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75章:小白兔在兽世养兽王8
    冥音蹙眉,盯紧了树丛里出来的那只幼犬大小的红色小兽。

    那是——饕餮的幼崽?

    不对,这小东西并不是像饕餮,而是和饕餮生的一模一样。

    就连右边眉尾处的伤疤分毫无差。

    这一点,让冥音清醒的认识到,那不是幼崽,就是饕餮!

    是……缩小版的饕餮。

    魑魅没有继续前行,而是于原地站定,监测着小饕餮身上的天道值。

    竟然……

    【主人!】狗子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他身上真的有天道值,占本世界的10%!】

    所以。冥音道:

    你检测出来的四个兽王,这是其中之一。

    饕餮用天道值给自己做了四个分身?

    【对!】

    这段对话只用了不到半分钟。

    冥音立刻抬手凝聚出锁链,想要去抓小饕餮。

    奈何,小饕餮只看了他们一眼,便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迅速转头跑开。

    魑魅当即追出去。

    不一会儿,就把小饕餮堵到了一块胡萝卜田。

    小饕餮眼见魑魅在前,立刻顿住脚步,想要换个方向。

    奈何,正好撞进了冥音怀里。

    它心下一惊,想要再跑。

    但是,冥音已经眼疾手快的掐灭了他所有的希望。

    一道笼子隔空罩下来,完完全全俘获了这只小兽。

    此时,邱克和狮子才着急忙慌的赶回来。

    看到胡萝卜田里的冥音,邱克面色当即一喜,对狮子道:

    “太好了,你看见了吗?

    微生冥音自己来到这片胡萝卜田了,手里还抱着一只小动物。

    现在正是你动手的好时机。

    上!”

    狮子听了邱克的话,抱着立功的心态,缓缓俯身。

    而后,猛然窜出去。

    亮出尖利的狮爪,义无反顾的扑向冥音。

    魑魅见状,身体立刻张大数倍,一爪将信心满满的狮子拍在地上。

    砰!

    巨大的狮身加了外力,在地上砸出一个兽形大坑。

    压碎了一大片胡萝卜。

    亲眼见识到魑魅的凶残,躲在树林里的邱克差点吓得心脏骤停。

    他自知今天没法拿到冥音的血,便连忙转身逃跑。

    奈何,还没跑两步,就被闻声赶去的魑魅伸爪按住。

    而后,叼到了狮子砸出来的坑里。

    冥音这时才转眸看了看那只白毛狐狸。

    漂亮的桃花眼闪了闪,说:

    “你刚刚不是被那只狮子追杀吗?现在我救你了。

    这只狮子现在暂时动不了。

    杀了他,你就可以离开。”

    闻言,邱克心底一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没杀过人啊!

    杀人多血腥啊,他会做噩梦的。

    一做噩梦就睡不好觉,容易影响他蛊惑众生的美貌啊!

    邱克想拒绝,但无奈冥音太过凶残,他不敢直接开口。

    只好化形成一个白衣少年,可怜兮兮的盯上兔子。

    漂亮的狐狸眼微动,里面酝酿起点滴晶莹:

    “姐姐,我没杀过人,我害怕,你能放我走吗?”

    湿湿的眼圈,红红的鼻头。

    再加上略带哭腔的声音,怎么看怎么让人不忍心。

    这一招,他对无数雌性用过。

    百试百灵。

    他就不信,他都做到了这种地步,这只没见过世面的丑兔子还忍心不放他走!

    冥音眼神变了变,眉头锁的更深,语气之间透出些显而易见的嫌弃:

    “你一个雄性为什么比雌性还没出息,动不动就哭。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一伙的。

    今天你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杀了他自己跑。

    要么,就跟他一起死!”

    邱克第一次遇见靠撒娇和美貌应付不了的雌性,心里越发慌乱。

    无奈之下,他只好伸出爪子,颤抖着探向狮子的脖颈。

    但是,看着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脖子,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他害怕,他不敢啊!

    此时,一道洪亮的男声忽然从不远处响起:

    “是谁砸了我满田的胡萝卜?!”

    冥音转眸。

    正看见一只威武的雄狮矗立在一侧。

    正是本位面的狮王

    ——亦丹。

    亦丹是师族公认的狮王,却是个难得的痴情人。

    他这一生,只选了一只兔子做雌性,并且,宠溺至极。

    所以,兔子一族里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

    冥音也能通过原主的记忆,将他认出来。

    少女转身,上前两步,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狮王,是后面那两只雄性毁了你的田。”

    亦丹怀疑的看了看她。

    冥音束起两只兔耳朵,软软萌萌的抬眸:

    “狮王,我也是兔子,别说我没有那个本事,就算有,我也不舍得毁胡萝卜。”

    亦丹终于从她身上别开目光,转眸看向邱克和那只差点被魑魅拍扁的狮子。

    眼看亦丹向那二人走去,冥音唇角终于勾起一抹笑意。

    休闲的提着装饕餮的笼子离开。

    被亦丹盯上,这两只蠢货,不弄个半残也得赔个倾家荡产。

    … …

    冥音把幼犬大小的小饕餮举到魑魅面前,问:

    你看看系统能不能通过它,搜索到饕餮真正的位置。

    魑魅点头。

    然而,还不等他打开系统。

    笼子里的小饕餮猝然长大,变成了成年藏獒的体型。

    他撑破了笼子,趁冥音不注意,一把抓伤了她的胳膊。

    带着爪子上残留的血,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魑魅紧张的叫了一句,【主人,您……】

    我没事。冥音摆手,看了看手臂上残留的小口子。

    眸光不由得深了深。

    饕餮要她的血,到底是想干什么?

    冥音想不出所以然,便索性带着魑魅去采草药处理伤口。

    与此同时,小饕餮的分身回到了据此遥远至极的一处山尖。

    将爪子上的血,交给了一个红发赤衣的俊美男人。

    男子生了一双迷人的丹凤眼。

    白皙如玉的皮肤被红衣衬出一丝红晕。

    看上去,蛊惑又温柔。

    他低头,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将分身爪子上的血提取下来。

    而后,将其放入了自己早就布置好的阵法中。

    这阵法是他从天魔殿的禁书中学来的。

    只要将一只魔的血滴进去,便可以改变她的喜好。

    让她爱上布阵者。

    眼看着鲜血落入,阵法渐渐开始运转。

    饕餮激动的一颗心怦怦直跳,眼里满是兴奋的光。

    太好了,看来跟天道合作是对的。

    他爱了几千年,恨了几千年的尊主。

    终于要彻彻底底属于他了!

    … …

    这时,冥音刚找到草药包扎好伤口,正准备和魑魅去找点吃的。

    谁知,刚站起来,一抹不适便铺天盖地的涌上心头。

    逼的她几乎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