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84章:小白兔在兽世养兽王17
    笼子罩过去的一瞬,饕餮的眼神当即警觉起来,立刻要反抗。

    但是,跟他锁冥音时一样。

    笼子里毫无征兆的窜出十几条以魔力凝结而成的链子,将他周身严严实实的锁了起来。

    不消片刻,饕餮便被困其中,动弹不得。

    他咬牙,想运用天道之力解开禁制。

    但是,力量被压,根本无济于事!

    除了干瞪眼,什么都做不了。

    冥音这时才慢悠悠的站起来。

    满意的舒了一口气,面带微笑的弹了弹衣袖上的土,问:

    “饕餮,好玩吗?”

    饕餮没有放弃挣扎。

    一边胡乱的扭动着身子,一边抬眸看着冥音。

    “尊主,别闹了,这一点都不好玩。”

    漫不经心的语气里,含着微不可察的祈求。

    似乎希望能像在悬崖边上一样。

    通过伏低,来博得女子的同情。

    但此刻,那一双明媚的桃花眼里盛满了属于胜利者的骄矜。

    甚至添了几分不正常的,对于叛徒的凌虐欲。

    让饕餮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他的信仰垂眸俯视着他,像是抓到老鼠的猫。

    不将猎物玩的奄奄一息,绝不肯一口吞噬。

    饕餮被那眼神震住,心下忍不住生出几分慌乱。

    这眼神,是他从不曾从魔界尊主眼中看到过的。

    尊主儿时一向温和。

    虽然训练严酷了些,但也会照顾他和魑魅的身体。

    知道他们二兽贪食,每次都会带一大堆吃食过来。

    即便她炸完神界,从天神监狱回来,性情变了些。

    但对于他一向是含笑知礼。

    为什么现在,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饕餮想不明白。

    也永远不会明白。

    那个从深渊里爬回来的,伤痕累累女子,把自己仅剩的一点温柔,都给了他和魑魅。

    见饕餮被俘,魑魅乖巧又膨胀立回冥音身边。

    化作小兽的形态,昂着高傲的小狗头,对笼子里不识好歹的叛徒吐了吐舌头:

    【主人明明待你很好,你非得自己作死!】

    【温馨提示,天魔监狱,可不比天神监狱好受!略略略~】

    饕餮咬牙挣脱,一直挣扎到天明。

    锁链也没有半分断开的迹象。

    冥音则带着魑魅一起,找到了兽王宫的厨房,做早饭。

    饿了一晚上,她也的确想吃点熟食。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饕餮一人,孤单单的的呆在笼子里。

    双目无神的,看着自己身上翻着红光的链子。

    他的力气已经用尽了,方法也已经用完了。

    还是脱不开笼子。

    到现在,他方才明白,即便是跟天道合作,他也斗不过那高高在上的王。

    不仅如此,连她眼中对自己的最后一抹温柔,也弄丢了。

    失败,真是太失败了。

    饕餮黯然神伤。

    没一会儿。

    冥音便抱着毛茸茸的哈士奇踱步回来。

    看了饕餮一眼,便搬了把木椅,坐在窗边,观察着外面的天色。

    计算着玄衣可能动手的时间。

    果然,夕阳染红天际时。

    一只鹰自不远处迅速靠近。

    冥音眼神一亮,殷红的唇角随即勾起一抹好看的狐度。

    而后,像是看风景看的倦了的贵族小姐,抱着自己怀里的毛绒的小狗,慵懒的起身。

    离开座位,去准备夜晚的饭食。

    走时,有意无意的,挪了一下关押饕餮的,笼子的位置。

    将他对准窗口。

    特别方便玄衣能一击取到他的血。

    等人走后,玄衣迅速破窗而入。

    见到这个忠诚的下属。

    饕餮无神的眼睛顿时亮起,以为她是来救自己的。

    刚要张口说话,手就猝不及防被鹰爪抓破了一个大口子。

    取完血,玄衣不敢多留,以最快的速度远离了兽王宫。

    饕餮叫了几声,也没将人叫回来,只能在笼子里愤愤然跺脚。

    他特别想追出去。

    奈何全身被缚,别说脱离兽王宫,便连伸手捂住窜血的手指,都变得极其困难。

    … …

    夜幕悄然降临。

    冥音和魑魅用完晚膳,又回到了饕餮身边。

    女子重新坐回窗边的木椅上。

    这次,却没有再抱魑魅,也没有再看天色。

    而是在手心凝聚出大量魔力,紧紧盯着饕餮的方向。

    连一直舒展的黛眉都微微锁起来。

    好像要迎接什么痛苦的审判。

    月上柳梢,玄衣的阵法启动。

    笼子里本来无事的饕餮,表情忽然变的十分狰狞。

    一股钻心的疼没有任何缘由的侵袭而来,迅速传遍四肢百骸。

    好像被无数钢针订住了灵魂。

    饕餮疼的满头大汗,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然而,经过改编的“迷情阵”和“碎魂阵”一个功效。

    强大的禁术阵法通过饕餮的血,直击他脆弱的灵魂。

    几乎要将他整只兽撕的魂飞魄散。

    一刻钟后,一向坚韧的饕餮,终于忍受不住,大叫出声:

    “尊主,我错了!

    求尊主救救我,救救我!

    啊啊啊啊啊——”

    但是,那女子只是盯着他,一动不动。

    仿若一只狩猎的野狼,在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

    终于,饕餮的身体被阵法碾碎。

    只剩下光秃秃的幽蓝色灵魂,还在经受着凌迟般的煎熬。

    此时,冥音忽然出手。

    迅速将凝聚在手心的魔力全部注入封神刀。

    一刀甩向玄衣的老巢,将那含了饕餮之血的阵法砍的四分五裂。

    玄衣被这强大的力量震出巢穴,拍打着毛几乎快掉光的翅膀,不顾一切的飞向悬崖顶端。

    用尽了所有力气逃生,才勉强保住一命!

    … …

    饕餮的神魂不再受阵法控制,剧痛瞬间如潮水般褪去。

    冥音也撤销了绑着他的所有链子。

    将他的灵魂释放出来。

    饕餮虚脱的倒在地上,仿佛整个人都经历过一场浩劫。

    灵魂变得稀薄透明,不知何时就会消散。

    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音在耳边机械的响起:

    【叮,男主受到重创,世界天道值-20,当前天道值47%】

    天道值显然没降低到冥音和魑魅预期的范围。

    但是,事到如今,主仆二人却是一言都不发。

    他们的心思都不在天道值上。

    只关心此时被困的饕餮。

    冥音收回封神,轻轻叹了一口气。

    像是个被最心爱的玩具抛弃的孩子。

    顿了片刻,等饕餮呼吸平稳时,才用魔力将那道笼子收缩。

    将饕餮传回了魔界。

    并且,千里传音给天魔监狱的首领,让他按照叛徒的标准,秉公执法。

    做完这一切,她复又坐回窗边。

    盯着刚刚饕餮消失的位置,愣愣出神。

    仔细回想着过往的千万年里,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又到底对不起谁。

    为何会落到如今,亲信背叛的地步。

    冥音无可救药的陷入了自我怀疑。

    魑魅也没敢打扰,只是化成一只足够双手合抱的小哈士奇,跳上了她的腿。

    拿头轻轻蹭了蹭女子冰凉的手,以示安慰。

    但是,冥音并不知道,到达天魔监狱的饕餮,利用出笼子和进监狱之间的一点空档。

    发动身体里为数不多的天道之力,绝然越狱。

    … …

    因为只有一抹灵魂的缘故。

    饕餮靠着轻飘飘的身体,迅速越过魔界的重重关隘,回到了兽世位面。

    来到了安谧蛇窝之外的密林。

    几天前,他来找冥音时,碰巧从一群蛇口中救下了池小叶。

    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就是觉得留着这个废物还有用。

    便顺手将她安置在了一个废弃的蛇洞里,任她自生自灭。

    但是,不得不说,池小叶体内那1%的天道值还有点用处。

    在这破洞里呆着,都能被虫族的族长看上。

    虫族替她恢复了伤口,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到现在,她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也是时候,为他所用了。

    灵魂属于虚体,兽世位面的凡人看不见。

    饕餮便借机飘进山洞,来到池小叶身边。

    正好撞见了她和一只化成人形的蜈蚣交.配。

    饕餮:……

    饕餮:…………

    饕餮:………………

    他嫌恶的皱起眉头,忍着翻江倒海的恶心,用天道之力恢复了池小叶身上几处被火灼伤的伤口。

    而后,钻进池小叶身体里,残暴的捏碎了这贱人的灵魂,将这具身体,连同身体里的天道之力,全部据为己有。

    由于灵魂交替需要时间。

    没听到池小叶的轻.吟,蜈蚣还有一瞬间的怔愣。

    这漂亮的雌性不会这么脆弱吧?

    才一日一夜便撑不下去了?

    他退了出去,试探着去拍“池小叶”的脸。

    忽然,撞进了一双赤色的瞳孔。

    蜈蚣浑身一震,连忙松开“池小叶”后退两步。

    吓得心脏砰砰直跳。

    他捂着心口,大口喘着气,揉眼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这就是池小叶。

    于是戒备稍稍放下,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

    “小雌性,你好坏啊。

    眼睛会变红都不告诉我,害得我虚惊一场。”

    说着,就要伸手去揽“池小叶”的腰:

    “那我们要不再继续,嗯?”

    然,手还没伸出去,就被饕餮凝聚出一道天道之力,凌空斩断。

    “啊啊啊啊——”

    蜈蚣痛苦的叫起来,澎湃的色心当即被恐惧和愤怒取代。

    他两步上前,扬起手想教训一下这不知好歹的雌性。

    谁知,饕餮以更快的速度掐住了他的脖子。

    而后,毫不费力的扭断。

    将蜈蚣扔回地上之后,他满意的看了看这具被天道眷顾,能够无限吸收天道之力的新身体。

    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尊主,游戏还没结束呢,咱们继续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