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姐姐的新娘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回国
    玲花最后还是跟着涂行川一起回国了。

    因为她不得不涂行川走在一起,玲花用来维系涂行川性命的术法叫歃血之盟。

    这个术法最大的作用就是共享施术者与受术者之间的生命。

    该术法只有她一族的少数人才能施展,而且大多数都是亲人或者夫妻之间。

    现在玲花倒好…给了一个才认识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憨憨。

    “所以你躲这里做什么?”

    涂行川蹲在了地上瞅着正躲出口大厅椅子下面的玲花。

    法洛共和国的剥皮帮事件平息后,华国就派遣了数架专机将在法洛共和国的华国公民全部接回了家。

    涂行川和玲花是第一批抵达北城首都国际机场的归国同胞。

    谁知道玲花在飞机上还待得好好的,表现得非常文静。

    虽然涂行川能看出她很害怕这种巨型钢铁巨兽所发出的轰鸣声。

    可为了不在涂行川面前丢脸,或者说是不想被涂行川当成‘乡下人’来看,坐上飞机之后就像一个入定老僧一样闭着眼睛装睡去了。

    一直到玲花下了飞机,涂行川还在拿行李的时候,再一回头这姑娘娇小的身影就不见了。

    要不是歃血之盟的效果加持下,涂行川能感觉到玲花的位置,可能玲花会在首都国际机场彻底走丢。

    好在涂行川在出口大厅一处隐蔽的椅子下方找到了玲花,她正抱着自己的双腿一脸不爽的装不倒翁呢。

    “滚开!别让他们知道我在这里!”

    玲花看在找到自己的涂行川,真的想用拳头揍他,但她现在又不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你躲这里也没用啊,机场到处都是监控,一会就有保安把你抓出来了。”

    涂行川用手指了一下旁边还在运行的监控摄像头,刚好这个摄像头转向了玲花,玲花的视线也与黑洞洞的镜头对视而上。

    “……”

    玲花紧紧抿着嘴,整个人靠在了椅子的阴影处,身形逐渐开始变得半透明了起来。

    她在动用自己的龙脉之力施展隐身相关的术法。

    “你隐身也没用,我们还有热成像的,等会还要…”

    “你能别说话了吗?”玲花被涂行川给念叨得怒气上头,直接抓住了涂行川的衣领喊。

    “我这不是在向你说明在咱们国家生活的各种常识吗?”

    涂行川早在飞机上就做好了向这位大夏少女负责的准备。

    当然不是男女关系上的负责,而是教玲花能更好的融入华国的社会和生活。

    “我不需要知道!”玲花松开了涂行川的衣领说。

    “那你跟着我回国做啥?”

    涂行川又一次把天给彻底聊死了,聊死到玲花想用自己的额头狠狠撞这家伙下巴的地步。

    “所以别担心太多啦,我们国家很安全的,虽然犯罪这东西杜绝不了,可不用像在法洛共和国一样,走在街上就担心被剥皮帮拖走。”

    涂行川现在感觉自己像是拿着一块诱饵,诱骗一只凶狠的薮猫出洞一样,薮猫疯狂的对涂行川呲呲呲,还会用爪子抓他。

    他能做的只有拿一根逗猫棒在她面前疯狂的挥。

    “我又不怕剥皮帮!”玲花说到这里有些嘴硬,她的目光还越过了涂行川看了一眼身后机场的安保人员。

    “那就是…衙门?我们这里没衙门了,都是人民警察…他们绝不会用自己的权力欺压你,这点上也可以放心。”涂行川说。

    “也不是衙门!”玲花觉得要不是现在有监控看着,她可能直接把涂行川打晕给带走了。

    “那你…”

    涂行川的话还没说完,在他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女性的询问声。

    “请问你是涂行川吗?”

    涂行川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位身着军装的女军人,在这位女军人身边还跟着一位穿着古装的…方士?

    之前涂行川在法洛共和国撤离的时候,就见过两位这种打扮的方士混在军队里,玲花看见他们像是猫咪碰到黄瓜一样直接炸毛。

    现在也是一样,涂行川回头看了一眼玲花,发现她人已经从椅子下面消失了,可能又是靠着自己娇小的身材不知道躲哪去了。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涂行川问。

    “是这样的,你身上有些特殊的特质,非常特殊…所以祖国需要你还有你的那位同伴一起协助进行一些研究,我是专门过来通知你,还有和你联系的专员,你称呼我徐蕾就行。”

    那位女军人伸出手和涂行川轻握了一下,然后目光在四下搜寻玲花的身影,可惜玲花隐匿自己的技巧超出了常人所理解的范围,她并未找到那个情报中身材娇小的女孩。

    “当然没问题,我的那位同伴肯定也很乐意配合的…”

    涂行川这么说的时候,头上被扔了一个纸团,应该是玲花不知道从哪扔过来的。

    “就是徐蕾姐,我能先回一趟家吗?我家里人现在一定很担心我的状况,还有我的那位同伴她是大夏人,就是国家…现在打算怎么安排大夏人?”

    涂行川在问后面那个问题时非常的谨慎,因为大夏人的安排不是简单的将他们‘并入’华国那么轻松。

    “你的母亲已经在机场外等你了,还有关于大夏方面的问题有点复杂,我们可以路上再说,以及我刚才提到的研究项目,其实是国家新设立的一所特殊大学,你和你的那位同伴作为第一期录取生,在回家前你可以先去大学里看看。”徐蕾说。

    大学?方士大学?

    涂行川和玲花签了歃血之盟后,他也能感觉到自己与龙脉之间的联系,简而言之就是有了成为方士的资质,可这种联系远比普通的方士要更为强烈。

    所以这也是华国会专门找到涂行川的原因。

    “那我们现在走吧?”

    涂行川也没去揭穿玲花躲藏的位置,他感觉现在去把玲花拽出来别人,估计玲花会用拳头来招呼他。

    徐蕾也没去深究玲花的下落,一直护送涂行川来到了机场的出口处,涂行川的母亲早在这里等候多时。

    一次简短又感动的重逢拥抱与叙旧过后,涂行川再一次告别了自己的母亲拿着行礼坐上了徐蕾开来的车。

    这是一辆足以坐下六人的军用越野车,涂行川直接坐到了最后一排,徐蕾想跟着一起坐上去,涂行川却伸手拦了一下。

    “徐蕾姐你能…坐前面吗?后排留给我一个人放下行礼。”涂行川在这一刻情商拉满。

    徐蕾作为军人的直觉从出机场开始就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了。

    她与那位同样被派来执行任务的方士对视了一眼,那位方士轻点了一下头后,她也接受了涂行川这个看起来有点任性的要求。

    当所有人都坐上车之后,涂行川开着车门对着外面轻拍了一下自己旁边的坐位。

    又是一团纸扔到了涂行川的额头上,但不久后涂行川身侧的位置多了一道浅浅的凹痕。

    隐身状态下的玲花虽不太想被这群人抓住,可为了涂行川的安全还是不得不上了车。

    这辆军用越野车一路开上了机场的高速公路。

    不过出乎涂行川预料的是车并未向北城开去,而是开向了一处明显是新修建起来的公路。

    而这条公路通往的是一座建有城墙的古代城市…同样也是首都只不过是大夏的首都。

    “这里是…”

    涂行川透过车窗看着这座大夏的首都,在城门外有不少解放军战士驻守。

    “大夏的首都,涂行川同学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好奇我们怎么安排大夏的居民们?”

    “嗯…”

    “现在的政策是先让大夏的各座古城维持现状。”徐蕾看着那座城墙高耸的大夏首都说“你听说过文明胶囊这个词吗?”

    “我…以前在巴黎修的是机械工程。”涂行川有点窘迫的说“没学过社会学。”

    “没事,意思就是大夏的文明和我们的文明不能贸然的全方位交流,只能一点一点的来,例如如果我们不对大夏的各个古城进行管控,直接让我们的民众抱着旅游一类的心态进入大夏的这些古城的话…”

    “大夏这个国家的民生会彻底毁掉…”涂行川猜到了这个可能。

    “是的。”

    这是一个很好推测出的结果,就像现代人穿到古代,随便拿些新奇的东西就能从古代人手里换金银珠宝,而古代人跑到现代城市会造成混乱一样。

    这些糟糕的影响将会在国土重叠中无限放大。

    所以华国高层采取的决策是…暂时隔绝古城与现代城市之间的往来,然后再通过一点一点的教育,还有对古城进行现代化改造,让大夏人学会现代的生活节奏。

    这是一个漫长的工程,会耗费国家大量的心力。

    “所以先下车吧,你们的一个校区在这座古城里,另一个校区则是在我们的北城,两者的作用各不同,都是和龙脉有关的学习。”徐蕾走下了军用越野车说。

    终于可以看看古代的城市生活风貌了吗?

    涂行川有些激动的走下了车看着远处的城墙,虽然遭受过了旧巴黎的毒打,涂行川穿越到古代靠自己的知识搞发明当人上人的梦想一样没有改变。

    人上人可能是当不成了,但领略一下原生态的天朝古代民生也是不错的体验。

    反观涂行川的激动,玲花对于这座城市的态度更多的是不安,她在下车之后用手攥住了涂行川的衣角。

    然后直接被涂行川拖着进了这座旧大夏的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