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捐了集团,打造国产神话! > 第75章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第75章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领着颜轻语去叔伯爷辈家里,少不了打趣玩笑话。

    虽然颜轻语之前来家里,已经见过不少人,但以情侣的关系,二人依旧感觉难为情。

    尤其是面对婶婶伯母,她们可不给苏羽留面子。

    什么小时候的臭事都往外说,逗得颜轻语笑声连连,仿佛发现了新世纪一般。

    转悠了一圈,月饼和白酒之类的礼物送出去不少,东西太多害得他们还跑了几趟回来。

    付出,自然也是有回报的。

    此刻,颜轻语心花怒发,美丽的杏眼眯成了月牙儿。

    身姿轻盈,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

    她高兴地走路都没点端庄样,跃跃欲起,灿烂的笑容占领了整个俏脸。

    瞥着挽着自己手腕的美人,苏羽也是如沐春风,内心荡漾着浓浓的甜蜜。

    苏羽冷不丁开口道,“记得待会分我一半!”

    嗯?

    颜轻语立马停了下来,笑容一滞。

    分你一半?

    “凭什么,这可是给我的,为什么给你一半?”

    小眼神气呼呼瞪着苏羽,颜轻语小嘴撅得老高,似乎整个人都不高兴了。

    苏羽平静回道,“我不带你去,你一毛都没有,见者有份懂不懂?”

    “我不管,反正是给我的,把公司拿走你也别想拿这钱,哼!”

    气冲冲丢下一句话,颜轻语快步往家里赶去,似乎要去找人做主。

    苏羽展颜笑了起来,自己逗你玩而已,真是的。

    苏羽赶忙追了过去,眨眼间和颜轻语嬉闹在一块。

    “昂~你不要这么无赖!”

    银铃般的笑声随之在田野间飘荡开来。

    要是王敏等人看到这一幕,定然啼笑皆非不可。

    两个身价过亿的总裁,每年捐款都千万起步。

    现在居然和平头百姓似的起了这几千块钱,还让不让人活啦?

    二人嘻嘻闹闹回了家。

    “你们回来的正好,第一批月饼已经烤熟了,等凉快点就可以吃了。”

    见苏羽二人笑嘻嘻的,没有任何不顺,柳英内心一喜,连忙招呼道。

    拉着颜轻语进了屋,桌上摆放着两个盘子,金黄色的月饼正冒着热腾腾的气浪,香味扑鼻。

    “好香呀~”

    颜轻语惊喜地围了上来,这月饼可是她做的,模样看起来还挺好的嘛。

    苏羽也是连连称赞,虽然有的因为受热不均导致颜色深浅不一,但家里自己制作的,已经算是很好啦。

    毕竟,家里的烤箱可不是电烤,而是以前用的火烤,十分简陋。

    当然,不是说苏羽吝啬钱不买,而是柳英不让。

    她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让她们适应新的时代实在太难。

    就像苏羽买回来的扫地机器人一般,现在也被关在了箱子里。

    于柳英而言,它只带来了惊吓,没有任何方便。

    扫地?

    自己拿着扫把扫几下不就行了,废这些事干什么?

    她们需要的是得心应手,而不是去追寻时代,那样太累。

    老妈柳英也看电视说,烤箱会爆炸,所以很排斥它。

    所以,老家这边除了日常冰箱空调按摩椅,这些其他人家里有的,苏羽没有添加“新”东西。

    当然,仅在他的房间,存在一些新事物。

    热度褪去,苏羽这边美滋滋吃上了自制月饼。

    而村头,也是迎来了不速之客。

    大余村。

    村头有两颗三人合抱的大树,桥下溪水潺潺,声音沁凉美妙,是避暑乘凉的好去处。

    桥上,廖明远搀扶着陈可行下了警车。

    一路颠簸,陈可行脸色都是白的,大口直喘气,情况看起来很差。

    “老头子不行了,先休息一下吧。”

    陈可行连忙摆手,说着一屁股朝着青石板坐了下来,闭目养精蓄锐,不敢浪费一点力气。。

    像他这样年纪,乘坐飞机本就很勉强。

    好不容易落地,这山路崎岖的,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

    现在到了村口,他实在挺不住了,再不歇歇他非得晕倒在苏羽家里不可,那还谈个屁事!

    “好好好!”

    廖明远也是连忙答应,他热得全身都湿透了,现在看着桥下的溪水,恨不得一头扎进去。

    警车内,开车的警官小陈一脸无奈,没想到出趟美勤,让领导搞成这样。

    可他也没办法呀,泰安这边山区多,他们县更多,路确实很不好走。

    眼睛瞥到了路边,小陈内心一喜。

    “领导,那边有个小卖部,我弄点冰棒过来?”

    宛如天籁之音!

    廖明远赶忙点头,“好,记得给陈老带一瓶凉水过来。”

    “嗯。”

    小陈急忙赶了过去,后面跟车的局长也是跑了过来。

    眼见这边情况,顾不得汗水直流,他赶紧拿着扇子给二人扇风。

    村口连续停下三辆警车,对这座平静的村子,无疑是重磅炸弹。

    乘凉的老大爷老大妈也都被惊到了,还以为村子里有人犯了事。

    一些在打牌的中年男人也吓得心脏乱跳,生怕被抓走,收好东西来到了门口。

    这时,一位乘凉的老大爷站了起来。

    老者须发皆白,挺立的胡渣宛如针扎似的,面色红润荡漾着祥瑞之气。

    神清气朗,踽步踏行,风自扇间来。

    放在武侠小说里面,妥妥就是扫地僧的形象。

    老者一身白色的背心,似乎因为洗得多了,背心有些太薄,隐隐透露出肉色。

    “老哥今年高寿?”

    似乎没有看到周围的警察似的,老者在陈可行一旁坐了下来,面色怡然地打起了招呼。

    见有老人过来,而且精神矍铄,陈可行身子一挺,有股不服输的劲撑着他。

    虽是如此,但更多的是来自同龄人的自来熟。

    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陈可行笑得很自然,连连摆手:

    “担不起担不起,我壬戌年,属猴的,看老哥的情况,恐怕比我岁数大吧。”

    “今年,一百多了。”

    苏定军顿时明白,有些得意地比了个手势。

    嘶~

    陈可行羡慕不已,眼前老哥的身体也太健强了。

    自己不到九十,都要弄拐杖了,他居然还怡然独行,走起来一点没有停亍感。

    “苏老~”

    局长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似乎认识眼前的老者,憨厚的神情带着敬意。

    这一声,顿时把陈可行二人打懵了。

    “你们…认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