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若水多福免费全文阅读 > 第033章:一切反常皆有因
    新世纪小区某单元的楼下,保安发现从楼上丢下的碎尸之后,立即报了警。

    可是,警察还没有赶来的时候,一名男子就从该居民楼中逃了出来。

    保安认定他嫌疑很大,立刻喝令他站住!

    没想到,那个可疑男子立刻掏出一把带血的水果刀,保安不敢继续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嫌疑男子逃之夭夭。

    后来警方介入,从案发现场来看,崔燕的家遭到了非法入侵,抽屉和柜子有被翻找过的痕迹,并且丢失了一些贵重物品和现金,疑似一起入室盗窃被发现后杀人灭口的普通案件。

    而且,嫌疑人还留下了指纹和DNA等信息,很容易就查到此人的基本信息。

    嫌疑人男子名叫郭明,以前有案底,有过故意伤害他人的前科。

    后来郭明刑满释放就去了南洋谋生,到了国外之后,警方这边就没有信息了。

    将案子讲述到这里,林安民转身看向了林蕊和白冰,他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

    “虽然这是一起恶劣的碎尸案,但这个案子应该不难破获,因为嫌疑人的身份已经查明,只要将嫌疑人抓回来一审,基本就可以破案了……”

    林蕊困惑的对林安民和白冰说:“如果是正常人,把人杀了就已经可以安全逃离现场了,他何必还要分割尸体呢?而且还把肉块丢到楼下去,这岂不是在诚心暴露自己么?”

    “没错,你说的这些也是本案最大的一个疑点!”林安民点点头道。

    “那么,郭明这人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呢?”林蕊又问。

    “档案上并没有标注这个郭明有精神病史。”白冰回答道。

    “小蕊啊,你能分析出这些很不错,呵呵,的确是有进步啊!”林安民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那么,现在你还有兴趣加入专案组么?”

    “有!”林蕊果断的喊了一声。

    “那好,死者的家属一个小时之后会来队里,到时候你跟我一起问问她……”

    “好!”

    说完,林安民对白冰说:“白法医,崔燕的进一步尸检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新发现及时通知我,我们先上去了……”

    白冰对着林安民点点头,林蕊就跟着林安民往外走。

    这时王小磊从外面慢吞吞的走进来,他低着头,一副吐虚脱的样子,还在用纸巾不停地擦着嘴。

    “哎,不是说要聊聊案子么?怎么这就要走啊?!”王小磊有气无力的问。

    “都聊完了。”林蕊淡淡的回了一句。

    “聊完了?这么快么?!”王小磊依旧想尾巴一样紧紧地跟在林蕊身后。

    回到楼上,林蕊拿着手机就往女厕所里走,王小磊跟了过来,没好气的问:“蕊蕊,你是不是又要给那个三蹦子大叔打电话啊?!”

    “要你管么?!”林蕊白了王小磊一眼。

    “他不就是一个骑三蹦子的黑车司机吗?”王小磊愤愤然的说。

    “人家现在是好心市民了好么?”

    “好心个屁啊,我看他绝对没按好心!”王小磊气呼呼的说。

    王小磊猜的没错,林蕊躲进厕所立刻给夏洛打了电话。

    “美女,又想我了?”夏洛依旧油嘴滑舌的说,“上次赵刚那个案子破了,你还没请我吃饭呢?”

    “咳咳,那个先欠着,我告诉你,现在我手头又有了一个新案子,还是碎尸案呢?!”

    “哎呦,吓死宝宝了!”夏洛故作紧张的惊呼了一声,“既然都碎尸了,怎么听你的语气还那么兴奋呢?!”

    “别闹,你听我跟你说……”

    接着,林蕊把刚才去停尸间看到的一切都说给了夏洛,而且还说了那个名叫郭明嫌疑人的可疑之处。

    “如果真是入室抢劫,杀了人就应该马上逃跑,可他却非要分尸,搞出这么大动静来干嘛?”林蕊没得到夏洛的回应,她又问道,“哎,你在听么?!”

    “有点儿意思,一切反常皆有因啊!”夏洛淡淡地笑了笑说,“不过,他分不分尸,跟我有毛关系?”

    “哎,我问你,一会儿死者的女儿要来局里,我爸让我跟她聊聊,你说,我都问她什么呢?”林蕊虚心请教道。

    “呵呵,听你这口气,该不会是怀疑她是真正的凶手吧?”

    “那倒不是……”

    “如果不确定,你就问一下她的家庭关系,是不是离婚后重组的家庭,一般这样的家庭最容易出问题……”

    “还有呢?”

    “如果从她的话语中你开始怀疑她了,那么接下来就问她案发当时她在干什么,有没有证人?”

    “别的呢?”

    “如果对方不是重要嫌疑人的话,问这些就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要表现得很稳重,提出的问题要让对方感到有权威性,这样她才能如实回答你的问题!”

    “多谢!回头请你吃饭,这次是真的哦!”

    “呵呵,你要是再不请客,我就要饿死了!”夏洛笑着说。

    ……

    一个小时之后。

    刑警大队普通的小会议室内。

    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坐在里面,她扎着利落的马尾辫,脸上化了淡妆,身上穿了一身黑色衣服,低着头,眼神中透着一丝伤感。

    林安民和林蕊一起走到门口,看了看里面只有一个女的。

    林安民皱了皱眉对林蕊说:“小蕊,我这个大男人进去恐怕比较尴尬,要不然你一个人进去吧?”

    “就我一个人去么?!”

    “你们都是女人,应该比较好沟通一些,你自己进去先跟她聊一聊,我在外面看着,没问题吧?”

    “哦,好的。”

    林蕊稳定了一下心神,她沉稳的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你好,我是负责这案子的林警官,请问你怎么称呼?”林蕊酝酿好情绪,温和的问道。

    “林警官您好,我叫陈琪,崔燕是我母亲,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陈琪故意用纸巾擦了擦眼角,“就是我想问一下,尸体现在可以认领回去了吗?!”

    “抱歉了,现在恐怕还不行,我们需要做司法解剖,”林蕊给陈琪倒了杯热茶放在她的面前,自己也在旁边坐下,“既然你来了,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希望你能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