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十亿次重生高森免费阅读 > 第十三章 她,还会回来吗?
    此时,别墅之中的气氛非常紧张。因为这黑球的行动方式早已超过了一般人的思维范畴,谁能想到它竟然会从电视机里钻出来?

    黑球缓缓退回去,大约三秒之后,它的表情重新变成了笑脸。

    “我已经明白你们是通过何种方式找到这里了,不得不说,你们重生者真的是一个大麻烦。”黑球说着,便要回退到电视之中去。但就在此时,一只手轻轻按在黑球表面,刹那间,那三米之巨的黑球便只剩下巴掌大。

    星薇抓着黑球,低下头,看着它,说:“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

    那黑球的声音瞬间从低沉变得清脆悦耳了起来:“星薇姐姐!原来这是您的领域,我不知道啊!我这也是沿着刚刚留下的宏观量子隧道追过来的,我要是知道这是您家,就算把我丢进星界坟场给那帮死灵当粮食我也不敢来啊!”

    “要挑战你哦?”星薇微笑着又问道。

    “我算个屁!高逸大哥有星薇姐姐您罩着,哪有什么挑战不挑战的,他那边打个喷嚏,我自己就滚远了。你瞅瞅我这身体,这完美的圆形,那就是为了滚的时候没有半点阻碍设计的!”

    黑球为了拍马屁也算是尽力了,谁能想到刚刚还那么夸张的一个情景,现在竟突然逆转!

    一旁的恐龙头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

    ‘永生’组织里,对于星薇的存在有着语焉不详的记载。星薇是一直跟随在高逸身边的神秘女子,每一次高逸重生,她总是会陪伴在他的身边。目前可知,星薇有很多非常神秘的能力。比如可以凭空将人传送到其他地方去;比如她几乎无视任何外在威胁;还比如一些强力种族总会对星薇表现出某种莫名的尊敬。

    然而,此时当恐龙头亲眼看到,他甚至有点茫了。

    这是尊敬吗?这分明就是恐惧吧?

    据说,这个覆盖了整个宇宙的节目大约是来自第九级文明之中的某一个秘密推出的,甚至还有可能是那传说之中的古圣。根本没人知道这个节目究竟在什么地方制作录制,每一个参加这个节目的人都会被神秘传送走,又会被神秘传送返回。曾经有八级文明的人尝试追踪传送,却始终没能成功。

    所以不知不觉之中,宇宙之中很多人都把这档节目当作某个顶级文明的代言人。

    可现在,眼前这个黑球,这个仅仅只是通过一个量子点能够将自己的实体传送过来的黑球,被这个叫星薇的女人给变成了一个小球,并且还在说着最谄媚的话。

    那岂不是意味着这个女人,无比可怕?

    “嘴还是这么甜。”星薇显然很满意,她抬手轻轻一丢,那小黑球钻进了电视之中。

    下一刻,电视之中,黑球已经恢复。

    “你刚才在我眼前消失了零点零三秒。”蒂歌尔说。

    “我刚刚去聆听了伟大的教诲,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让我们回到节目之中来吧。想必诸位观众朋友们对于今天这个充满了惊喜的节目必然非常满意,原本我们的嘉宾是至善人大统领,却没想到变成了这样的超展开剧情。那么,蒂歌尔小姐,此时你的所有秘密都已经被公开,那么您刚刚如此精彩的刺杀,想必也是与高逸他们计划了许久吧。”

    “不,并不是。”蒂歌尔说。

    “那你……”

    “毕竟,这是我们多年的默契。”蒂歌尔说。

    别墅这边,高逸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星薇,星薇拿在手中,手机如同倒放的视频一般,迅速从破损还原。

    高逸点开通讯录,在里面按下D,找到了一个名字。

    ‘D-Girl’

    下一刻,电话再次打进节目现场,却并非接通黑球,而是蒂歌尔。

    此时的蒂歌尔眼前闪烁着一个呼入的量子通讯,通讯来源未知,但是蒂歌尔知道这是谁。她的身体被改造了无数次,可她始终都通过各种方式保存着曾经的联系方式,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保留了那么一点点希望,也许是为了将来她可以亲口告诉那个人,我已经复仇了。

    可现在,这个电话,竟然先量了起来。

    义眼之中,伴随着呼入请求不断闪烁,泵血装置也缓缓提升了转速。

    最终,她并没有接通,而是眼看着信号消失。

    随后,一条信息发送过来。

    ‘这是我的号码。’

    仅此而已。

    没有一句安慰,也没有一句解释。

    是的,她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解释。她需要的,仅仅只是杀光至善人而已。

    但是,下一条信息很快也跟着过来。

    ‘累了就回来吧。’

    【对方已撤回消息】

    “遇到危险,和我联系。”

    蒂歌尔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她真的已经太久没有笑过了,但是她真的没想到,此时竟然会看到这样的一幕,这竟然是那个人发来的信息?

    长久以来,积压在心头愤怒,怨恨,自责,后悔,她将一切负面情绪都转化为对至善人的复仇。在这些情绪的支持之下,她不断地以最极端的方式将自己改造成更加恐怖高效率的杀人利器。她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抛弃了一切。

    可现在,谁能想到,竟然仅仅只是两句话,她感觉自己身体之中流淌着的人造血液,似乎重新又有了温度。

    她转过身去,看向那悬浮在星河为背景之中的取景器,她的面甲缓缓升起,露出下方的面容。

    那是一张早已没有半点血色的面孔,仅仅只有正面一点点皮肤还保留着曾经有的样子,可除此以外,她已经与曾经的她彻底不同了。各种金属构造,或者精细,或者粗暴的覆盖着她整个头颅,拉扯着她的皮肤。她的双眼已经被替换,额头中央还有一只硕大的独眼,下巴也已经变成了人造的构件,在星河映衬之下,反射着金属的光芒。

    然后,她抬起手,金属的指尖捏着一颗光滑的子弹。那颗高逸在将她推出飞船之前,丢给她的子弹。

    “这是我的复仇,我会完成的。”她说,她带着微笑,一如曾经的无瑕。

    别墅之中,所有人都呆在原地。

    伊莎贝拉,曾经完美的女神。在离开小队41天,以这个宇宙计算13年之后,终于再次回到了众人的视野。

    以一种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方式。

    应该说什么呢?

    众人此时谁都没能开口。

    星薇看着高逸手中的手机,笑容越发绚烂。

    节目戛然而止,制作这样一档覆盖整个宇宙的量子广播,耗费的能量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今天这档节目状况迭出,已经远远超过它曾经的时长,不过想必收视率也会高得惊人吧。

    【】

    “有什么事,晚餐之后到我房间里再说吧。”高逸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恐龙头,说道。

    恐龙头扑通一下就给高逸跪了:“高逸先生!我愿意追随你!”

    高逸却摇摇头,说:“我更希望你回去继续你的‘来生’职业。”

    恐龙头低声说道:“你还是无法信任我。”

    高逸说:“是的。”

    简单,而且毫无保留的说法。

    “我懂了。”恐龙头用力地点点头,“我回去之后会为你提供来生的情报!”

    “没那个必要,关于来生,我没有任何需要知道的,你只要继续你的事情就好了。”高逸说。

    然后,恐龙头就消失了,他被丢回到死星的北极,旁边就是他自己的飞船,他并不知道星薇是如何做到的,他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随后他便出现在这里了。

    他回到飞船,打开通讯。

    “我被他抓了。那个星薇,果然非常可怕。是的,那场宇宙广播,我就在现场,他们并未隐瞒。黑球对星薇非常恐惧,而且毫无疑问,蒂歌尔正是高逸的人。我已经暴露,我建议组织换一个人来继续任务。”

    “不,没那个必要。”声音从扬声器中传来,“我了解高逸这个人,这个人的自负程度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他既然放你走,说明他根本不在乎你,甚至他会把你当做一个变量来对待,你就继续你的任务好了。”

    “是。”

    “另外,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死星的大议长真的承认地球文明的存在了吗?”

    “是的,他们双方结成了伙伴关系,这意味着文明之间相互承认。”

    “我们不能允许承认地球文明的文明存在,将你的数据病毒注入永生天堂。”

    “是。”

    “记住,没有重生者!”

    “没有重生者!”

    【】

    晚餐之上,所有人都在拼命快吃,没人对今天丰盛的晚餐发表半个字的看法,毕竟他们此时心中都压着一块石头,晚宴即便是凤肝龙爪,他们也未必能品出滋味来。他们没有交头接耳,没有相互玩笑。甚至嘟喵有限的几次想要开始表演,,也被小六抓住了胳膊。

    高逸明白,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宣布。

    “跟我来吧。”高逸放下筷子,说道。

    张继、卢飞,和安东立刻站起来跟着高逸离开。只有嘟喵还在那里大快朵颐。

    “嫂子,今天这些真好吃!”嘟喵说道。

    “还是猫猫乖。”星薇摸着嘟喵的脑袋,微笑着说道。

    【】

    众人跟着高逸走进他的房间。

    “坐。”高逸说。

    每个人都有满肚子的疑问,可此时却又什么都问不出来。

    因为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所有事实都发生在他们眼前,高逸甚至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她。”卢飞又站了起来,盯着高逸,低声问道,“在我们所有人之中,论战斗力,她不是最强的。论应变能力,她也不是最好的。可为什么您偏偏选了她?”

    高逸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掏出几瓶气泡酒,递给他们一人一瓶,小六帮张继打开盖子;安东自己扭开了盖子;卢飞直接用牙咬开了盖子,然后顿顿顿灌了一大口。

    “并非,偏偏是她。”高逸说,“你们所有人我都试过,用各种理由,各种方法。但是,唯有她,在我重生这么多次之中,唯有她,真的有那么一次,仅凭她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将至善人彻底杀光了。”

    “你们之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做到,并非是你们的战斗力不够强,而是你们都在最后被自己的压力压垮了。”

    “我们,都没有成功?一次都没成功?甚至连安东都没成功?”卢飞指着安东问道。

    “安东是失败最快的。”高逸说。

    “我不信。”安东说。

    “你的战斗力无疑是我们之中最高的,但是你不够狠,安东,你数次死在一个小婴儿的手里。”

    安东想要分辨几句,但是他嘴巴动了动,却未能说出什么,因为他知道,他根本无法对婴孩下手。

    “至善人的婴儿拥有极强的攻击性,他们的唾液带有剧毒,稍微不慎就会死在他们手中。”高逸解释道。

    “为什么这个复仇者的角色,如此重要?”张继问道。

    “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复仇者,至善人出现在我么面前的几率会高很多,到那时,我们将会一次次陷入毫无意义的复仇之中,难以前进。”

    “毫无意义的复仇……吗?”张继看着高逸。

    “是的,毫无意义。”高逸说,“在这场宇宙末世的竞赛之中,唯有向宇宙主宰证明了自己存在意义的种族才有资格存在下去。在此之前,任何所谓的复仇,都只是在拖慢我们的脚步而已。”

    “但是……”

    “相信我,我已经复仇了很多很多次。”高逸说,“在我最初重生的那几百次甚至上千次里,我几乎完全在复仇之中度过。在最极端的时候,至善人甚至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就会立刻自杀,因为那个时候,我会用你们此生最难以想象的残忍方式,违背伦理道德,违背生物天性的方式将他们陷入无法摆脱的折磨之中。那个时候,所有我所经过的地方,整个宇宙没有任何人敢说起有关‘至善人’的任何事情。而那个时候,宇宙所有的情报贩子都知道,他们每一条卖给我的至善人情报,都会变成他们此生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有人因为知道了我对至善人做的事而发疯甚至自杀的。”

    “但是,这毫无意义。”高逸仰头,在嘴里灌了一口酒,继续说道。

    “当我死了,我重生了,我继续开始循环,我不得不再次面对地球被毁灭。我问我自己,我要做什么,才能阻止他们呢?答案是,我什么都做不到,即便我已经消灭他们几百次,可当我重生,他们依然还在。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尽可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要给他们制造一个噩梦,一个他们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

    “所以,就是伊莎贝拉。”

    “我利用了她的负罪感,我利用了她那颗在我们所有人之中最坚强的内心,因为在这几乎无尽的复仇之中,唯有她的内心坚定不移。我计算了一切可能性。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将她培养成出出色的复仇女神,在这个末世之中,没人能够独善其身。而我,会背负起所有的罪,正如我所说,我将抛弃所有人性。”

    房间里,安静异常,所有人的内心都不能平静,他们的脉搏和血压伴随着高逸的话语不断上升。

    高逸的话语宁静,几乎不带任何感情,如同一台精密的机器。每个人都知道高逸说的话是事实,他们也都知道,事实通常反而是最伤人的。

    还能说什么呢?

    “她,还会回来吗?”终于,张继问道。

    “会。”高逸说。

    一刹那间,所有人的心,似乎都安定了下去。