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若水多福免费全文阅读 > 第030章:绝境
    整件事,要从赵刚的三岁儿子生病开始说起。

    赵刚的儿子生了一种很难治好的罕见的疾病,所以,赵刚需要很多钱给儿子交医药费。

    实在是没有办法,他依靠自己在银行里的主管身份,隐瞒上级,动用了20万元现金给儿子治病。

    可是,医院就是一个无底洞,儿子并没有治好,这个钱也还不上了。

    儿子离开了赵刚,赵刚痛不欲生,他本来想恳求妻子和岳父岳母,暂时把居住的那间房子卖了,暂时租一间小房子,先将他挪用的那笔钱还上。

    这样一来,单位也不会发现赵刚挪用公款,他起码还能保住这份工作。

    可是,岳父岳母一听要卖掉现在的房子,立刻翻脸了。

    他们说这房子当初是他们卖了自己的老房子才付的首付,房子是他们家的,跟赵刚没半毛钱关系。

    赵刚当时就生气了,他花了那么多钱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给孩子治病,现在他在公司里欠了那么多钱,一旦让上级知道了,他肯定会被银行开除。

    这个银行主管的工作对于赵刚这么一个将近四十岁的中年人来说,不但待遇好而且还很体面,如果丢掉这份工作,赵刚这个年纪以后再找一个这么好的工作肯定就没机会了。

    可是,岳父岳母并不替赵刚着想,反而还在偷偷劝自己女儿跟赵刚离婚,脱离这个苦海。

    大概妻子的父母是这么想的,如果离婚成功,那么女儿不但可以保住现在的房子,还可以把赵刚一个人扫地出门,岂不是一了百了。

    赵刚的妻子只是一个家庭主妇,而且耳根子软,几乎是父母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如此一来,可想而知,赵刚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也就直线下降了,时常吵架在所难免。

    很快,更加令整件事情雪上加霜的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赵刚挪用20万公款的事情被上级发现了,赵刚被约谈。

    因为之前赵刚在公司里的人缘还算可以,所以上级就说,如果赵刚可以把20万及时补上,他就不会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赵刚的工作也能保住。

    赵刚也是没有办法了,脑袋一热,就从手机的垃圾短信里找到了一家民间的借贷公司,也就是沈彪开的公司。

    赵刚从沈彪手里借了20万现金填补亏空,工作虽然是保住了,但是他又没有钱还给高利贷。

    借了高利贷的日子哪里好过,隔三差五的都会有人上门催债,岳父岳母自然一见到赵刚就没头没脸的骂他没能耐没出息,拖累了整个家。

    高利贷这东西确实沾不得,利滚利,赵刚的信用卡都刷爆了就连高利贷的利息都还不上。

    沈彪的手下隔三差五就跑到赵刚的家里或者公司堵他要帐,把赵刚逼得都快要崩溃了。

    然而……

    令赵刚完全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间段,他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那就是,赵刚居然见到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还说自己是他的孪生兄弟……

    说到这里,赵刚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竟然苦笑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孪生兄弟,他现在暂时在一家大排档打工,我们一见面都呆住了,我真的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跟自己一模一样……我打电话给老家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我的确有一个孪生兄弟,是小时候家里给了亲戚帮忙抚养,后来就失去联系了……我和他一起吃过几次饭,他见我穿的衣服很好,以为我赚了大钱,在大城市里混得不错,还娶了城里的老婆安居乐业,反正,他在言谈之中都很羡慕我的生活,还希望我能给他介绍一份好一点儿的工作……然而,我这个傻兄弟哪里知道,我现在的生活一团糟,我一回家就和老婆还有岳父岳母吵架,加上高利贷的催债,各种压力逼得我都特么要疯了,我……我好像已经走投无路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看起来还算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他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凶光。

    仿佛在一瞬间,赵刚从一个温和的中年人变成了一个凶狠的罪犯。

    “也就是三四天前吧,我拿着东拼西凑借来的钱去沈彪的公司,准备先还上一部分,可是沈彪却告诉我,我现在已经欠他50万了,我一听就傻了,这比当初整整翻了一倍还要多啊……我和沈彪理论,可那个臭流氓见我老实巴交,不停的冷嘲热讽,好像故意在欺负我这么一个老实人……我当时一股热血冲到了脑门儿,顺手抄起桌上的玻璃烟灰缸猛地砸在沈彪头上……也许我用力太猛,也许是沈彪从来没有想到我有这个胆子,反正,沈彪被砸了一下之后就趴在了老板桌上不动了……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沈彪已经没气了……我杀人了,我当时害怕极了,但是很快,我居然又产生了一种很难形容的愉悦感……反正我已经杀了一个人,我的人生就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在沈彪的办公室里坐了很久,看着沈彪的尸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计划,一条金蝉脱壳的完美计划,反正我已经被逼到绝路了,不如赌一把……”

    说着,赵刚露出了一丝病态的笑容,他似乎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仿佛还在回味筹划这一切的那个夜晚。

    “从沈彪的公司离开,我联系了我那个孪生兄弟,请他去大排档喝酒,叫了很多白酒和啤酒,我把他灌醉了,扶着他来到了自己家里,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和我的孪生兄弟一起上了楼,我特别注意没让监控器拍到我的脸……整个过程中,我心中反复做着思想斗争,最后我下定了决心,无毒不丈夫,如果我不做,警察就会来找我,我就得坐牢,况且这样的日子我已经不想过了……既然老天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重新开始人生,我为什么不抓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