧成了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个动作是下意识的,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思考。

    不由得又佩服起冥音的处事能力。

    试问,哪个新上任钦差能在几日之内剿灭一场蓄谋几十年叛乱?

    魑魅从意识空间跳出来,伸出瓜子巴拉着桌上的纸灰:

    【主人?您是在担心楚王的谋反吗?】

    不是。冥音轻轻舒了口气,摸了摸狗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心中的烦躁压下去不少。

    抱起魑魅躺回榻上,揉着它软软的耳朵:

    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明日启程回京。

    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魑魅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魑魅点点头,乖巧的缩在主人怀里,没有再去探索她的想法。

    夜色静谧,冥音望着透过百叶窗的月光,直到夜半,才艰难的进入了梦乡。

    她岂会担心一个小小的楚王?

    她是在担心,那个魔族的背叛者,会是她最信任的人!

    … …

    禁卫军统领办事迅速,南凉的残局一夜之内收尾。

    第二日一早,浩浩荡荡几万大军便迎着朝阳,向京城进发。

    抵达京城时,冥音才看出不对劲儿。

    按理说楚王谋反,皇城之外应该都是他的军队。

    但此时,京城里外围着的,全是北狄的兵。

    一看见外族围城,冥音就头疼。

    又一个引狼入室的蠢货!

    魑魅从马车里跳出去,静静看着城外的士兵,废了好半天力气才终于想通了一点:

    【主人,我知道老皇帝为什么要给你发求救信了!

    因为楚家是他最信任的也是最善战的家族。

    但是,原主的父兄都被困在了城里,能求助的,就只剩下你了!】

    冥音一边走下马车,一边把自家傻狗放到肩膀上:

    这点原因还用思考这么久?

    魑魅:【……】

    它傲娇的昂起头:【哼!伦家不要理你啦!太不尊重凶兽啦!】

    冥音:……

    好吧,你很聪明,你最厉害。

    魑魅:【? ? ??? 还不如刚刚那句呢!】

    冥音被它逗笑,心中阴霾散去不少,带着自家狗子在护城河边上浏览了一圈。

    而后,唇角一弯,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魑魅,想拆东西吗?

    魑魅的眼睛一瞬间亮起:

    【当然当然,拆哪儿?!】

    冥音指了指护城河:

    钻到地下挖洞,把护城河的水引到北狄人的帐篷底下,淹了这群草原上的旱鸭子。

    【好呀好呀!乐意效劳!】

    魑魅浑身精力无限,正愁没地方磨爪子,当即钻进了地底下引流。

    冥音则让军队原地待命,等待最佳的进攻时机。

    夜半,北狄人的哀嚎一个接一个的响起。

    冥音便趁机用魔力打断了护城河的吊桥。

    而后,立于军队正中,发号施令:

    “第一个爬上城墙的,赏银二百两;

    第一个撞开城门的赏银五百两;

    第一个攻入皇宫的,赏金一千两!

    给我杀!”

    有钱做诱饵,镇南侯养的五万私兵拼了命的冲锋陷阵。

    天亮时,已经掌控了整个京城。

    冥音被迎进皇宫,在老皇帝寝宫外,透过百叶窗上的剪影。

    正看见向英年拿着剑逼架在了老皇帝脖子上。

    激动急切的声音随即响起:

    “老东西,圣旨我已经拟好了,快告诉我玉玺在哪儿?!

    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老皇帝别过头,无声反抗。

    砰!

    向英年气急败坏,一把扇在老皇帝的侧脸上,打的老人嘴角划出血,捂着心口艰难的呼吸。

    “老东西!我没有耐心了!”

    向英年气急败坏,一把揪住老皇帝的衣领,死毫不顾他苍白的脸色,继续威胁:

    “现在就把玉玺交出来,不然……”

    “不然你就没命再拿了。”

    冥音忽然破门而入,以风卷残云之势冲到了向英年身边。

    进攻,踹人,夺剑。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向英年的身体猛然飞出去,撞在殿内炉鼎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

    他捂着剧痛的肚子大叫,反应过来时,剑尖已经抵住了心口。

    向英年快气疯了:

    “贱人!你敢拿剑指着我!我可是太子!”

    “太子啊,我好怕啊。”冥音轻笑:

    “你知不知道上一个这么跟我叫板的太子,已经被扔到南凉猎场喂野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