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95章:智障霸总的替身白月光9
    冥音眸子深了深,低头问:

    “是……苏小小吗?”

    “是啊。”裴父精疲力竭的揉了揉眉心,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沧桑:

    “我最近想变现公司,带你和你妈去国外,到公司才知道,最大的股东已经不是我了,在公司我也没以前的发言权了。”

    说完,深深叹了一口气,轻轻执起冥音的手:

    “阿音啊,我们别在这儿呆着了,快走吧。

    我怕再这么待下去,我们家都得被那姓陆的整垮啊!”

    “好,我去公司收拾东西。”

    答应完裴父,冥音回房拿上一件风衣,开车出门。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原主家的公司

    ——云端直播。

    原主家是做直播行业的。

    算是近些年的新兴行业,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

    现在,却差点被陆北庭连根拔起。

    冥音在云端直播下车。熟练的走进原主原来的的办公室,发现除了一台电脑,所有的东西都被搬空了。

    助理小梁穿着职业装,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的站在她身边:

    “裴总,我们不是要故意搬走您东西的,实在是刚才苏小小来找我提醒,说这个公司已经不姓裴了,我们也……”

    冥音闪了闪眸,漫不经心的问:

    “苏小小来了?”

    “是…是啊。”

    “嗯,我知道了。”

    冥音淡淡应了一声,仿佛对此并不在意,只是迈着优雅的步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落座。

    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噼里啪啦的敲字。

    看着冥音修长的手指快速敲击着键盘,小梁有些愣神:

    “裴,裴总,您在写什么?”

    冥音狡黠一笑:“股权转让书。”

    回答完,冥音便停手,按下了打印键。

    两份完整的股权转让书从打印机里缓缓送出,她顺手拿起转让书,起身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转头:

    “小梁,给我泡壶茶,我一会儿回来喝。”

    小梁:“???”

    裴总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即将离职的人的表现啊!

    她拿股权转让书去干什么?

    难道要去夺回自己的股权?!

    可裴总她从来都是个不争不抢的性格啊,现在怎么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再说,董事长早上来过,都无能为力,裴送一个小姑娘能干什么?

    对于自家总裁的变化,小梁也想不明白,但是这样的裴总却莫名让人信服。

    鬼使神差一般,小梁竟然真的走到茶水间去泡茶了。

    冥音在路上用魔力把股权转让书伪装成了辞呈,一路来到32层,苏小小的办公室。

    苏小小刚从医院出来,打扮的花枝招展。

    此刻,正端坐在办公椅上处理文件。

    听见敲门声,头也不抬的开口:“进。”

    冥音推门而入,几步来到她身边,把伪装成辞呈的股权转让书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你签个字吧,签完就可以走人了。”

    苏小小这才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冷哼一声,在“辞呈”上签了字。

    一边签一边得意的笑着:

    “阿音啊,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比你那个不识趣的爹好多了。

    诶,对了过几天你是不是也要去参加江河新歌mv的面试啊?

    正好我也要去,我可告诉你哦,我会让你像从这个公司滚出去一样,滚出江河的办公室。”

    “是吗?”冥音不紧不慢的回:

    “那我真是好期待啊。”

    说完,就拿起签好字的股权转让书,收回了转让书上的“障眼法”,微笑着对苏小小做了个请的手势:

    “既然字都签完了,那你就可以走人了。”

    苏小小一愣,看着大门冷笑两声:

    “裴冥音,你是被气疯了?让我离开?”

    “对,你刚刚已经签字确认,把你名下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我,所以,现在你已经不配坐在这个董事长办公室了,你可以滚了。”

    冥音说着,在她面前晃了晃那份股权转让书。

    苏小小的眼睛猝然张大,不可置信的盯着冥音手里的转让书,就差把眼珠子蹬出来了。

    “不可能!我刚刚签的明明是辞呈!裴冥音,你骗我!!”

    她疯狂的嘶吼着,猛然窜起来,就要去夺冥音手里的文件。

    却被她一个转身,闪落到了桌上。

    砰!

    额头撞到了桌角,砸的头破血流。

    “哎呀,撞破了。”冥音轻笑一声,上前两步按住她的肩膀。

    啪叽!

    又让苏小小整个人从桌子上翻下来,面朝上狠狠砸到了地上。

    “哎呀呀,苏小姐,你看来是走不了路了,破相的话,是不是也不能去参加mv的试镜了呀?那我就发发慈悲…叫个保安把你扔出去吧。”

    说罢,冥音就打通了保安队长的电话。

    保安队长听的一阵心惊,又不敢违反冥音的命令,只好连忙上来把苏小小抬走扔出了公司。

    “你们……”

    苏小小被扔到大街上,扶着生疼的腰好不容易站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保安,眼泪汪汪的说:

    “你们给我等着!我还会再回来的,到时候,我就要让裴冥音后悔,连你们也得跟着开除!!!”

    说罢,便转身叫了一辆出租车,狼狈的离开。

    冥音坐在办公室整理了一下股份,又抽空写了一份公司未来的的发展规划,做好之后打印出来,才开车回家。

    … …

    家里,裴父还在沙发上躺着,却叫来了搬家公司。

    裴母坐在裴父身边,一张张的抽着纸巾抹眼泪:

    “我们家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为什么到头来不仅公司没了,还得离开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裴父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拍了拍,算作无声的安慰。

    此时,冥音正好推门而入。

    裴父抬眸看了看她,缓缓站起来道:

    “阿音,该走了,咱们早走一刻,就少一分危险。”

    “爸,我觉得不用走。”冥音将股权转让书和自己写的一份不太正规的公司规划交到裴父手上,认真道:

    “您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

    “您看完再决定走不走。”

    “好。”

    裴父只当是临走之前最后一次哄女儿开心,象征性的翻了翻手里的文件。

    五秒后,本来无神的眸子猝然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