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71章:小白兔在兽世养兽王4
    逃回去的小弟瑟瑟发抖,一想起魑魅杀兽的样子就忍不住打颤:

    “其实,也不算是狗,就是一只能随意变换大小的类似于狗的东西……”

    庆捷稍稍蹙眉,问:“什么颜色?!”

    “是…是一只…黑蓝色的巨兽。”小弟张牙舞爪的描述着:

    “长的凶巴巴的,比兽王还要大上一圈!”

    是…那只兽?

    烧死微生冥音的时候,庆捷也在场。

    他看见了魑魅,那只兽生的极凶。

    银角蓝瞳,不属于这个大陆上的任何一个物种。

    要想杀,恐怕硬碰硬是不成了。

    庆捷思考片刻,道:

    “这样,你带几只豹子在丛林里布上险陷阱,我亲自去会会那只兔子。”

    只要将微生冥音抓回来,这个世界最美丽的雌性就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繁衍后代。

    这种日子,想想就很美。

    带着美好的幻想,庆捷自信满满的出了山洞。

    准备去兔子窝将冥音引出来,在森林里击杀。

    走之前,还特意去关照了一下池小叶,向她信心满满的复述了自己的计划。

    池小叶昨夜被庆捷折腾到后半夜,浑身都快散架了,本来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但是,一听能弄死微生冥音,复又活跃起来,软绵绵的依在了庆捷怀里:

    “阿捷,还是你好,在我心里,整个大陆的雄性都没你有魅力。”

    这话落在庆捷耳朵里,听的他越发抓心挠肝。

    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

    “你放心,今天,不把微生冥音抓回来给你红烧,我就改姓!”

    … …

    与此同时,冥音刚刚跟胡萝卜村的村民们告别。

    走时,还拿了一大框胡萝卜。

    西方天际,太阳沉到了地平线边缘,留下一片红霞,照耀着寂静而又神秘的远古森林。

    女子坐在魑魅身上。

    一边丛林漫步。

    一边拿着胡萝卜磨牙。

    从前做人的时候,她也不觉得这种蔬菜好吃。

    现在,许是带了原主的习性,越啃越觉香甜。

    魑魅变成了豹子大小,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背上专心致志啃萝卜的主人,吐槽道:

    【胡萝卜有什么好吃的?甜腻腻的,硌牙。】

    冥音反驳:本尊就喜欢吃甜的。

    让你查吃原主父母的兽,查出来了吗?

    魑魅:【……】

    凶兽的脚步忽然顿住,片刻后,露出四颗尖利的小獠牙,讨好的笑笑:

    【那个,主人,我现在查,现在查啊!】

    说着,就连忙打开系统,翻起了有关原主的资料。

    一刻钟后,两只耳朵兴奋的竖起来:

    【啊!找到啦找到啦!原主父母是被……】

    然,话未说完,魑魅便猝不及防的踩到了一根树藤。

    砰!

    树藤断裂。

    下一刻,侧后方一个布满尖刺的木板便以极快的速度向它所在的方向袭来。

    冥音反应迅速,立刻扔掉手里的胡萝卜,抬手就把魑魅缩小抱进了怀里。

    紧接着,身体后仰,腰与地面呈90度弯曲,完美的躲过了一个致命的陷阱。

    那木板扑了个空,直接撞倒了两颗足够双人合抱的大树。

    树干断裂,发出滋滋啦啦的巨响。

    魑魅立刻炸了毛,在主人怀里立起来,警惕的盯着陷阱袭来的方向。

    冥音化为人形,立在原地环视一周。

    立刻就判断出了这些弱智陷阱的设置根基。

    当即抬手寄出两道魔力,打散了周围的拉紧的几根树藤。

    紧接着,树藤上吊着的重物全部落地,发出接二连三的闷响。

    砸的周围尘土飞扬,惹的埋伏的豹子连连咳嗽。

    冥音毫不手软。

    她几步上前扯下一根树藤,闭上眼睛,听声辨位,三两下就把周围蓄势待发的猛兽全部绑在一起,丢到了魑魅身边。

    一根无限延绵的树藤,直接把十只化成人形的豹子捆成了粽子。

    庆捷被挤在正中,艰难的挪动着身子,同时,咬牙切齿的瞪着冥音。

    但是,很快,他的视线就被魑魅挡住。

    魑魅再次恢复了豹子大小,晶蓝色的眼睛紧紧盯住庆捷。

    想起冥音给他做的豹子的滋味,就忍不住流口水。

    索性伸出舌头舔了舔。

    满是倒刺的舌头扎的庆捷俊脸出血。

    他忍不住爆粗口:

    “艹!离老子远点!”

    魑魅不开心,一爪子拍在他头顶。

    拍的豹子头破血流,吱哇乱叫。

    凶兽严肃道:

    【食物没有发言权!】

    庆捷:……

    这东西好讨厌,可是又打不过!

    只好灰溜溜的低下头,咬牙沉默。

    眼看食物变乖了,魑魅才转头走向冥音,双眼放光的询问:

    【主人主人!这几只怎么吃呀?清蒸红烧还是爆炒,要不烧烤吧!哈哈哈!】

    话落在身后的几只豹子耳朵里,听的他们心尖打颤。

    他们平日里虽然食肉,但是还保持着生吃的习惯。

    将兽大卸八块再用各种方式烹熟,实在太过残忍。

    很快,好几只豹小弟就后悔了。

    他们哀嚎着老大被雌性冲昏了头脑,实在不该来招惹这只可怕的兔子!

    庆捷也吓得不轻,一直低着头,不敢言语。

    冥音适时推开魑魅,走到庆捷身边,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这座山头,你是首领?”

    庆捷抬头,血水不小心渗进了眼睛里,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但是,出于恐惧,只好忍痛点了点头。

    冥音闻言,微微抬手。

    庆捷以为她要杀自己,当即吓得涕泗横流,紧张的嘶吼出声:

    “有话好说,别杀我!别杀我!”

    谁知,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

    冥音只是拿了块布轻轻为他擦去流进眼睛里的血。

    眼角含笑,无限温柔:

    “我不杀你,但是,我想让你帮我布置一场游戏。”

    当你对一个人的最初印象极坏的时候,总是会因为她无意间的一点好,对她大大改观。

    庆捷挑眉:“什么游戏?”

    冥音轻笑,漂亮的眼底酝酿出一场嗜血的阴谋:

    “一场关于猎杀你美丽的磁性的,捕猎游戏。”

    猎…猎杀他的雌性?

    庆捷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微生冥音是要猎杀池小叶!

    这怎么可以?!

    如果池小叶死了,谁来为他繁衍优质的后代?

    冥音敏锐的读出了他的心思,在他开口拒绝之前,凉凉道:

    “你若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你,你连留下后代的机会都没有。”

    庆捷:……

    它心底忍不住一惊。

    这兔子不就是个池小叶作对的废物吗?怎么会如此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