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十亿次重生高森免费阅读 > 第五章 请不要太苛求我的良心
    躺在地上的傲睿翁动了动,他脸上的伤以极快速度复原,身上的弹头也从伤口之中挤了出来。

    “有什么可聊的?”傲睿翁问道,看着安东,面色不善。显然,这个大块头也是将虚空辉光用来提升体质了,而且更加极端。

    “我想要你的虚空辉光,可众所周知,虚空辉光只能自愿交出,不容易强行掠夺。”高逸说。

    “你想要强化你的身体。”傲睿翁说。

    “是。”高逸说。

    “你应该知道,一个人不能拥有两种不同的虚空辉光。”傲睿翁说。

    “我们身为敌人,您的关心令我十分感动,不过我要如何使用这新的虚空辉光就不劳烦您来费心了。我希望您能够自愿将虚空辉光交给我,当然,作为交换,我可以答应你一些条件。”高逸说。

    “条件?”傲睿翁有些不解,因为高逸看上去似乎占据了主动,一个占据了主动的人为什么要与他讲条件?

    “比如,这艘星舰下方,那个位置,一个生活区。你们的孩子集中在那里,虽然你们已经下达了弃船指令,但我的人正在破坏逃生舱,你们能够使用的逃生舱十分有限。为了保持种族的延续,你们会优先让孩子们离开。我的保证是,我不会追击这些逃生舱。”高逸说。

    “你在诓我,你没有那个能力。”傲睿翁说。

    高逸眼中的红色光芒闪烁,他说道:“启动备用控制台。”

    也就在此时,周围传来声音:“备用控制台启动,星舰进入紧急模式,自毁程序无法继续,正在执行疏散指令。总逃生舱一百二十,当前逃生舱数量,七十五;校正,七十四;校正,七十三……”

    高逸站起来,走到某个地方,仔细看了看,然后手中的枪,变得细长,他对准地面。

    咻!

    声音不大,如同一只小球从耳边飞过,细长的红色光芒贯穿地板。下一刻,控制台的声音响起:“警告,一艘满载逃生舱被摧毁,三十六人失去生命体征。”

    然后高逸转过身来,看着傲睿翁,面带着微笑,说:“瞧,我能做到,而且很简单。”

    傲睿翁猛的暴起,怒吼道:“你这个疯子!你连孩子都不放过!”

    砰!

    安东一脚踹在傲睿翁的胸口,这一脚力量极大,几乎将他的胸骨踹个踹碎。

    “孩子?”高逸的头微微一歪,“你们也配提孩子吗?”

    高逸重新蹲在傲睿翁面前:“你知道,我重生了多少次吗?”

    傲睿翁冷冷地看着高逸,也不说话。

    高逸说:“我第一次重生的时候,地球有一百亿人。其中二十亿都是孩子。然后,你们在我面前,将那些孩子都烧成了灰。”

    高逸接着说:“这一次,是我的第十亿次重生,地球差不多还是有二十亿孩子。也就是说,你把这二十亿的孩子,在我面前反反复复杀死了十亿次。”

    高逸突然笑了,说:“当然,我也不怪你。毕竟在地球上,我们也吃烤乳猪,烤乳鸽,烤乳羊。毕竟,你我种族不同,所以,请不要太苛求我的良心。我没有那么多共情能力,你们在我眼中就是一群野生动物。只不过这一次,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来保护你们了。”

    说着,他的枪口再次对准某个方向,这一次傲睿翁看到了,他那被布条遮挡的眼睛里,红色的光芒正在为三号武器进行引导。

    咻!

    “警告,一艘满载逃生舱被摧毁,三十六人失去生命体征。”备用控制台的声音再次响起。

    高逸说:“给我你的虚空辉光,然后,我就会停止,只有你一个人会死,我会放过他们。”

    一边说着,高逸的手却并没有停下。

    咻!

    “警告……”

    咻!

    “警告……”

    咻!

    “警告……”

    “停下!”傲睿翁用这辈子几乎最大的嗓门喊道,他感觉自己的嗓子似乎已经破了。

    咻!

    高逸根本没有半点要停下的迹象,而是不断变化着角度。

    “我给你!我给你!我马上就给你!停下来!请停下来!我求求你!求您!求您了!”傲睿翁的语气已经极为卑微,他从未被人逼到如此的地步,他甚至不知道究竟怎样做才是对的,可是他却知道,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那么这艘飞船里,一个孩子都不会剩下。

    高逸停了下来,三号武器变成手串挂在右手手腕上。然后,他对傲睿翁伸出左手去,按在他的脑门上。

    “你可以开始了。”高逸说。

    原本傲睿翁以为高逸会伸出右手,如果他伸出右手,那么他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砍断他的胳膊,让三号武器脱离高逸的控制。可很明显,高逸连这个已经想到了。

    哦,不对,也许是在某一次重生之中,自己已经成功这样做过了吧。所以,这一次,高逸直接伸出了左手。

    也许,我可以抓住他的手,然后一拳打碎他的心脏?

    直接杀了高逸的诱惑不断在他的心头萦绕,可是他最终却始终提不起勇气。一个重生者所做出的所有决定,必然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算了。

    就当是我为种族做出的最后一次妥协吧。

    傲睿翁最终还是没能鼓起勇气,这一次,他真的怕了。

    奇妙的白色辉光从傲睿翁的头顶泛起,看上去如同极光一般奇妙。却又如同有生命一般在空气之中游动,在接触到高逸手的瞬间,那白色辉光先是畏缩了一下,高逸将头上的布条扯开,露出那伤势极为严重的左眼,当红色的光芒照射在傲睿翁的脸上,傲睿翁最后一丝反抗的欲望也消失了。

    “全视之眼,三号武器……难怪。”傲睿翁苦笑了一下,全身彻底放松下来。

    来自傲睿翁的虚空辉光在全视之眼地注视之下进入高逸体内,高逸自身的虚空辉光也浮现出来。两道仿佛有生命的辉光纠缠了一番,各自相安无事,便又消失了。几乎同时,高逸全身的伤势开始以极为恐怖的速度修复。无论是他身上的枪伤,还是他的左眼,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傲睿翁说。

    “是。”高逸说。

    “其实你有更加简单的办法得到这种恢复能力,对吧。”傲睿翁问道。

    “是。”高逸说。

    接下来的问题,傲睿翁没有问,他也不想知道了。这个宇宙没人能够理解重生者究竟在想什么,他们心里的秘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被困在这无限永恒的生命之中,要么他们的种族彻底灭绝。让他不能再生,要么,就只有他们的种族从这可悲的命运之中解放出来,他们才会停止。

    傲睿翁看着透明的天幕,这艘巨大的至善人星舰已经开始全面弃船,一艘一艘小小的逃生舱如同脱离了豆荚的种子,它们会带着深度休眠的至善人奔向宇宙各个角落,这些逃生舱拥有至少百年的能源储备。足以支持到他们被同胞发现,解救。

    只要人还活着,一切都就都无所谓了。他们还会崛起,他们最终将会成为这个宇宙的唯一。

    傲睿翁感觉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