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67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完】
    喂…喂野狼?!

    向英年下意识紧张起来,瞪得大如铜铃的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的恐惧。

    上一个太子,不正是他哥向英寒吗?

    他哥明明去了南凉,为何会……

    他不相信,咬牙吼回去:

    “楚冥音!你一派胡言!你骗我!”

    “你一个将死之人,我有骗的必要吗?”

    冥音说着,剑尖渐渐深入他的胸膛。

    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直接剥离他身体里的天道。

    “啊啊啊啊啊——”

    向英年疼的满头大汗,尖叫出口,声音在打颤。

    终于,老皇帝听不下去了,撑着一口气劝道:

    “阿音,助手!”

    正好,冥音的剑尖触及到了向英年心脏外的天道。

    霍然抬手拔剑。

    哗啦——

    带出一串血珠。

    连带着削掉了一块心头肉。

    与此同时,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响起:

    【叮,世界天道值-0.88,当前天道值0,恭喜宿主完成任务。】

    闻言,紧张的盯着系统屏幕的魑魅,终于狠狠松了口气

    ——这顽强的天道,终于灭了!

    向英年心头肉被剜,再次大叫一声,面上血色霎时全部褪尽。

    只能无力的躺在地上,艰难的捂着伤口,大口喘息。

    “压入天牢,以谋逆罪论处……”

    老皇帝虚弱到了极点,吩咐一声,需要连喘好几口气。

    冥音依言让禁卫军将向英年带了下去。

    而后,连忙去扶奄奄一息的老皇帝。

    “皇上快躺好,臣去给您请太医。”

    “不!别去!”老皇帝紧紧拉着冥音的手,苍老的眼里满是绝望:

    “朕被那小子虐待了好几日,自知已经油尽灯枯。

    阿音,临走之前,朕想拜托你一件事……”

    冥音感受着老皇帝微弱的脉搏,自知这不是客气的时候,开口接:

    “陛下请说。”

    “朕要你做皇帝,帮朕……养大向英年的孩子,把皇位……传给……传给那个孩子……”

    冥音不解,黛眉微微蹙起:

    “养大向英年的孩子?”

    “是!”老皇帝艰难的解释着:

    “那孩子自小聪慧,朕很欣赏他,他是个为帝为王的好苗子……咳咳咳……”

    说着,又忍不住咳出两口血。

    冥音连忙将魔力灌入老皇帝体内,护住他的心脉。

    但是老皇帝的身体也确如他自己所言。

    油尽灯枯,无法修复。

    他一连咳了好几口血,苍老的手掌攥紧了冥音的衣襟。

    力道之大,似要将她的衣衫扯下来:

    “你答应朕,你不会篡位,否则,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你们祭司不是都忌惮天谴吗?

    你…发誓,你发誓啊!咳咳咳!”

    冥音看得出老皇帝的担忧和不甘。

    无奈之下,只好举起四根手指,按照他的意思,指天发誓。

    眼看着她发完毒誓,老皇帝才站起身,颤颤巍巍的走到龙榻边上,从榻下暗格里,拿出了国玺,交给冥音:

    “传位诏书,朕是没有力气写了,你自己拟旨吧。

    孩子,谢谢你……肯可怜朕这个……老,人。”

    说完,眼皮就渐渐变得沉重。

    当日光升起第一缕时,老皇帝终于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眼前脆弱的生命,冥音心中稍动。

    她将老皇帝放在龙榻上放好,而后,拿着国玺,恭恭敬敬的给他行了个叩拜礼。

    唯有如此,才对得起手上这份沉甸甸的信任。

    冥音走出寝宫时,天已经大亮。

    皇宫各处景致凋零,独剩下断井颓垣,流血漂撸。

    她深深舒了一口气,开始帮老皇帝料理起后事。

    魑魅极少见自家主人如此认真,忍不住问:

    【主人,那个毒誓又管不了您,您何必如此尽心尽力?】

    既然许了人,便要做到。本尊是一只有原则的魔。

    说到这里,冥音顿了顿,又道:

    魔界一日,人间一年。不妨在这里呆上些时日,等一等魔族失踪者的调查结果。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背叛她!

    … …

    虽然经历了一番波折,但好歹冥音最终顺利登基。

    她做了皇帝,自然也能护楚家周全,原主的愿望也算达成。

    冥音做皇帝的第十个年头,终于等来了魔族彻查完成的消息。

    信使传来的信息里说:

    魔族天魔无一失踪,但是,守着天魔殿的凶兽丢了一只。

    魑魅一听,两只耳朵登时竖起来,警惕道:

    【丢了哪只?】

    哪只小憋孙敢在它眼皮子底下背叛魔族?

    还敢拿天道轰他!

    真是活腻了!

    信使回:饕餮。

    【饕…饕餮?】

    魑魅眼神变了变,下意识看向冥音。

    毕竟,饕餮不是普通的凶兽。

    它和自己一样,是冥音亲手培养起来的。

    只不过魔族覆灭时,它跟着冥音进了天神监狱。

    饕餮则作为大将军,守护着魔族的核心,天魔殿。

    也可以说,如果没有饕餮,当年的魔族必遭灭顶之灾。

    所以,魔族重建后,主人最在意的除了自己,便是饕餮。

    【主人~】魑魅试探着走到冥音身边,用毛茸茸的大脑袋轻轻蹭了蹭她的手:

    【您……还好吧?】

    很好。冥音眼神犀利:本尊今日就把这个位面收尾,明日我们脱离位面。

    【去…去哪儿?】

    饕餮在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说话时,冥音的眼睛仿佛加了万年寒冰,让人不敢直视。

    【是!主人!我这就追踪饕餮的位置。】

    回复完信使,冥音连夜列了一张名单。

    上面写清了朝中的忠臣和奸臣,第二日就把名单交给了向英年的儿子,向漾。

    眼看着向漾登基,又跟原主的父兄告完别,才脱离位面。

    … …

    炎炎夏日,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

    如同巨大的蒸笼,草木皆枯,地面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高耸入云的石砌祭天台上,用布满尖刺的荆条绑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

    细腻纯白的毛早就为泥水和颜料所染,变得脏污不堪。

    “烧死她!”

    “烧死她!”

    “献祭生灵,祈求上天降雨!”

    祭天台下,兽世大陆万千灵兽齐聚,都在眼巴巴的盼着兔子身旁打扮怪异的祭司点火。

    盼着献祭这只不详的兔子,能换来上天的眷顾。

    赏它们一场久违的降雨。

    轰——

    火把引燃了枯木枝。

    熊熊烈焰的炙烤中,兔子身体里的冥音,缓缓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