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姐姐的新娘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醒醒武士,让我们一起把京都烧成灰!
    天照神社就在皇居后不远,可能这也契合了繁樱人民认为天皇就是行走于地上的天照大神的印象。

    神社规模非常之大,里面维护的神职人员看见治盛天皇的到来纷纷鞠躬行礼。

    “感觉到了吗?”

    伊正在走进这座神社中时却感觉到了一股…与神社的圣洁性毫不相干的气息。

    这一气息充满了血腥味,像是诸多负面的情绪纠缠在了一起让人有些反胃。

    “我在剥皮帮的地下监牢感觉过同样的气息。”

    赵辰敏锐的感知也察觉到了天照神社地底的污秽。

    而作为指南针的地灵娜娜奇所指的位置,正是污秽散发出的方向也是源头。

    “你们…找的竟然真是罗生之门。”

    治盛天皇见娜娜奇所指的方向,心中的不安愈发凝重了起来。

    “鬼门?此神社下有镇压何邪祟之物吗?”

    伊正感觉天照神社下方所升腾的污秽可不简单。

    这世界是有精怪妖物一类的生物,地灵本身就是属于精怪的一种。

    所以不排除这个神社下镇压了什么危险的妖物。

    “供奉天照大神的神社已有千年历史,可在其下的罗生之门是在近日才开始溢满这种…邪祟之气,神官们都担心罗生之门大开,京都会迎来传说中的百鬼夜行之日。”

    治盛天皇在说话间已经带领着众人来到了天照神社的下方。

    在天照神社的下方是一处洞窟一般的密室,这个密室很显然不是繁樱所建造的,从密室的石柱还有各种图腾徽记上来看,都充斥着玛雅,阿兹特克还有印加文明的风格。

    当治盛天皇带领众人来到了洞窟的尽头,一个巨型的圆环石门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个石门应该就是娜娜奇所指的‘能回家的门’,而在繁樱民众的心中这座古老的石门似乎被他们当成了连接黄泉的‘罗生之门’。

    石门上在近日开始盘踞的污秽之气更加印证了天照神官们的猜测。

    “门后面就是你的家?”

    赵辰侧头询问着一直牵着自己的衣角走到这里的娜娜奇。

    娜娜奇看见石门的时候很明显被石门上熟悉的感觉给吸引了,可石门上不断溢出的污秽之气却又让娜娜奇感觉非常的畏惧和陌生。

    最后她只能躲在赵辰的身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那你能激活它吗?”

    赵辰已经能大概猜到现在美洲的环境了,那污秽之气的源头既不是什么鬼,也不是什么妖怪,而是殖民者在美洲屠戮的原住民所构成的怨魂。

    西方诸国都在进行类似剥皮帮的血肉研究,把人的灵魂和血肉变成龙脉的能源,其中甚至包括将死人当成武器来用。

    很显然艾因兰帝国也在做相关的研究,而美洲…这片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能够干涉的土地,毫无疑问的是一处绝佳的测试场所。

    “可…可以。”娜娜奇声音都小上了很多,但治盛天皇还是听懂了这只地灵话中的意思。

    这位从之前就很配合华国方的天皇,在这一刻站了出来挡在了赵辰的面前。

    “诸位,门后可是黄泉之地!如将此门打开,百鬼侵入京都必然会让京都陷入为难之中!”年轻的治盛天皇虽心有畏惧,可还是鼓起勇气提醒说。

    “治盛阁下,此门污秽之气凝聚,很显然门后有人想要先行将其开启,就算我们不先动手,此门的污秽之气凝聚到一定程度也会自行开启。”

    伊正提醒着治盛天皇说,这道石门上凝聚的污秽可不是样子货,石门被激活在门后聚集的怨魂冲入京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

    治盛天皇听到伊正的分析瞬间慌了,百鬼夜行这一传说早就在繁樱中流传。

    最糟糕的是这道石门后的百鬼可不像是传说中的那样‘洒洒盐’就能赶走的!

    在这石门之后所存在的,恐怕是美洲原住民的血肉与灵魂构成的怨魂大军,它们的来袭必然会让整个京都生灵涂炭。

    可华国肯定是要将石门打开的。

    美洲还有不少华国的公民需要去营救,石门是一个最快捷且高效的让华国的部队前往美洲的方式。

    前提是先将石门后的百鬼之灾给平息。

    “如果真的是这样,以现在京都的守备恐怕无以与百鬼抗衡。”治盛天皇向何大使微微鞠下一躬说“恳请贵国…”

    “这里不适合谈这些,治盛先生。”何大使打断了治盛天皇的话说“真的要谈的话,还请和我们一起回驻日大使馆详谈。”

    “当然…”

    治盛天皇已经走上了和德川幕府背道相驰的道路,现在他能做的只有一路走到底了。

    ………………

    京都,驻日大使馆。

    这里恐怕是唯一一处德川幕府的眼线无法触及的位置,从长宁号进港开始,生活在这里的华国公民就被人民解放军给保护了起来。

    可柳生暮乃还是想办法潜入了其中,驻日大使馆在成使馆之前,本是柳生暮乃就读学堂。

    所以柳生暮乃靠着对学堂分布的熟悉潜入了驻日大使馆的二楼。

    她刚一落地一柄匕首就刺向了她,身为武家之女柳生暮乃也第一时间拔刀给予了还击!

    匕首与柳生暮乃手中的武士刀交错在了一起!

    “女孩?”柳生暮乃看清了拔出匕首刺向她的人身影之后脸上表情非常惊愕。

    在繁樱女子习武本就极少,柳生家的道馆仅有她一人有资格修习剑术。

    可眼前这位拿着匕首的身影不止是个女性,还是一位女孩,且她使用匕首的技艺刁钻歹毒。

    在柳生暮乃呆滞的片刻,匕首划过了柳生暮乃手中的武士刀的刀刃,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和迸发出的火花一路向着柳生暮乃的咽喉刺去!

    “等等…”柳生暮乃用刀谭挡住了刺向她的匕首,同时向前一推将那女孩推开之后,迅速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女孩可不听她说这么多,反手握住匕首刚想继续袭向柳生暮乃,在一瞬间一位男性走进了房间中。。

    “玲花?怎么了怎么了?”

    涂行川听见房间内钢铁交错的声音,慌慌忙忙的从门外走了进来,但看见房间内拿着武士刀的柳生暮乃后…第一时间手抵着墙壁吐了出来。

    “滚回去!把门关上!”

    玲花真的想一脚把涂行川踹回去,可涂行川现在因为身上犯恶心连走路的能力都没了。

    “我的名字叫柳生暮乃!没有敌意!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告诉…大使馆的负责人!”柳生暮乃对玲花高喊着说。

    遗憾的是她说的是日语,玲花压根听不懂,突然闯入大使馆还有佩刀,玲花有一万个理由把柳生暮乃就地正法。

    “等等…玲花,她好像是同志。”

    可涂行川懂日语,最重要的是她在柳生暮乃身上感觉到了和繁樱的民众截然不同的‘思想倾向’。

    “什么同志?不管了…让她把刀放下,还有她身上的短刀。”玲花说。

    玲花的提议被涂行川一字不漏翻译给了柳生暮乃听。

    柳生暮乃虽有犹豫,但还是将手中的武士刀和和服中的短刀都放在了地上以示友好。

    “坐那里,我盯着你呢。”玲花指着一处榻榻米的角落说。

    柳生暮乃很配合的跪坐在了那处榻榻米上。

    玲花不适应坐榻榻米,所以她搬了一张有靠背的椅子,坐在了柳生暮乃的面前,就像是在拷问她一样。

    “柳生小姐,能告诉我你…擅闯大使馆…咳…”涂行川还没来得及和柳生暮乃说上两句,又有点想吐的症状。

    这让柳生暮乃轻佻了一下自己的秀眉,她能忍受玲花的严苛要求,毕竟她怎么样也是个闯入者。

    可涂行川这男人怎么回事?看她一眼就想吐…她再怎么样也是响彻京都内外的美姬,想要和她成亲的贵族青年不知道有多少。

    这回眼前这个男人看她一眼就犯恶心?华国男性的审美和繁樱这么不同吗?

    “他有些不适应这里的环境,也对你也听不懂我的话。”玲花说。

    “我…能听懂。”柳生暮乃冷静下来后,用略带口音的大夏语回应说“他不适应京都的气候吗?”

    “是繁樱百姓的想法。”玲花纠正了一下涂行川水土不服的源头。

    “繁樱百姓?你…能感觉到京都百姓的想法?”柳生暮乃有些诧异的问。

    “嗯,早知道该学会怎么控制这个能力再来这里的。”

    涂行川深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他现在的症状和之前在大夏京城的症状一样。

    龙脉之子能汲取周围百姓的想法。

    但这些想法一旦是涂行川无法认同或者接受的思想,那涂行川就会犯恶心。

    之前在大夏京城的百姓想法满是畏惧官府姥爷的迫害,还有对未来生活的绝望。

    但在京都百姓的想法多是对天皇神性的崇敬,还有对街上可随意斩人武士们的畏惧。

    这两种思想对生长在红旗之下的涂行川来说都无法接受。

    “那我呢?”柳生暮乃好奇的问。

    “稍微…好受一些。”涂行川看着眼前这只樱花妹说。

    “我怎么就好受一些了…难度是因为我的出身?”柳生暮乃的好奇心让她接着问了下去。

    她出身于武家世家,父亲也是天皇手下的亲信,这种出身让她的眼界比一般的庶民要高上很多。

    “大概是因为你打心底的在质疑天皇的神性?认为德川幕府和天皇的统治是有问题的,工商农阶层应该争取到更高的地位?”

    涂行川挠了挠头大概分析了一下眼前这位柳生暮乃小姐的心路历程。

    她听到涂行川的这一番话脸上的表情大变,在说话间她想要拔刀警告涂行川不要乱说。

    可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武士刀和短刃都被玲花给收缴了。

    “所以我才说你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同志。”涂行川说。

    “……”柳生暮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涂行川。

    在如今的繁樱社会,她的这些想法都是大逆不道要被杀头的想法。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玲花更在意柳生暮乃冒死潜入驻日大使馆的目的。

    “德川…德川立胜,现任幕府将军他打算借助鬼的力量将你们赶出去!如果成功的话恐怕还要征伐潮国…”柳生暮乃连忙说。

    “鬼?那是什么东西…是那种头上长角的生物吗?”

    涂行川在额头比了一个双角的动作,也就是在日本传统传说中的赤鬼和青鬼。

    “不,是更可怕的东西!请你们一定要阻止他,否则整个京都以至于繁樱都会被战火焚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