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若水多福免费全文阅读 > 第018章:杀人目的是什么
    “谁允许你进来的,你知道你的行为会给警方的侦破带来多大麻烦么,林蕊,你作为刑警,第一时间不保护现场,居然还带着一个不相干的社会闲散人员闯进命案现场,你你你……气死我了,你就等着受处分吧!”

    “林队,我们……我们担心屋里有活人,所以进来看看……”

    面对林安民的喝斥,林蕊几乎要吓哭了。

    夏洛立刻举起双手解释说:“林队,你别忙着训人么?你看看,我戴着手套了!”

    林安民更加不可思议的盯着夏洛,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居然随身带着手套,你的身份让我很怀疑啊?!”

    “别误会别误会,这手套我是从厨房随便拿的……”

    “什么?!”林安民简直暴跳如雷,“你居然拿命案现场的东西,你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涉嫌妨碍司法了……”

    “我知道了知道了,”夏洛连声说,“林队,你别激动,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马上在你眼前消失还不行么?”

    夏洛满不在乎的从林安民的身边离开,林安民气得握着枪的手直哆嗦。

    没想到,林蕊走到林安民身后,还替夏洛辩解道:“林队,夏洛他没有破坏现场,他刚刚确实在勘察现场,而且还分析得挺有道理的……”

    “你给我闭嘴吧!”林安民将怒视的双眼移到了林蕊身上,继续大吼道,“林蕊,你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到了极点,如果待会儿我在现场发现他的指纹和脚印,我就以妨碍司法罪把他先拘留了!”

    林蕊很少看到父亲这么发火过,他被吓得缩着脖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夏洛看到林蕊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心有不忍的对林安民说:“我说林队啊,你别为难林警官,我不打扰你们破案了,希望林队这次能把案子破了,我先走了哦!”

    夏洛已经离开了门口,林蕊也不知怎么,下意识的跟在了夏洛身后。

    “林蕊!你给我回来!”

    立刻,身后传来了林安民那几乎要震塌天花板的吼声。

    林蕊这回也生气了,没有听父亲的话,跟着夏洛走出了703单元的门口。

    发飙之后的林安民,突然一阵心软。

    可是他脸都拉下来了,又不好当着其他下属的面去哄自己女儿,林安民只能把邪火撒在了其他警员的身上。

    “看什么看,很闲么?赶快干活儿啊?!”

    随着这一声喊,屋里立刻传来了喀嚓喀嚓的快门声,技术部门的人开始给现场拍照片。

    夏洛慢悠悠的下了楼,来到楼门口,掏出打火机把嘴里的烟点上。

    一回头,他看到小脸煞白的林蕊也走下了楼。

    “你爸这人的脾气真够臭的,难怪你妈跟他离婚……”夏洛笑了笑对林蕊说。

    林蕊却愤愤地跺了跺脚说:“都怪你,非要跑进来看……”

    夏洛呵呵的笑道:“好好好,怪我怪我……”

    接下来,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站在那想心事。

    当夏洛把一根烟抽完,他吐出了最后一口烟,突然一脸郑重的问:“你怎么看?”

    “大卧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结婚照,上面的男人就是坠楼的男人……”林蕊回答说。

    “你说的没错,起码表面看就是这样……”夏洛点点头说。

    “难道不是么?!”

    “坠楼男子满身酒气,说明喝了很多酒,可是,屋里好像没什么酒味儿对吗?”

    “也许是因为开着窗户的原因?”

    “室内也没有空酒瓶?”

    “也许凶手是在外面喝了酒回来之后,借着酒劲儿把家人都杀了,然后等他清醒之后,追悔莫及,于是就从阳台上的窗户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你说的基本可以说得通,不过……”夏洛把烟头掐了,皱了皱眉,“凭借我的直觉,这案子恐怕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光靠你爸那个死脑筋恐怕破不了案?”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林蕊紧张的问。

    “林警官,我很认真地跟你说,这案子真的有蹊跷,你想不想再立功呢?”

    “你不会是还想跟我一起破案吧?”林蕊绕着鬓角的一绺头发,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尖,“可是……我爸会批评我的?”

    “一句话,想不想破案?”

    “想!”

    “那就行了!”夏洛嘿嘿的笑了笑,“那我就再帮你一回吧!”

    ……

    先不说夏洛和林蕊这边,回到703单元。

    看着命案现场,警员们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

    “太惨了,一家子都没了……”

    “是啊,平安市已经10年没有发生这样恶劣的灭门惨案了!”

    “什么样的人才能干出这种兽行呢?!”

    不管鉴识人员如何发牢骚,这无疑是本市十年来最大的大案件。

    林安民在场指挥监督,他不止一次的强调所有的工作人员务必认真取证,不要遗漏任何的蛛丝马迹。

    当然,林安民自己也没闲着,他骂走了林蕊和夏洛之后,就开始在现场来回走动,低头细心的察看着现场,不时的还摸着下巴思索一会儿……

    凶手杀那么多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图财害命?

    报复?

    临时起意?

    这时……

    一个年轻警员举着录音笔走了进来,说:“林队,我们向邻居核实了一下这家的信息,男主人姓赵,名叫赵刚,是一家私人银行的业务主管,女主人叫孙莉,全职家庭主妇,两人曾经有一个三岁大的男孩,可惜在半年前因病死去了……赵刚是外地人,孙莉是本地人,当初两人结婚,女方家把老房子卖了付的首付,因此,赵刚的岳父岳母就搬来一起住……”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啊……”林安民思索着说。

    “是的。”年轻警员点了点头。

    “一个普通的家庭,会和人结仇吗?”林安民自言自语的说完,然后看向年轻警员,“你再去物业那里打听一下,24小时内,是否有什么可疑人员出入过这栋楼?”

    “已经有同事去问了,马上就回来……”

    年轻警员说完,门口就有一个警员跑了进来,报告说:“林队,昨天深夜,监控拍到了这家男主人搀扶着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

    “拍到脸了吗?”林安民激动地问。

    “没有,那人似乎知道小区监控的位置,有意回避正脸……”警员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