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txt下载 > 第038章:不温暖的家庭
    “这位警官,你这是在故意讽刺我很冷血么?!”

    一听夏洛这么说,陈琪立刻有点儿冒火。

    夏洛忙摆了摆手解释道:“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想说,你应该会理解我们对待工作的态度。”

    “崔燕只是我的后妈,我对她没什么感情,”陈琪深呼吸了几下才说,“对于她的死,我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悲伤……”

    林蕊淡淡地说:“你和后妈的事情,我们已经查过了,你们的关系的确不怎么好……”

    “那又怎样?”陈琪气呼呼的问,“就是因为我们关系不好,所以你们才怀疑到了我的头上?!”

    “案子在没有查出真相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谁都怀疑,希望你理解!”夏洛插了一句说。

    “是啊,陈小姐,我们并没有审问你的意思,只是想了解真相……”林蕊也说。

    “如果想要审问你,那地点肯定不会选在这里了……”夏洛又说。

    “你们说的没错,我真的很讨厌我那个后妈,她就是因为我爸有钱所以才非要嫁给我爸的,而且她这人还特别会演戏,我爸在家里的时候,她总是表现得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可是我爸不在家的时候,她就原形毕露,不但对我语气刻薄,而且还逼着我做各种家务,好像把我当成了一个免费的阿姨……”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琪用双手攥紧了拳头,眼泪从眼中滑落。

    林蕊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很认真地劝慰她说:“重组的家庭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和后妈不和,我也能理解……”

    听林蕊这么一说,陈琪似乎打开了倾诉阀门,很快有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自从我爸妈离婚,我被判给父亲之后,他基本上只关心工作,在他看来只要给钱就是尽到了养育子女的责任,崔燕这个人很古怪,她倒没有打骂过我,但她喜欢对我冷暴力……反正在家里生活,我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我了解崔燕这个人,她小时候跟我差不多,也是父母离异后重组了家庭,她的后爸也不喜欢她,所以她也不是一个心理健康的女人……因为她从小缺少父爱,希望成熟男人的保护,所以当初才会要死要活地跟我爸结婚,她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这没什么,但是,她凭什么要毁掉我的家庭呢?”

    陈琪毫无顾忌的露出仇恨的眼神,在夏洛看来,那神情就像凶手被捕后的自白。

    林蕊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背上,以示安慰。

    “我知道说这些对我很不利,但是那天晚上知道她被人杀了,我真的痛快极了,老天有眼,总算把她给收了,哼哼,这些年她享受够了,现在该她还债了!”

    “好了,我看今天问的差不多了,那我们就不打扰陈小姐的工作了。”说着,夏洛起身就要离开。

    陈琪也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说:“谢谢你们听我说这些,希望你们早点儿抓到真凶!”

    “呵呵,你难道不希望,凶手永远逍遥法外吗?!”夏洛突然转过脸试探的问了一句。

    陈琪在刹那间露出慌乱的神情,她抬起左手,下意识地准备搭在右臂上,那是一个防御的动作。

    “再见!”夏洛又恢复了笑容。

    “再见……”陈琪点了点头。

    林蕊跟着夏洛离开商场,夏洛转头问林蕊说:“你觉得她有嫌疑吗?!”

    “不知道,但是我很同情她……”林蕊低低的声音说。

    “警察维护的是正义,不是同情!”

    “我个人很同情她,但我的警察身份是维护正义!”

    “说的好!”夏洛几乎想鼓掌了。

    “陈琪虽然说了很多对自己不利的话,可这也表现出了她十足的自信,雇凶杀人我觉得不太可能,唯一的解释是她和郭明存在某种联系,至于是什么联系,我们猜不出来,你能推理出来么?!”

    “呵呵,我又不是陈琪肚子里的蛔虫,”夏洛夸张的摇摇头说,“这也不难,把郭明直接抓了审问一下不就清楚了!”

    “哼,说得倒轻巧,平安市这么大,哪儿那么好抓啊!”

    ……

    林蕊回到市局,差不多快要下班了,她想去见见林安民,把对陈琪的怀疑说给老爸听。

    可是,林安民却不在办公室。

    一打听,听同事说,林安民去了法医办公室,好半天都没回来。

    听到自己老爸去找别的女人,林蕊心里就有点儿不舒服。

    “不就看了一场话剧么?要不要这么热乎啊?!”林蕊有些吃醋的嘀咕了一句说。

    法医办公室,林蕊透过玻璃窗看到林安民果然正在跟白冰说话。

    虽然外面听不见声音,反正他们的动作和姿态还算比较正常,并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进一步的解剖结果出来了……”白冰说。

    “解剖结果怎么样?”林安民问。

    “死者的腹背部有两处穿刺伤,伤到了肺叶和肝脏,是属于同一把凶器留下的,应该是一把质量很好并且很锋利的水果刀,长度约15厘米,肝脏的伤很深,刺穿了肝动脉,这是直接死因……我个人觉得……”

    “你有什么发现么?!”林安民又问。

    “最关键的是死亡时间,由于尸体已经遭严重破坏,流失了许多血液,尸斑和尸温,还有内脏融解程度都无法作为判断死亡时间的有利依据,所以我们用了瞳孔药敏检测法,通过死者角膜对乙酰胆碱和肾上腺素的反应,将死亡时间确定在10月3日下午6点左右……”

    “死亡时间和分尸时间差了大约1个多小时,”林安民沉吟了片刻,才点点头说道,“这很有可能,凶手和分尸的人不是同一个人?那么郭明为什么甘愿背这个黑锅呢?!”

    这时,林蕊推门走了进来,大声问道:“林队,你查到郭明的情报了吗?”

    林安民回头看了一眼林蕊说:“目前只查到了他当年在什么地方服刑过,出来之后干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尤其是他后来去了南洋,那就更查不出来了……”

    “去南洋不好好呆着,跑回来干什么呢?”林蕊嘀咕了一句,“那么,郭明为什么会进的监狱呢?”

    “我已经派人去监狱调查了,”林安民看了看手表说,“派去的人差不多快回来了,对了,你不是又去找陈琪了么?有什么发现么?”

    接着,林蕊就把刚才在商场的经过说给了林安民听。

    林安民和白冰听了,他们也开始怀疑陈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