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若水多福免费全文阅读 > 第002章:胡搅蛮缠的嫌疑人
    平安市公安局,审讯室内。

    林安民、女警花和那个圆脸男警员,三双眼睛都在怒目圆睁的死死的盯着夏洛,仿佛把他当成了猎物。

    夏洛很清楚,今天要是自己不卖卖力气,恐怕是混不过去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2号深夜,的确有一个漂亮的女乘客坐过我的车,但我送她到了枫叶园小区附近,她自己就下车了,”夏洛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提醒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建议,可以去查看一下行车记录仪……”

    “你那破车有行车记录仪么?”女警花立刻回怼了一句。

    夏洛再一次被那肤白貌美的女警花的冷嘲热讽给激怒了,他生气的反问道:“你们到底想要让我说什么啊?!”

    “说事实!”圆脸男警员狐假虎威的插了一句嘴说。

    “我刚才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可你们又不相信我,你们警方破不了案子,总不能让我背这个锅吧?”

    “注意你的措辞!”林安民重重的把茶杯一墩。

    “我……我一个良好市民,好端端地被拘到了这里,连杯水都没给我喝,还被你们连续审问了两个多小时,我稍微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情绪,不过分吧?”

    林安民再一次露出了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盯着夏洛说:“死者在微信中提到,你开车的时候就不老实,总是用眼睛偷偷看人家,有你这样见色起意的良好市民么?”

    夏洛稍微思索了一下,继续反驳道:“作为一个单身男性,偶然遇到了比较吸引我的异性,我多看几眼怎么了?这不犯法吧?”

    “你少在这里避重就轻,”林安民用力的一拍桌子,“既然你不说,那么我来帮你说,当晚,你车上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乘客,你见色起意,一时冲动,按捺不住就跟踪死者一起下了车,但是很快被死者发现,你强奸未遂,失手把人给杀了,对不对?”

    听了林安民的推理,夏洛挠了挠头皮,深深地叹了口气才说:“唉,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蛮有道理的,那个啥,能给根烟抽么?”

    此话一出,三个警务人员都是一惊!

    这里可是审讯室,按照往常的惯例,一般的嫌疑人在这里要烟就意味着要招供了。

    女警花和男警员面面相觑,大概他们心里都在想,原来这家伙这么软,随便被大队长一吓唬就全都撂了?!

    林安民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递给夏洛,正要给他点上。

    夏洛却盯着手里的香烟,很不满意的撇撇嘴说:“这烟什么牌子啊?你们这里没有雪茄么?我平时只抽麦克纽杜的雪茄……”

    “你爱抽不抽……”

    “算了算了,将就抽这个吧!”

    林安民没好气的给夏洛点上烟,夏洛深吸了一下,又畅快地吐出一个烟圈儿。

    眼看着把一根烟都要抽完了,三个人眼睁睁的都在等他招供,可是从夏洛嘴里吐出的除了烟雾,还是烟雾。

    “哎哎哎,你烟也抽了,该说实话了吧?”林安民催促道。

    “我现在又饿了,能帮我点份外卖么?”

    “得寸进尺!”林安民气得直瞪眼睛,把桌子拍得山响。

    夏洛很潇洒的弹掉烟头说:“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你自己的假设,假设不是证据,难道在警校读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们么?”

    林安民从警三十年了,他头一次被一个嫌疑人如此羞辱,气得面红耳赤。

    “看来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林安民对身边做记录的女警花说,“林蕊,你出去,让人把监控关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安民故意提高了音量,为的就是让夏洛听清楚。

    林蕊比全队警员都更加了解林安民这个人,他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在局里动用私刑是绝不可能的。

    其实,林安民也只是想吓唬一下这个难缠的嫌疑人。

    不出所料,夏洛丝毫没有被吓到,反而露出了一脸轻蔑的笑容。

    “你又笑什么啊?!”林安民问。

    “原来林队长也知道这场审讯没有任何意义,把摄像头关了好给公安机关省点儿电费,真是一个节俭的人民公仆啊……”

    “你你你……”林安民被气得来回踱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名叫林蕊的女警花出去后马上又跑了回来,今天这个嫌疑人太难缠了,她生怕林安民在气头上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然而……

    已经惹毛了林安民的夏洛依旧毫无自知之明,他还在那里口沫横飞的念叨着: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死活不相信我能怎么办?哪怕我自己走进派出所,说人是我杀的,你们要做的也是千方百计找到我犯罪的证据,这样才能定我的罪不是么?事实上,现在你们手上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证据,却在这里吓唬一个良好市民,你这样做,对得起百姓对你的培养吗?”

    “好好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林安民忍无可忍的扬起手,林蕊和年轻警员都吓坏了,一起上前阻拦。

    林蕊扫了一眼林安民的怒容,小声提醒了一声:“爸,你先冷静一下啊?”

    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夏洛给听见了。

    原来林安民和林蕊是父女关系,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难怪两人长得有点儿像。

    就在这个慌乱时刻,谁都没想到……

    夏洛突然把鼻子往不锈钢的扶手上重重的磕了一下。

    砰的一声!

    然后,两行鼻血从鼻孔里流了下来……

    他熟练的用手一抹,整个下巴立刻血红一片,看着伤势很严重的样子。

    “你要干嘛?!”林安民都呆住了。

    “打人啦!林大队长打人啦!救命啊!快来看看啊!”夏洛扯开嗓子喊道。

    “闭嘴!不许喊!”年轻警员小声说。

    “谁让你们把监控关了,我脸上这个伤,出去可解释不清哦!”夏洛一脸狡猾的看向林安民。

    林蕊也看不下去了,杏眼圆睁的冲着夏洛喊道:“开什么玩笑,有我在场可以作证,你还想讹人么?!”

    “呵呵,你的证词有用吗?你是他女儿,法律重物证轻人证,再加上亲属避嫌的原则,真要上了法庭,你们说得清楚么?”

    林蕊俏脸微红,心说,这家伙太厉害了,竟然瞬间反客为主了。

    林安民用手指勾着制服领口,脖子后面都是汗,他已经被夏洛搞得汗流浃背了。

    一阵沉默过后……

    林安民啥也没说,摔门离开了审讯室,男警员急忙也跟了出去。

    见二人离开了审讯室,夏洛暗自笑了一下,然后他就朝着漂亮的女警花勾了勾手指。

    林蕊厌恶的瞪了夏洛一眼,不满这家伙真没礼貌,但生气归生气,她还是走过去了。

    “美女,咱们商量件事呗?”夏洛笑嘻嘻的说。

    “有话就说……”林蕊冷声道。

    夏洛看了门口一眼,故意神秘的压低了声音说:“让你爸把我放了,我帮你们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