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若水多福免费全文阅读 > 第010章:一枚纽扣
    夏洛随口说的这些,虽然只是破案的基本技巧,但是条理清晰,发人深思,林蕊一边点头,一边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你要是按照我告诉你的方向继续调查,肯定会有重大收获,”夏洛点上一根烟说,“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爸的,你自己选择,想不想立功你就自己掂量吧!”

    “立功不立功的我倒是没那么上心,查案子当然是为了还死者一个清白,这才是我的初衷……”林蕊低低的声音说道。

    “好吧好吧,我先走了,今天一整天没开工,晚上不跑几单哥们儿就要喝西北风了,拜拜了……”

    说完,夏洛就跟林蕊分开了。

    ……

    不过,夏洛并没有真的去趴活儿,而是来到了金水桥附近,这里就是案发现场。

    警方已然将现场的警戒线撤去了,夏洛双手插在兜里,在昏暗的石滩上漫步。

    夏洛低头观察着,起初是沉默不语,后来他开始自言自语的说道:

    “现场是一处人工制作的水泥石滩,地面的摩擦系数很大,死者衣服单薄且多处撕裂,如果说死者真的在这里被非礼过,那么在挣扎的时候,身上应该会出现大面积的生前擦伤,然而事实却并没有……”

    他的眼睛在地上搜寻着地上的蛛丝马迹,经过一整天的风吹日晒,基本上已经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转了一圈儿都一无所获之后,夏洛自嘲般的笑了笑说:“特么的,上辈子老子查案都已经厌倦了,本来打算金盆洗手了,结果穿越了还是查案,难道这就是我的宿命么?!”

    就在这时,他一抬头,突然看见路面上走过来一个捡垃圾的流浪汉,正在从一个垃圾箱里翻找易拉罐。

    流浪汉出现在这里并不可疑,但是他身上穿着的一件驼色的束腰长风衣,感觉特别不搭。

    这件衣服算是国际大品牌,英伦风格的,很显然是女款,很多上班女性都喜欢穿这个牌子和款式。

    要不是这个流浪汉大叔的身材很瘦,估计都穿不上这件衣服。

    夏洛急忙爬上石滩,走到马路上,他快步绕到流浪汉的正面,一眼就发现衣服上的一个细节。

    这件长风衣是双排扣,很明显的黑色扣子,其中少了一枚黑色纽扣。

    于是,夏洛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客气地对流浪汉说:“这位大叔,请问你身上的衣服是从哪儿来的?”

    “你管得着么?”

    流浪汉的脾气很臭,白了夏洛一眼就背着蛇皮袋走开了。

    夏洛并没有感觉尴尬,因为他问的问题的确很突兀。

    但是,夏洛接下来的行动,那就更加的突兀了。

    他拿出手机,跑到流浪汉大叔的对面,喊了一声:“大叔,笑一个!”

    给流浪汉拍了一张照片之后,在流浪汉没有发飙之前,夏洛急忙逃离了河边。

    ……

    之后的两天,夏洛俨然真的变成了一个黑车司机,似乎他很容易就适应了这个新身份。

    其实,在比弗利山庄开着小跑看女明星,跟开三蹦子的感觉也差不多。

    他整天开着自己的爱车三蹦子到处拉活儿送客人,并且很快从中找到了乐趣。

    不管车上坐着的是什么人,夏洛都能跟对方聊得热火朝天,好不开心。

    再说警方那边,刑警大队长林安民也没闲着,他派出不少警力,把夏洛周围可以接触到的人全部走访了一遍,当然,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林蕊请技术部门的同事作了药物化验,果然验出死者体内有乙醚的残留。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林蕊对夏洛的推理就更加的信服了。

    话说第三天的中午,夏洛正蹲在桥墩子底下跟另外一个趴活儿的黑车司机谈论着国际经济,突然手机铃声大作,他拿起手机一看,是林蕊打来的。

    电话那边,传来了林蕊兴奋的声音:“找着了找着了,死者果然有个闺蜜,名叫郭柔,是个英文补习老师,在一家私人补习班就职,我准备上楼去看看……”

    “很好,你已经找到地方了是么?”

    “是啊,她的下课时间是中午12点,还差10分钟她就要下班了,我等会儿就上去找她……”

    “你最好等我一下,你发个地址,我马上过去……”

    “好吧!”

    林蕊给夏洛发了个定位之后,站在门口等了10分钟,夏洛还没有来。

    林蕊是个急性子,有点儿不耐烦了,她自言自语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是警察,凭什么等你?”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林蕊就一个人做电梯上了楼,找到了那家培训机构。

    前台小姐拦住了林蕊,微笑着问:“小姐,你想要咨询什么课程?”

    林蕊掏出证件说:“我想找一下郭老师,她下课了么?”

    前台小姐点点头,指出了郭柔的办公室。

    林蕊敲门进屋,立刻看到了一位长相端庄梳着马尾辫的年轻女人。

    “您找谁?”郭柔微笑着问。

    “我是警察,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林蕊再次出示证件说。

    郭柔微微扬了下眉毛,问:“原来是警察同志,你是想打听李艳的事情吧?我在朋友圈里听说了,她的事情……我心里挺难接受的,我跟她是大学同学,想不到她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不测……”

    说着,郭柔用纸巾擦拭了一下眼角,露出了几分悲切的神情。

    “请问,你和李艳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林蕊问道。

    “几个星期前,她约我出去吃过一次饭。”

    “案发当日,”林蕊思考着该问什么,“也就是2日夜里,你在做什么?”

    “警察同志,难道你在怀疑我么?”郭柔微微张了一下嘴问。

    “我……我就是问问……”林蕊脸上一红。

    “好吧,我想一想,我当时……”郭柔回忆着说,“我当时应该跟几个同事在看电影,没错,看的是一部国外的爱情文艺片,挺小众的……”

    “谁能证明呢?”

    “我有当天的票根,我找给你啊……”

    郭柔从抽屉里翻出电影票的票根,林蕊看着上面的日期和时间,完全能对的上,她顿时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看到面前这位年轻的女警花在不停的咬着嘴唇,郭柔笑着问道:“警察同志,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我要去吃午饭了……”

    “你……你和李艳有什么私仇吗?”林蕊又问。

    “没有啊,”郭柔一脸惊讶的回答道,“我都说了,我和她以前是同学,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关系还不错,毕业后偶尔聚一聚通个电话,就这样……”

    林蕊懊恼地攥了下粉拳,无言以对了。

    郭柔下意识的冷笑了一下,站起身说:“不好意思,警察同志,我该走了,今天挺忙的,下午还有课程安排,失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