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王的重修日记 > 第二十三章 夜入杨宅,恰逢霸王硬上弓
    夜黑风高,厚重的云层遮住了清冷的月光,只有院落间的点点烛火还在城中点缀着光亮。

    街上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人气。

    只有某些供大人物玩乐消遣的地方还是灯火通明,花天酒地。他们在声色犬马间享用无尽的财宝、美酒、佳肴以及不知从何处搜刮而来,逼良为娼的女子。

    花楼里的女子机械地陪着笑,喝着酒,任何的表现都是程式化的,陪酒陪笑算不得什么,也许某些女子还得被某些满脸横肉的油腻男人给推进房间,粗暴地渡过这一夜。

    反正老鸨子只在乎钱,并不在乎姑娘们的感觉,叛逆的人打上几次,饿上几顿,再把她们所在乎的贞操踩在地上摩擦几下,也就没了反抗了。

    或时间久了,泪也已经流干了,这命也就认下了。

    也幸而没有什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因为他们贫贱的凡人并没有资格进入这一片西城。即使成了饿殍也不过碍眼,不能博得这些有权有势有修为的人半分的同情心来。

    在房屋上潜行的魏庄刻意不想去看这些东西,但遇上了心情便坏了许多。

    然而他是圣王的时候花了上千年都没有改成的事,现在他又能如何呢?

    人性中的恶无法消灭,必须要用缰绳加以限制,但当大多数人觉得恶已经是正常,那又如何限制呢?

    他前世当然是世间最强大的修士,但即使是他也并非能对抗所有的力量,特别当诸天、洪荒、世间大部分的人都觉着压迫是正常的,偶尔施舍一些善良也就够了,他也无从施力。

    力量的失衡大抵都会造成这种局面,特别是当掌握力量的那一部分人也站在认同压迫的一边。

    魏庄无法消灭恶的诞生,他不可能也不能去监视把控众生的心灵,他只能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稍稍限制恶的扩散。

    或许当他重修成圣,解决了域外邪魔对诸天的侵蚀,寻找到了让诸天找到未来的方法,他会回到这里的。

    化作一道破空的黑鹰,魏庄消失在了这片区域,灯火处仍有着无数权贵觥筹交错,无数死去的魂灵在控诉着这人间。

    只是魏庄只能带着自己的理想,去借助另一个可能还纯真的灵魂。

    ……

    丹元西城的东南角的一处古朴奢华的院落,是大赵大将军杨权烈的故居。

    杨权烈大将军,乃是大赵国先帝赵宪的从龙之臣,多亏他的一路护持,赵宪才能够从一个地方藩王成长为九五至尊。

    这也使得赵宪对杨权烈宠爱有加,不仅授予他大将军的职权,节制全国兵力,还予他异姓成王的权力,并世袭罔替!

    当然,这一切除了赵宪对杨权烈的感恩,另一个原因在于杨权烈一手培养起来的一万赤焰火骑军,每一位兵士皆有修为在身,可谓冠甲天下!

    只是当赵宪驾崩,新任的皇帝就有些压不住这位前朝元老了。一没权力,二没情分,现在大赵只能任由杨权烈做大而束手无策。

    故而即使虽然大将军现在久居边疆,威慑他国军力,但仍然无人敢在他的府邸撒野。便是聂飞虎也要敬他十分,因为杨权烈不仅是火骑军的元帅,还是一名真正的金丹修士。

    外界都盛传杨家要反,这让新皇也有些压力,只能不断加恩。只是杨家已是异性王,又能赏到哪一步?

    此刻杨府的灯火未熄,府内府外都有着修为在身的甲士巡逻护卫,便是一只苍蝇都不可能让它平白飞入将军府。

    既然说是苍蝇都飞不进,自然是不算那道黑影的。

    要是用点手段,他大大方方地进去都是可以的。只是照顾一些夜晚还在值班的甲士的面子,魏庄选择摸墙进去。

    越过外墙与一队队甲士,魏庄进了内院。说是内院,实则几十个清竹小筑也比不得这内院宽阔,更不及它豪华。

    一草一木,一窗一景,山山水水,亭台楼阁,轩榭廊庑,无不精妙绝伦。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

    “我怎么背起文章来了……”

    拍了拍脑壳,魏庄细细地搜寻着梁轩儿的下落。

    此地有阵法护持,要悄无声息地探寻到她的下落,靠魏庄现在的身体能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撑起来的神识大概是难以做到的,只能慢慢地寻找。

    “小庄子!”

    魏庄听到这么名字不由地一震,这个称呼唯有一人叫过他,他的师尊……他也不知道叫什么。

    待他反头看去,却见一名中年管家在呼唤着一只摇着尾巴的哈巴狗。

    原来那狗叫小庄子,中年管家是特意来唤它吃夜宵的。

    “……”

    魏庄强压住拍死这一人一狗的冲动,爬上的屋顶。

    杨府的建筑大多是出自顶级工匠的设计,用料也是极好的,故而魏庄在屋顶上走着并不会有什么动静。

    唯有那四面隐藏的神机强驽透露着点点杀机,估计换了别人,可就被谁成了马蜂窝了。

    前面不远是杨府的厅堂,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此时正灯火通明,古朴的铜炉内点着微微的熏香,在空气中散发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来。

    在堂内,一侧坐着几名须发花白的老人家,主座上则坐着杨家的当代家主杨千机,中年的年纪正是沉稳如泰山的时候,一双眼睛禁闭着。

    在他的面前,琳琅满目地摆满了珍贵的灵材丹药。每一件放在外界都可能引来他人的争抢,但此时却随意地摆在厅堂之上。

    “公主受皇帝陛下诏命请来特赐奖赏,杨家不胜受恩感激,请代我向陛下表达杨家的敬意。”

    开口的并不是杨千机,而是旁边坐着的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

    他是杨家大长老,是仅次于家主与老家主的三号人物。这分量可以说很足,但如果对象是负皇命而来,那可就不够格了。

    在他们的对面,坐着两人。

    一人也是面容苍老的老者,他是大赵国的老太傅,曾经做过当今圣上的老师;另一人则是一位十七八的清丽少女,淡黄的长裙搭配着三千青丝,体态均匀,勾勒有致,将最傲人的资本都很好的显露了出来。

    红唇饱满,面容娇丽,一双明媚的眼睛里跳动的满是灵光。

    “杨千机家主,你不表个态?”

    老太傅强压住内心的怒气,只是瞪着坐在主座上装作闭目养神的杨千机,一字一字地强调着话语,希望逼迫杨千机发言。

    自从公主进来传旨,这杨千机就未曾睁开过眼睛,更没有对圣旨表现出任何的尊敬来。

    虽然那些所谓长老还装作尊敬的样子,但看这杨家家主的睥睨姿态,他们心里还不知道是怎么看待皇帝的。

    “表什么态?来了圣旨接着就是了,礼也受了,请太傅和公主还是早些回去复命吧。”

    杨千机终于睁开了他那亘古不变般的双目,只是言语之中仍然没有对皇帝的尊敬,甚至对皇帝的使者如此下了逐客令?

    这杨家莫不是真的要反?已经到了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的露骨程度了吗?

    “你……”

    “你这老家伙,看你年纪大还叫你一声叔叔,你不要不识抬举。父皇如此优待你们,你杨家不感恩也就罢了,现在是个什么态度?”

    太傅还没有表达出来,小公主就已经发了火。她自从进了杨府的门,就没有见到杨家人对她有半分的尊敬来,有些小厮还敢肆意地打量自己的身体!

    可曾还有一点对皇室的敬畏?

    此刻杨千机更是如此一种态度。

    “是,杨大将军是天下大元帅,金丹境高手,但你们要记住你们是臣,君臣有别!”

    藏在屋顶的魏庄很是惊讶,原以为给了自己二百灵石的小公主该是个落落大方的女孩,没想到也有泼辣的一面嘛。

    虽然完全没用就是了。

    “呵。”

    杨千机也不置可否,并没有兴趣回答公主的发问,更没有兴趣安抚公主的愤怒,只是吩咐下人道:

    “快伺候公主和太傅下去歇息,明日送他二人回京。”

    小公主火气还没下来又受这种待遇,更是大有一点想撸起袖子和杨千机干一仗的感觉。

    只是太傅压住了公主的愤怒,因为他看见一队甲士走了过来,很郑重地请他们去歇息。

    “呵呵呵,杨家可真是好样的啊!”

    老太傅与公主最后还是被那一队甲士请去歇息了,名义上是请,看成是押解也并不不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样子。

    待外人离去,那几名长老纷纷将目光看向杨千机。

    “家主,难道时机到了?”

    “嗯,待父亲回来便大局拉开。在此之前,请几位族叔、伯伯不要离开家族。”

    “是。”

    杨千机又闭上了他的眼睛,脸色又如原来一般,古井无波。

    他自然没有注意到之前有个偷听者,更没注意到那人还从皇帝赐下的礼品里顺走了些灵材。

    当然这些权谋与魏庄无关,他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关心这种东西。朝堂的争端虽诡谲,但对他来说无非是白白浪费时间。

    都说“权力之毒会腐蚀最强横的国家,也会腐蚀最坚韧的人”,看来是不错的。

    幸而魏庄他懒……对这些不敢兴趣,即使是想腐蚀也无处着手。

    他此刻继续在无数的房间里探寻着,终于在听到一丝细微的呜呜声之后,找对了地方。

    昏暗的房间内……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总喜欢布置成这样……

    此刻在杨府西南角的某处,侍卫们被杨千机的三子杨旭早早地赶走了。这一处地方是他玩乐的地方,玩到后面可就不太适合给他们听了。

    毕竟此刻杨旭已经等了许久了,这两日来父亲找自己有事。当然说是有事,就是把自己拉过去臭骂一顿,然后叮嘱自己要好好修炼,不要沉湎于女色。

    只是这么一段话,怎么可能让他就转性,他此时只是在想着今夜的欢愉。

    父亲的打搅可让之前抢来的小美人好一阵寂寞,今天哥哥终于可以好好来疼爱你了。

    打开房门,昏暗的烛光下,杨旭的身影满满地从黑暗中探了出来。

    只见他眼睛内凹,目光混浊,面容尽显枯黄,某些地方更有些发黑,明显是精气亏空、气血不足的样子。

    同时他又是五短身材,一身黝黑,却又有一身的肥膘,整的和一头肥猪站起来了一样。

    面上带着猥琐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床上被绑缚着手脚的梁轩儿。

    她的衣裳早早地被剥了干净,身上只是盖着一层薄薄的纱被半掩住下面的销魂,一方小嘴被人用绢布堵得死死地,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声音表达着自己的抗拒。

    她怎能想到自己随着父亲一同去参加科举,半路上就遭了人掳掠,父亲被人围殴不知生死,自己此刻也被绑在这里,很快就将没了明白。

    特别是,这丫的还是个变态,绑了自己十几个时辰了,手脚都麻了。刚松开洗了个澡就又捆这了。话说他们修行的不是会点穴吗?还怕她跑了不成?

    她觉得此刻她也有点大病,明明清白将无,还有心情想些这种事?用力地挣扎着做无用功。

    “小宝贝你用力挣扎吧,你再怎么挣扎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等等,台词不应该是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此刻房梁之上突然传出来声音。

    “这不嘴被堵着了嘛?我这叫实事求……你,你,你是谁?”

    杨旭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顺嘴搭着问话。突然反应过来后,赶紧抬起他肥硕的大头向声音的来源探去。

    只见就在房塌上的房梁上,坐着一位名副其实的“梁上君子”,吃着刚顺来的灵果。

    这人自然是魏庄了,他咬上一口灵果,随意地说道:

    “继续啊,霸王硬上弓,我还没见过呢?特别是你这么肥的霸王。”

    “来人啊!来人啊!”

    杨旭突然发出杀猪般的叫声,想要呼唤着侍卫们的到来,却忘记了侍卫早就被他自己给赶走了。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魏庄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嘴里说着那句经典的台词。

    “看到了吧,这个才叫作专业!”

    杨旭自然不懂,梁轩儿也不懂,她只知道事情似乎有了转机,或许今天自己可以逃过一劫。

    至少再不济,这新来的小哥长得还可以,她也不是很介意,无用的挣扎都缓了下来……

    魏庄没有去探查梁轩儿的心神,但他直觉地感觉到她脑子里似乎并没有在想什么好东西。

    “这父女俩是不是都好像有那个大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