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若水多福免费全文阅读 > 第017章:无一生还
    “对,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林蕊点点头,“那你先进吧!”

    “女士优先!”夏洛一笑,“我去,林警官,你不是害怕了吧?”

    “哪有……”

    林蕊把头转向屋内,顿时感觉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吞了一大口口水才走了进去。

    一边走,林蕊一边小心地踮起脚,避开地上粘稠的暗红的血迹。

    屋内的摆设很整齐,并没有打斗后留下的痕迹,看来凶手很可能是在死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行凶的,下手也十分干净利落。

    二人先走到沙发后面,那里躺着一个老大爷,侧身躺在地上,年龄在六十五岁到七十岁之间,脑后有个血洞,伤口流出的血已经干涸了。

    林蕊上前准备试探脉博,夏洛忙叫住她提醒道:“用这个,不会留下指纹……”

    夏洛掏出手机,将手机屏幕放在死者鼻子下面,静候几秒,上面没有呼吸的水汽出现。

    “死了?!”林蕊问。

    夏洛点了点头,一转身,他走进距离尸体最近的一间卧室。

    这是一间小卧室,里面的摆设很朴素,应该是老人住的。

    没想到,床上还趴着一个老太太,面朝下,太阳穴的位置有被重物击打过的痕迹,血染红了床单,人也死了。

    夏洛走出来,左右观察了一下,他主要是想找到凶器。

    果不其然,很快他就发现客厅的中间胡乱扔了一把小号铁锤。

    那是一种木头手柄,实心铁头的铁锤,锤头上面都是凝固的鲜血。

    “看来这就是凶器了……”林蕊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后,林蕊跟着夏洛又去了另一间大卧室。

    这是夫妻二人居住的地方,卧室里没有尸体,床头的墙上挂着一张结婚照片。

    夏洛直起身,径直望向和卧室连成一体的小阳台,阳台的窗户已经被大大的推开了。

    刚才起风了,有风从外面吹进来,这就是在楼道里就能闻到血腥味儿的原因。

    突然,夏洛咦了一声,因为他在窗户的边缘处发现了一些血迹。

    林蕊快步走过来,问夏洛发现了什么?

    夏洛将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照着窗户好让林蕊看清楚。

    窗户缝隙的地方是铝制金属的,边缘处有些锋利,那里残留了一些血迹,并且是新鲜的血迹。

    “难道是坠楼男子跳楼的时候刮伤了手臂留下的?”

    “不对!”夏洛摇摇头说。

    “怎么不对啊?!”

    因为夏洛清晰的记得,那具坠楼的男性尸体,衣服和裤子并没有被刮开的口子,身上也没有血迹。

    夏洛没回答林蕊的问题,而是着重语气的对林蕊说:“这里的血迹一定要认真化验一下,我觉得很有问题,记住没?”

    “嗯,记住了!”林蕊回答道。

    “走,再去厨房里看看……”夏洛招呼道。

    二人随即来到厨房,这套房屋的户型是厨卫连在一起的,在厨卫之间的地板上趴着一个女人,三十五岁左右,后脑勺有一个血洞,显然凶器也是那柄锤子。

    夏洛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突然快步冲进厕所,在洗手池下面的小柜子里翻找了起来。

    林蕊都惊了,连忙阻止道:“哎哎,你是群众,你刚才还跟别人说不能随便破坏现场,可是你……”

    一阵翻箱倒柜,夏洛真的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双橡胶手套。

    “不看一看,我不死心啊!”他笑了笑对林蕊说。

    “你现在先别动尸体,等会儿我爸会带着鉴识人员一起来的……”

    “呵呵,你爸来了,他会让我看吗?!”

    “可是……”

    夏洛不管林蕊那责备的目光,自顾自的掰开死者的眼皮,捏了捏脸上的肌肉,又活动了一下手臂,立刻得出了结论:

    “这具女尸角膜轻度混浊,尸僵固定,强力压迫颜色会减退,手指关节僵硬……昨晚的气温是15度左右,据此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1点左右,误差不超过两小时……”

    林蕊像是看怪物似地看着夏洛,嘀咕了一句说:“你这是神探夏洛克附体了么?!”

    夏洛讪讪地一笑说:“这些都是很小儿科的知识,神探柯南里面都有……”

    “哼,鬼才信你呢?!”林蕊又嘀咕了一声。

    “待会儿你爸来了,你可千万别说我动过尸体,要不然你肯定会被骂惨的……”

    夏洛刚说了这句话,楼下就传来一阵警笛声。

    夏洛立即从厨房里跑出来,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你爸他们下车上楼大约会花费2分钟,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一边说着,夏洛飞快地来到沙发后面,用同样的流程检查了一遍那具老大爷的尸体。

    “死亡时间差不多,膝盖和手肘部分有擦伤和淤青,似乎是自己摔的,额头右侧也有一块,”夏洛看了一眼沙发靠背,“没错了,是碰到木质沙发靠背磕出来的,这应该是生前伤……”

    夏洛又走到了小卧室,检查了一下老太太的尸体。

    “三具尸体,死亡时间相同,身上几乎没有反抗的痕迹,”夏洛摸着下巴走出来,拾起凶器看了一眼,“凶器基本肯定就是这个锤子了,从伤口形态看凶手反复使用了多次,以致于木质的手柄都裂开了……”

    夏洛语速很快,浑然忘我,好似完全沉浸在了案情分析当中。

    林蕊拿着小本本,笔尖在纸上刷刷的响着,可惜她拼命记录也只能记个大概。

    “从表面看,好像是男主人醉酒后行凶,行凶之后睡着了,刚刚才清醒过来,然后看到家里人都被自己杀害了,一时间想不开,畏罪跳楼自杀了,可是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哈哈,这个案子有点儿意思了,够你老爸喝一壶的了……”

    “谁在里面?!”

    一声厉喝从门口传来。

    林蕊正认真听着夏洛的分析,听得津津有味,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把她吓了一大跳。

    回头一看……

    林安民已经破门而入,带了几名鉴识人员一起冲了进来。

    林安民以为有可疑分子混了进来,他已经把枪都掏了出来。

    夏洛看到林安民端着枪指着自己,慢慢站起来举起双手,笑道:“林队,好久不见啊,您吃了么?”

    等看清两人之后,林安民的眉毛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

    “怎么哪儿都有你啊?!”林安民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