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狗粮:从表白超甜青梅开始 > 第88章 我不想依赖你
    肖红越想越惆怅,越惆怅越叹气。

    最后苦着一张脸,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唉?瞧我都说了什么了?”

    “萧萧,刚刚你饭桌上没见你动筷,你过会儿吃疙瘩面再出门。”

    说着,肖红起来转身去了厨房。

    林萧喊住她:“不用了妈,我同学过会儿会请我吃饭,所以刚刚才吃得不多。”

    林萧约的王中汉,半小时后会来他家接他。

    肖红:“那你直接出去吃得了啊?”

    林萧看着肖红,那瘦了一圈疲态尽显的脸庞说:“我可以不吃,但要看着你吃。”

    看来连日来茶饭不思的状态被看出来了,肖红听着不好意思。

    “妈会照顾自己,你不用操心。”

    会照顾自己,就是把自己整得瘦了一圈?

    林萧没有反驳,走到一半忽然转身。

    “安然的事,你也别太惆,我会想办法的。”

    林萧走向方面的时候,安然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两人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时候,安然先别过脸去。

    “干嘛?”

    “嗯?”

    “干嘛一直看着我?”安然脸红红的。

    她换了一条方格连衣裙,膝盖的长度,领口绑了个蝴蝶结,集日系的禁欲与清纯于一身。

    在安然思忖林萧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原因,是不是喜欢她穿这条裙子的时候,林萧忽然别过头去。

    林萧:“我在想叔叔的事情。”

    肖红提醒让林萧陡然清醒。安然的问题是他疏忽了,他以自己上一世经历做了判断,过于理想化的觉得安建国不会被判刑。

    “干妈,叔叔身体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

    肖红抹干净眼泪,

    借口换衣服的空隙,安然已经整理好情绪。

    肖红和林萧已经帮了她很多,自己不能再让林萧操心了。

    “我自己可以处理的。”

    林萧微阖着眼:“你怎么处理?”

    没有看不起安然的意思,林萧只是在意安然的安危。

    但就像肖红说的,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没钱没权,有什么方法去逃脱困境。

    “我可以打……”

    “打工吗?如果再遇到上次的事情怎么办?”

    也不是故意旧事重提,只是林萧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安然,世道险恶这个问题。

    “就不能让我帮你解决吗?”

    安然意料之中的摇头,她有自己的自尊和底线,哪怕林萧现在是她的男朋友,就一定有义务帮她吗?

    更何况还不是。

    林萧家的处境她知道,他一个人处理尚且分身乏术,安然不想老是麻烦林萧。

    她很小就懂得,依赖会侵蚀一个人的自立能力,像很多情侣,明明自己有手有脚可以去倒水,可就活像残疾一样,非得让别人帮你倒。

    安然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很危险,像刚刚,林萧不由分说帮她盛饭。

    可她明明就没事啊!

    安然一个人匍匐惯了,对林萧说:“我只是不想失去独立生存的能力。”

    闻言,林萧只是轻声叹息。

    他就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一场马拉松。

    既然安然不同意他的帮助,那他偷偷帮助她好了。

    王中汉来电话说自己到了楼下,林萧不急着下去,转头看着肖红。

    “妈,爸身体怎么样了?”

    林萧好多天没有看到吴大伟,这会儿他又在出车。

    肖红吸了吸鼻子:“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可以多做点工作,不好的时候就在家里休息。”

    说起这个,肖红又是一顿惆怅。

    “唉,因为大伟工作时间不稳定,厂里的老板对他的意见颇深。”

    “有时候有活儿了,也不让大伟去,叫别的同事替他的班。”

    出车次数会影响工资绩效,这是白白把工资送给别人了。

    吴大伟在水泥厂干了很多年了,那里的老板当然不会忽然看他不顺眼。

    林萧当然知道,其中的导火线恐怕是他林萧自己。

    前段时间曹玲不是想勾搭他来着?

    谁知道被林萧拒绝之后,对方怎么把怨气宣泄到吴大伟头上,在看不见的地方给他安插了什么罪名。

    林萧点头:“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肖红不满意睇了林萧。

    肖红不是傻子,曹玲看上林萧的事她看不出来,身边那些好像安装了人肉摄像头的纺织厂同事还能看不出来?

    纺织厂多的是女人,而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前因后果一串,肖红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是不是真的跟同学出去?如果你为了大伟的事找曹玲,我就,我就……”

    “我就”了半天,肖红没有说出所以然。

    她一方面真怕林萧一时想不开找曹玲,另一方面想起林萧之前刚刚离家出走完。

    想规劝,又不敢说重话的纠结,都快把肖红压得喘不过气。

    肖红的脸红红绿绿了一阵,林萧的轻声叫唤把她拉回现实。

    “妈。”

    他看出肖红脸上的无奈,决定说多了两句宽慰肖红的话。

    “我不是去找她,真的是见同学,王中汉已经在楼下等我了。”

    肖红曾与王中汉有两面之缘,而且印象中,安然问安建国请律师的钱都是找他借的。

    这会儿再听王中汉这名字,肖红不再淡定了,她啊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再出来手里多了个袋子,好大一袋,里面装的各种干。

    菜干萝卜干豆干,外面还捆了条大腊肠。

    南方日照充足,别看这些不值钱,都是肖红平时闲在家里晒的,留着过冬用。

    肖红把袋子塞到林萧手里,林萧提了下手,掂量掂量,足足有三斤。

    “这都是我自己晒的,萧萧你一定要给我送到。”

    “我知道他家不缺这钱,但咱要知恩图报不是?”

    林萧点头,一手提着花瓶一手提着袋子,走到门口见安然没有跟上,又折了回来。

    “怎么了?”

    安然没有说完:“那个……”

    “是我让她别跟去了,萧萧,她脚受伤了,让她在家里休息吧。”

    安然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得出来是不想违逆肖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